鬼故事

怨爱

鬼故事 https://www.szbce.com 2021-03-26 18:27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鬼故事
  “铃铃……铃铃……”电话响了好一阵子吴宇才接起。   “谁啊?”睡意还未退去的吴宇不耐烦的问。

  “铃铃……铃铃……”电话响了好一阵子吴宇才接起。

  “谁啊?”睡意还未退去的吴宇不耐烦的问。

  听筒里只传出“沙沙”声。

  “喂!是谁在那里搞鬼!”吴宇提高了声量。

  “沙沙”声停止了,但是电话还没挂。

  就在吴宇打算放下听筒……

  “呜哇……呜哇……”听筒顿时传出婴儿忽近忽远的哭声。

  吴宇心一凉,睡意全都没了,他慌张地放下听筒。

  他呆呆地站在原地,四下张望。

  四周围的温度不知怎么的下降了。

  这时,一只冰冷的手从他身后轻轻地划过他的脸颊。

  吴宇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转身。

  什么也没有。

  他快被这个女人的死死纠缠逼疯了。

  “啊……”他胡乱抓了抓头发,他觉得自己迟早一天会疯掉。这女人就只是跟着他,他去哪,她就去哪,就算大白天也是。

  为了摆脱这女人,吴宇还因此花了不少的钱数次请道士作法。但还是徒劳无功。这女人像是他的影子一样寸步不离的跟着他。

  吴宇步履蹒跚地走到卫生间。

  他转开水龙头,水‘哗哗’地冲下。他洗了洗脸,关上水龙头。

  他看着眼前镜子,镜子一片水垢,他擦掉水垢。他看着镜子中自己受过折磨后的残样。

  这是,在他背后出现一个女人的身影。

  “呵呵……”吴宇无力地苦笑。

  镜子慢慢浮现出那女人的脸,那女人的脸渐渐变得清晰。

  在那女人苍白的脸上显出淡淡的忧伤,那毫无生气的双眼流下两行的泪水。

  “你这贱女人!是你给我戴了绿帽你还哭!”吴宇似乎被折磨得已经失去理智了。他只想快点把事情给解决掉。

  “……呵,朋友?说得好听,朋友?”吴宇说着,那女人苍白的脸皮慢慢的落下,相似被撕开一样,离开了她的脸。

  很快的,镜子里出现女人血肉模糊的脸。

  吴宇心一颤,对着出现在镜子里的女人苦笑,他没有勇气转身。

  “……怎……怎么?想……想吓唬我?”吴宇壮起胆子:“……告诉你,我有什么没见过?没错,是我杀了你……怎样?要杀我吗?来呀……有本事你就来杀我啊……”吴宇见女人无动于衷,不再怕了:“哼……就知道你不敢!贱女人!嗤!”

  突然传出一阵婴儿的嚎哭。

  “呜哇……呜哇……呜哇……”

  “……啊……”吴宇猛抓着自己的头发崩溃地咆哮。

  “咯咯咯咯……”一阵嚎哭之后吴宇又听见婴儿的笑声。还有,女人凄凉的抽泣声。

  哭声掺杂着笑声,听起来是那么地毛骨悚然。

  吴宇发狂地将手砸向镜子。

  “呯!”镜子出现像花一样散开的裂痕。吴宇手上的鲜血从镜子流下。

  四周安静了下来。

  正当吴宇想松懈下来时,一只满是鲜血的小手从镜子里伸出来,狠捉住吴宇的头发,用力地将他拉进镜子里。

  “碰!”

  吴宇的头部撞向镜面,他的头像是被人挤入玻璃中,几条鲜血潺潺流下。

  有个身体紫色且带血的婴儿从镜子爬出,眼窝和口鼻都深不见底。

  它倚在吴宇的后颈,发出“咯咯”的笑声,对血肉满面的女人伸出双手讨抱……

  在医院的病床上,吴宇靠着墙沧桑的坐着。头上还缠着纱布。

  “……这位病人刚刚喊着要自首,说了很多奇怪的话。说什么藏在浴缸里还有电视机里……我们做了检查,报告上他的精神真的不太正常,他所说的未必属实。你们确定要跟他录口供?”

  “嗯。是真的有人发现浴缸下有尸体,凶器上的指纹也确定是他的。所以我们还是录,虽然最后是无罪。”蒋翼看了病床上的吴宇:“……至少还死者一个公道,他也安心些……”

  医生无奈地说:“既然蒋警官你那么执着,那好吧!如果他的情绪突然不稳定,护士会帮你们。探病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不打扰你们。”说着,医生走出了病房。

  “泷一,可以开始了……”蒋翼对身旁的男子说。

  泷一点点头,向吴宇说道:“吴先生,你现在可以向我们说事情是怎样发生。”

  良久,吴宇才缓缓答道:“……那天,我看见苘雨和另一个男人拥抱,我怀疑她出轨。过后,我们就吵了起来。她说她要回去,我不甘就这么算,错手就杀了她……”吴宇双手痛苦地抱头。

  那泷一低头写着,蒋翼看向吴宇身旁的护士,护士正在安抚着吴宇的情绪。

  吴宇将手放下,继续说:“……为了不让警方那么容易辨别她是谁,我过后还把她的脸皮给割了下来,贴在电视里……我还……还把她埋在浴缸下,因为那时浴缸正在装修……我处理好一切后,我离开了……但是……之后……”吴宇的情绪有些激动:“……她无时无刻地跟着我,不停地纠缠着我……我知道她狠我,她在一点一点地折磨我……我简直就快疯了……”

  这时,蒋翼身旁的紫黎疑惑地看着吴宇。似乎在他身上发现了什么。

  “……在昨天,我听了婴儿的哭声……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然后……然后……”吴宇突然发狂喊道:“来了,它来了……啊……”他双手胡乱挥打,露出极为痛苦的表情。

  身旁的护士制不住,泷一连忙帮忙制住吴宇,那护士按了铃。

  医生和几位护士赶进来。

  “你们还是先走吧!等他情绪稳定下来我再通知你。”医生说。

  “不用了,已经录完了,谢谢!”蒋翼道谢后走出病房。

  蒋翼一行人渐渐离病房越来越远。

  泷一在这时候开口了:“蒋组长,他的口供,信不信得过?”

  见蒋翼没开口,紫黎就先答话:“他的口供和我看到的一致……”

  “切!别忘了只有你有这样的能力, 你说你看到, 说出来谁会信?”泷一说。

  “对了,紫黎,你刚才是看到了什么?”蒋翼问。

  紫黎这才想起:“我刚才是看到有一个婴儿爬到他身上去,所以我才奇怪,怎么会有婴儿……”

  “婴儿?”泷一说道:“该不会是婴灵吧?”

  “早上的法医报告说,女死者怀孕5个月了,只是不明显,而且孩子是吴宇的。之前也查过,她跟吴宇所说的出轨对象也只是朋友。”蒋翼说道,突然停下脚步, 好像想到了什么。

  “怎么了?蒋组长……”泷一看着停止脚步的蒋翼。

  “如果照报案者说的情况,怎么吴宇会没事……”蒋翼喃喃自语。

  紫黎回头看,看见远处吴宇的病房外站着一位女人在哭泣。

  那女人真的很爱他,就算对他怨恨,也不舍得让他死。她会一直陪在他身边……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