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

良人归

鬼故事 https://www.szbce.com 2021-03-27 02:25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鬼故事
  谁解相思意,谁盼良人归。谁捧胭脂泪,谁描柳叶眉.....   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柳荫总会望着当空的皓月,和北方那时隐时现的狼烟,轻声叹息。

  谁解相思意,谁盼良人归。谁捧胭脂泪,谁描柳叶眉.....

  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柳荫总会望着当空的皓月,和北方那时隐时现的狼烟,轻声叹息。

  慕枫离开家已经三年了,他参加了东晋的军队,与前秦在长江前线展开了浴血拼杀。柳荫还记得,慕枫最后一次给家里写信,是两年之前的事了。之后的日子里,他一直杳无音信。儿子小柱也已经懂事了。每当看见其他人家其乐融融地在农田里劳作的时候,小柱就会问:“娘亲,爹爹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快了,应该就快了。面对儿子的疑问,柳荫只能这样回答。战争是残酷的,每天都会死人。说实话,她根本无法预料丈夫的归期,也不知道他现在是死是生。不过,也许正是因为不知道,心里才会稍微踏实一些吧。

  冬去春来,三月很快过去,转眼到了清明时节,外面阴雨连绵下了一整天,直到晚上还没有停。柳荫把小柱哄睡之后,便靠在床前,拿起手里的针线,缝起鞋垫来。慕枫离开家的日子里,她缝了几百双鞋垫,已经堆满了床底。虽然她明知道缝这么多鞋垫根本用不上,但只要一缝起鞋垫,她就会感觉慕枫还在家里,他最喜欢自己缝的鞋垫了,垫在鞋子里穿起来又软又舒服。

  “快回来吧,小柱想你了,你现在在哪里呢?柳荫看了一眼正在熟睡的儿子,悄悄地吹灭了蜡烛.....

  夜,渐渐深了,雨还在一直下着,睡得朦胧中,柳荫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敲门。她披上衣服,悄悄地下了床走到门边,问道:“是谁啊?

  “娘子,是我,我回来了.....门外的人平静地回答。

  “啊?相公,是你吗?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柳荫几乎高兴地跳了起来。这分明是自己的丈夫慕枫,于是她想也没想便打开了门。

  慕枫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外,厚重的铠甲上还残留着血迹和烟尘,头发散乱着,眼圈乌黑,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看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柳荫一把扑到慕枫的怀里,流着泪说:“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慕枫淡淡地笑了笑,用脏兮兮的手抚摸着柳荫的头发:“你瘦了,这些年辛苦你了.....

  “前边不是打仗吗?你怎么跑回来了,不会是当逃兵了吧?柳荫有些疑惑地问道。

  “娘子,你想多了,战争已经结束了,我们大获全胜,那些胡人已经逃回他们的老巢了。慕枫笑着走进屋,看了看正在熟睡的小柱,感叹道:“想不到咱们的儿子都这么大了.....

  “别说这些了,我去给你做饭,烧点水,你好好洗洗。等明天小柱醒过来看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不,不用了,给我点冷饭就行,还有,水也不要烧,我洗冷水澡。慕枫有些担心地看了看妻子。

  “哦,好吧,那你等我会儿,我去去就来。虽然不理解慕枫为什么不吃热饭,但久别的丈夫回到家里,她还是很高兴的,她去厨房切了一盘腌渍的小菜,盛了一碗凉粥,拿上几个馍馍,给慕枫端了过去。

  慕枫狼吞虎咽地吃着饭,柳荫则回到侧房舀了一大桶水,她伸手试了试水温,发现水非常凉。“天这么冷,洗凉水澡会冻坏的,还是烧点热水加进去吧。”柳荫便烧了一盆热水,缓缓地加进了水桶里。便招呼慕枫过来洗澡。

  慕枫脱了衣服走进了侧房,柳荫捡起他的破衣服,准备拿水洗洗。但她才刚刚把衣服放进盆里,就听见侧房传来了慕枫的惨叫声。柳荫连忙掀开门帘跑进侧房,只见慕枫痛苦地倒在木桶旁边,身上正在缓缓地流出黑色的血。散发着浓浓的腥臭味,就像是腐烂很久的尸体味道。

  “你,你怎么了?

  “娘子,你,你是不是,往......木桶里加了热水?慕枫嘴角流着黑血,无力地咳嗽了两声。

  “是啊,我怕你洗冷水会着凉,就烧了一盆热水加了进去。柳荫扶起慕枫,焦急地问道:相公,你到底怎么了?

  “我,我不能够沾热的东西啊.....慕枫苦苦地笑道:“我不该瞒你,其实,我已经死了.....

  “什么,你!怎么会这样?慕枫的话犹如晴天霹雳,深深震惊了柳荫的心。

  “是的,两年前,我写完最后一封家信后不久,我就.....战死了。慕枫有气无力地说道:“我虽然死了,可我不甘心就这样投胎做人,如果我走了,你和小柱又怎么办呢?说来也巧,一个云游的道士经过战场时发现了我的尸体,见我的灵魂不愿离开,他便施法把我的灵魂强行留在我的尸体里。我便可以像正常人一样活着,只是,我不能够碰热水和热的食物,一旦碰了,法术就会失效,我的灵魂也会灰飞烟灭.....

  “你刚才为什么不早说!柳荫哭着跌坐在地上,自责地说:“如果我知道,我就不会烧热水,你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了。都怪我,都怪我.....

  “没事,其实,这一切也许都是命中注定的吧。慕枫缓缓抬起头,艰难地笑了笑:“看到你们母子俩一切安好,我已经很知足了。

  “为什么,上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柳荫轻轻抚摸着慕枫冰凉的额头:“这些年我一直期盼着你能回来,我和小柱需要你,小柱,他还从来没见过爹爹的模样呢.....

  “咳,咳,不要难过。慕枫吃力的抓住柳荫的手,安慰道:“把我们的儿子养大,让他以后像我一样去保家卫国,只有守住了国家,才我们不会遭到外敌欺凌,也不会有那么多无辜的生命命丧黄泉。拜托了.....说完,慕枫带着微笑闭上了眼睛,顷刻间,他的尸体化为了齑粉,慢慢消失在空气之中.....

  “你放心,我会的,一定会的.....

  十五年后.....

  “娘,明天我就要出征了,我会像爹一样,把那些胡人打跑,让他们不敢再进犯中原!

  “柱儿,你放心的去吧,娘相信,你一定会凯旋归来的!

  作者寄语:谁解相思意,谁盼良人归?.....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