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

蝶变

鬼故事 https://www.szbce.com 2021-03-26 18:27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鬼故事
  这故事悲伤的结局,像蝴蝶演变的宿命,我点燃沉默手记,融化着回忆,却还是无法擦去这印记,你抱我吻我的情形,那画面却如此清晰,改变时间的交替,倒退的轨迹,让爱情永远消失在这里。——前记。

  这故事悲伤的结局,像蝴蝶演变的宿命,我点燃沉默手记,融化着回忆,却还是无法擦去这印记,你抱我吻我的情形,那画面却如此清晰,改变时间的交替,倒退的轨迹,让爱情永远消失在这里。——前记。

  在一个荒无人烟的谷地里,那是一片花海,美的令人窒息的花海,山谷中的岚风带着浓重的凉意,驱赶着白色的雾气,向山下游荡,白雾散漫开来,一袭透灰浅白的长袍拖地,两边的袖口只是淡淡的一圈儿墨黑,腰间系着绿藤蔓,青丝披散在双肩,丝丝发缕在微风的扶持下飞扬着,整个人显的十分雅静,还莫名其妙的带着一股哀伤。

  她对于世俗的好奇心已经等不及了,想迫不及待离开这个美丽的山谷,外面的世界一片朦胧和陌生,让她有点畏惧,不禁望后退了几步,可是心却是兴奋,她犹豫片刻还是踏出去了一步,她离开了山谷,来到了所谓的人类世界。

  一条街道望去,人们穿的十分素朴,在人群中的她很容易引起注意,“大爷,来嘛~”娇滴滴的声音响起,她望着上面三大字:“醉花楼”再看看里面,轻纱遮影,只隐约见到风度翩翩的男子悠闲的喝酒听曲,每个人的身边,都依偎着一位娇媚柔情的女人。

  “这位姑娘,这里不是您来的地方,您还是请回吧!”老妈妈跟在她的身后,好声好气的作揖,想要请走这位姑娘,然而头脑突然灵活一转,“哟?莫非姑娘是要....”老妈妈说到一半,在看看那位姑娘,一脸不明白。

  一双手突然搭在她的身上,身为妖精的她却是跟凡人一样被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是一名男子,一个穿的十分富裕的男子,他微笑的掏出几绽银子,放到她的手上: “姑娘,何必葬身这种烟花之地呢?拿好这些钱,这些钱足够你生活一辈子。”她呆呆的看着手中的东西,久之才回神,而那名男子已经不见踪影。

  一日,习尘坐在小雨亭中,他就是那日的男子,呆滞地看着来回的人群,他何时才能这样自由自在的生活?恐怕一辈子都不能了,他苦笑想着,眼神黯然地望着远方,而在那名女子的眼中,他一切的神伤都从这眼神中倾泻而下,摄人魂魄。

  习尘注意到了她,脑海一惊,原来是那日的姑娘,即后,对她一笑,女子缓缓的来到他身边:“公子好!”甜美的声音使得习尘呆若木鸡,愣了一会才回神:“姑娘叫什么名字?”

  “我叫舞蝶,你呢?”

  习尘礼貌道:“我叫习尘”习尘,习尘,习惯风尘。他在心里加一句。

  后来的日子,舞蝶经常和习尘看看风景,习尘也发现了,舞蝶只在阳光明媚的白天出来,而不是在下雨天或阴沉的天气出来,俗话说人都有好奇心,习尘也不例外,他最终也问出了这个问题。

  “因为我很喜欢晴天呀!”舞蝶笑着回答,眼神有着丝丝闪躲,只不过习尘没有发现罢了。

  “可是,我喜欢你啊!”习尘脱口而出着,舞蝶整个人都愣了:“我也是。”

  习尘把舞蝶带回王府,看着大厅里宝座上的男人,“爹,孩儿决定与舞蝶姑娘结婚。”习尘说道,藏在袖子里的手不禁的握紧了,果然,与他想的一模一样,“舞蝶姑娘是哪家的千金?”习冷蝉吹吹茶说着,“她哪都不是,她是我爱的人!”习尘沉重的说,“放肆!一个平民怎么能嫁入我们这样的王府!!”习冷蝉拍了拍桌子。想他们就是一个大家族,娶一个什么都没有的贫民,叫他的老脸往哪里放?“我决不允许你们结婚,来人,把舞蝶小姐请出去!”

  舞蝶无奈的被下人请了出去,因此这一件事,习尘这段时间因此也会禁足了好久,而习尘放话:“我这一辈子,我只娶舞蝶!”这一下把习冷蝉气的半死,但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幽暗的房间里,管家来到习尘的房间:“少爷,老爷叫您去商量你和舞蝶小姐的婚事呢。”

  “当真?!我这就去。”习尘点了点头,神色激动的说,然而这个时候,他准备迈出一步时,他忽然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一会儿就晕倒到了地上。

  烟雾缭绕中,管家的脸充满了歉意:“对不起,少爷,对您使用了迷香!老奴这也是为了您好!你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当王府的媳妇,这,这怎么行呢?来人,将少爷抬到地下密室去!”

  “是!”只见几个身穿黑色紧衣的几个暗卫进来,将习尘抬进了地下密室,地下密室中,冷气藤蔓着,画面是如此的怪异,灯光很亮,墙上都挈囊着一颗颗夜明珠,但光线却比白天还强着许多!

  习尘,此刻正裸身躺在一张寒冰玉的床上,静静的睡了过去!旁边的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手术仪器,“老爷,这样,真的好吗?”管家看了看习尘,不无担心的说!他实在想不明白,老爷为何变得如此残忍?难道真的是少爷的错?“不行也得行,目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我绝不允许,习尘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而跟我斗!”习冷蝉神色极其狰狞的!“管家,你去外面守着,千万不要让人进来!手术的过程,一定不可以被任何打扰!”习冷蝉低声道,眼神透露出狠辣。

  “是!” 管家赶紧上去了,守着外面的门,一会儿习冷蝉就开始动手术了,顿时,鲜血四溢!鲜血中还夹着脑浆,但是此时习冷蝉却异常的淡定,吩咐手下人继续加冷,只见他将一管淡黄色的针筒打入了习尘的太阳穴,那是一种深度催眠的药物,接受这种药物注射之后,人都可以瞬间陷入死亡一样的沉睡之中!这样,可以确保习尘在接下来的开颅手术中,不会突然醒来!因为那种剧痛,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忍受的!而习尘额头上的青筋不停的跳动,然后,他开始用锋利的小刀将习尘的头盖骨给敲开了,顿时鲜血溢出,鲜艳的鲜血还混合着脑浆,他吩咐手下们提着冰水浇在了冰块上,一阵冷气蒸腾起来,屋子里的温度,瞬间又低了许多!血液流出来的速度减缓了许多,习冷蝉轻轻松了一口气,找出镊子跟钩子来,在习尘的脑袋里,四处扒拉……

  几日后,“舞蝶小姐,请回吧。”下人冷冷的说,这个舞蝶小姐还真是固执,恐怕只是,想拥有少爷的财产罢了。“你就让我进去吧,我真的想看习尘一眼。”舞蝶焦急的说到,“发生什么事情了?”习尘缓缓走来,“习尘,习尘,你没事吧!”舞蝶开心的蹦蹦跳跳到他的身边,“姑娘是?”习尘的眼神十分的陌生,陌生到连舞蝶都后退了几步,“习尘,你....”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娇滴滴的声音打断了。“相公,你怎么在这里?”那少女披着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看来约莫十六七岁年纪,面容秀美绝俗,舞蝶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她不堪后退了几步,转身狼狈不堪的走去,而习尘望着舞蝶逃去的反向,然而没注意到那少女的嘴角冷冷的勾起一笑。

  舞蝶慢悠悠的在大街上走着,脑海里不断的回忆那名女子的话,不知不觉,她又听到那种娇滴滴的声音,她抬起头,两眼空洞的望着——醉花楼,这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她抬起脚,走了进去.....

  “你本是妖,人妖殊途,你却沉溺在爱情之中。”舞蝶嘀咕着自己,她看着铜镜中红妆的自己,敲门声响起:“舞蝶,今晚你可要好好的表现。”舞蝶随口应了一声。

  “大家听我说,今天,我们这里有一位新来的女子,她的名字叫舞蝶!”老妈妈用手掐着嗓子扯喊着,“大家好。” 一道婉转悦耳声传入在场的耳朵里,大家不约而同的看向那儿,一袭透纱红衣,依然掩饰不住那窈窕娉婷的身材,修长的玉颈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裸露着,她那小嘴微微翘起,脸上那浓厚的红妆使得她更加的妖娆,她的到来,使得在场的男人的眼光无一不停留在她的身上....

  几日后,舞蝶约着习尘出来,习尘看着眼前的舞蝶,眼神尽是鄙姨,他不明白,好好的一个女人为什么葬身在这个烟花之地?难道全是为了钱?“难道非要葬身在这个烟花之地?”习尘疑惑着,舞蝶冷冷笑到:“习尘,是你先对不起我的,你何来的资格教训我。”

  “舞姑娘,此言何意?”这一句话刚落,舞蝶讽刺着:“一月前你原本说要娶我为妻,而后我才发现,你原来结婚了!”

  “舞姑娘,我不妨告诉你,我的记忆中都没有你,我一点也想不起。”习尘礼貌的回了一句,又继续说道:“而且我的妻子是我青梅竹马的灵儿,再说了,这月,我一直呆在家中,不曾出门。”

  “好,习尘,算你狠心。”舞蝶怒吼着,原来这是一场骗局,可她的心为何感到刺痛?

  “姑娘,在下先行告辞。”习尘恭维的说,刚转身就被一双小手拉住,此人正是舞蝶。

  “再陪我一会儿,好吗?”声音透露出哀伤,习尘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些画面,他想捕捉,何奈只是一此多举罢了,习尘更不禁疑惑着,难道自己真的认识她?不!不可能!

  两人各有各心思站在那儿,一道沉稳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切,“逆子!你!”习尘转身一看,是习冷蝉和灵儿,另加一个穿的道袍的老人,那两胡子随着他的嘴唇一动一动的,灵儿眼泪汪汪的哭着:“习尘...”

  “人妖殊途,爱,真的能迷惑心?”老人看了看习尘与舞蝶意味深长道,舞蝶沉默不语,而灵儿的眼神狠狠的划过一丝狠辣,习尘只能是她的,她决不允许任何人抢走他!她抽出一个银鞭,挥手朝舞蝶的那妖媚的脸上袭去,只有毁了这一张脸,习尘就只会爱她。

  银鞭快挥到了舞蝶的脸上,舞蝶邪恶的冷笑了一声,转身刷一下来到她背后,啪的一声给她一个耳光,她被打的愣住了,大半天才回过神来,“你这个狐狸精!”说完她转身朝她扑去,习尘一把抓住灵儿的双手,阴冷的看着他的娘子,不禁疑惑着,灵儿怎么变成这样?

  “妖孽!休的害人!”老人一把符咒打在舞蝶身上,一阵烧焦味便出来,舞蝶瞪着老人,老人趁机拿着一条红绳缠出来,想趁机缠绕在她身上,金黄色的粉末弥漫在空中,刺鼻的香味使得老人他们不得不捂着鼻子,那粉末散去后,舞蝶的身影也随着不见……

  一年后,是幽静的夜晚,舞蝶躲在暗处,上次的战斗使得她的内丹已经快破裂了,此时的她才刚刚恢复内丹,但由于是刚刚恢复,蝴蝶的特征便现了出来,一双透红的翅膀,左右两边翅膀图案不一样,左边是美女,右边是骷髅,结合一起堪比完美,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街上的人们,一对背影出现在她的眼神中,是习尘与灵儿,女人的嫉妒使的舞蝶那眼睛变得狠辣起来,她恨,她恨习尘的绝情,更恨那个女人夺走她的一切!舞蝶一路跟踪他们,对!她要报复,报复这对狗男女!

  半夜,舞蝶准备下手时,门“吱”的一声打开了,灵儿东张西望着,蹑脚蹑手的来到了一个院子,舞蝶不禁疑惑着她的做法,更不知道她在干什么,她静静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灵儿走进了屋子,欢快的笑声响起,那声音舞蝶永远也忘不了,是习冷蝉的声音!原本乌黑的房间,因为灵儿的到来,便有了灯光。

  舞蝶好奇心驱除她过去,只见屋内的灵儿搂着习冷蝉的脖子,而习冷蝉则是帮灵儿脱衣,很快屋里响起呻,吟声,舞蝶恶寒一阵,她没有想到这个灵儿这么风,骚!原本她刚想转身离去,屋里的对话让她引起了好奇心,“老爷,人家都没有和习尘同房。”灵儿娇羞道,“这事我知道。”“那你为何让我假扮他的娘子?”“因为我对他的记忆做了小小的改变...”

  门外的舞蝶恍然大悟,心也十分的兴奋,原来习尘没有背叛她!即后,她为了能尽快的回复人形,不禁想到了杀人,可最终她还是没有下手,因为她知道,如果杀人了,跟魔有什么区别之分呢?

  “习尘,习尘……”习尘睁眼,眼前是一片美丽无瑕的花海和一位少女,习尘努力看清她的脸,最终还是徒劳无功,眼前的场景突然改变了,一地的鲜血,而少女穿着嫁衣,恶狠狠的朝红尘说:“习尘,你好狠心!”

  “不!”习尘从床上醒来,满背的冷汗,画面又开始在他的脑海里重复了,头不停的疼痛起来,许多画面从他的脑海里浮现着,承受不起疼痛很快便晕了过去。

  另一旁的舞蝶正与那老头周旋着,“什么为民除害,我看你就是想要我的内丹,好修仙!你们这些道士就会找借口!”舞蝶讽刺的话语正中了老头的心思,老头怒道:“妖就是一个祸害!本就该死!”他拿着符狠狠的打在舞蝶身上,趁机拿着红绳缠绕在着她。

  舞蝶知道,这是妖爱上人的结局,无奈闭上眼,静等着死亡,她感觉心窝顿时一疼,她知道她的内丹被取出了,而老头似乎没有放过她一条生路,一把火便烧毁这一切。

  “舞蝶....”习尘的眼泪划过脸庞,他最终还是迟了一步么?他不甘啊,真的不甘心!他要为舞蝶报仇雪恨!

  夜晚,凉风吹熄着,习尘看着眼前陌生的两人——灵儿,习冷蝉。此时的他们早已中了软骨散,他失望之极了,为何一切与他最亲的人都变的如此残忍狠心?“习尘,你不能这样啊,你为了一个妖精就杀了我们,你怎么这么狠心?”灵儿说道,在她的意识里,她似乎还不认为是她与习冷蝉的错!

  “狠心?是!舞蝶是妖,但总比你们两个狠毒之人好!”习尘一步一步紧逼着,鲜血直流,灵儿睁的大大的眼睛,死不瞑目!而习冷蝉则是晕了过去,习尘默默不语,是呀,他不能杀他的父亲啊......

  山谷,是一片花海的山谷,也是习尘梦境的地方,“舞蝶,翩翩飞舞的蝴蝶...”他叹息着,又望在天空,似乎看到了她的模样....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