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

【转载】[连载]村野鬼事——三十个令你不寒而栗的故事

鬼故事 https://www.szbce.com 2021-07-16 18:13 出处:网络 作者:琥魄川的粉·编辑:@鬼故事
在天涯看到的~觉得很不错~1楼作者 @烂仔柒   非正常死亡的猪,三叔也不敢宰了吃,于是和我爸用牛车拉去山里给埋了。路上三叔忽  然对我爸说:“哥,我看这不是猪瘟,但是我也说不出来是怎么一回事。”  “可能
在天涯看到的~觉得很不错~
1楼作者 @烂仔柒

        【转载】[连载]村野鬼事——三十个令你不寒而栗的故事

  非正常死亡的猪,三叔也不敢宰了吃,于是和我爸用牛车拉去山里给埋了。路上三叔忽

  然对我爸说:“哥,我看这不是猪瘟,但是我也说不出来是怎么一回事。”
  “可能是超出你知识范围的病呢?”我爸也正担心着我家的那三头小猪。
  “可能吧,我得再观察观察。”
  于是,三叔一天跑七趟我家观察那三头小猪,说也奇怪,我家三头没事,隔壁家的两头

  猪又诡异的死掉了。
  夜里没有一丝声响,这些猪似乎就在睡梦中死去。
  村里恐慌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家家户户晚上都有人守着猪圈,但是,还是不行。打个盹

  或者转个头的功夫,好好的几头猪就没了性命,而且还没有了毛。
  起初大家还以为是猪瘟,但是现在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村里有怪物的消息不胫而走,村长去镇里请兽医来观察,也没能解释个一二。事情越传

  越神秘,恐慌的情绪越来越大,家家户户都在求神拜佛。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
  死猪的事情一再发生,村里再也没有人敢养猪。
  我家的那三头小猪也没能幸免,父亲气得咬牙切齿。可是又能怎么办?大家都在静静的

  等待奇迹发生。
  事实上也没有奇迹的发生,倒是去县里钻研死猪病的三叔忽然带回了个年轻貌美的女子

  回家。家里人非常高兴,大摆宴席,虽然这个女子是个哑巴,但是三十多的三叔还能娶

  上老婆这绝对是个奇迹。在那个年代,三十几岁的人基本上注定是要打一辈子光棍了。

  可是,我第一眼就觉得在哪见过这个女子,却总是想不起来。
  婶婶是个好老婆,洗衣做饭样样精通,对村里人也是特别热心,帮忙干活,带小孩子,

  只要你说话,她就点头应承,村里人无不喜欢这个女子。特别是炖红烧肉,那是整条村

  都能闻着香。村里人都说三叔好福气,可是我爸却不这么看。
  有一天,三叔和我爸在我家喝酒,我听见我爸对三叔说:“你小子得悠着点,都三十好

  几的人了,可不比年轻小伙,注意点身体。”我三叔没说话,只是笑。我爸看三叔没认

  真听,急道:“你看你,就这十天半个月的,脸色泛黄,腰杆也挺不直了,说话还喘上

  了,有你这么拼命的吗?”
  老爸的奉劝似乎没有什么用,三叔的脸色越来越差,腰杆也越来越弯,不止是我爸,村

  里的人都让三叔夜里悠着点。
  三叔娶媳妇的头一个月里,就好像老了十岁。头发花白,脸色青黄,弯腰驼背,说话有

  气无力。
  眼看三叔就要耗尽精元,我爸心里担心却没有办法,总不能不让人家夫妻同房吧。我爸

  又去找婶婶,思量再三还是说不出口。
  我爸是个水泥工,每天骑个二八自行车去隔壁的村镇给人砌板砖。
  在老家建房子可不像现在城里人建小区房,那可是得拜土地,求宅神。要请堪舆先生定

  方位,画门口,埋宅基的。
  我爸中午吃饭的时候和工友说起我三叔的事情,工友让我爸找个先生看一看。我爸因为

  工作的关系也是非常迷信神鬼之说。当天收工之后,他就请了熟悉的堪舆先生回家吃饭

  。
  席间,还让我三叔来吃饭喝酒。堪舆先生并没有点破自己的身份,悄悄观察三叔的气色

  。吃完饭之后,先生只说了一句,三天之后他再来。
  三日之后,堪与先生果然来了,但是他并没有直接去我家,而是去找了族长。请求族长

  将祠堂向北迁移一丈一尺一寸。
  这样无理的要求当然被老族长狠狠的赶了出去。
  话说堪与先生也并非等闲之辈,既然请不动老族长,他就来硬的。
  堪舆先生让我爸召集村里的男子道祠堂,女人一律留在家中不许外出。因为咱们村里真

  的出了个妖怪,那些猪就是被妖怪给吸了魂,拔了毛,今日先生就要收妖啦!
  那阵势可大了,祠堂门口用荔枝树干点了一堆火,那时候大概是吃午饭的时间,大阳火

  辣辣的。我和几个小朋友躲在远处偷偷观看。
  堪舆先生在男人们的拥护下从祠堂里扛出那幅用红布包裹的画,对着太阳念念有词。由

  于我躲得远,也没能听清楚,只能看到先生的嘴巴在动。
  突然,他一手将画高举,一手迅速扯下红布,令人惊愕的事情出现了。
  整幅画长满了白毛,不,应该说是猪毛,一根根的在太阳底下发出吱吱的声音。受到阳

  光的烧灼,白毛一点点的化成青烟。围观的众人无不捂住口鼻,惊恐的看着这一现象。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白毛就消失不见了。画中人展现在众人面前,众人又是一阵惊呼。
  画中的人,明明就是我婶婶,我三叔的老婆。当时我三叔也在场,见到画中人一下子就

  昏过去了。
  先生二话不说把画往火堆里一扔,火瞬间吞噬。
  就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听到一声女人凄厉的哀嚎,接着是一阵又一阵的哭泣。那哭声

  ,无不令在场的人眼角湿润,又胆颤心惊。 然而,陈屠户人生的转折点就在这里。
  有一天,陈屠户被邀请去给一户人家宰牛。宰牛不同宰猪,得亲自去雇主家宰杀。陈屠

  户可以拿到一个红包还有一些牛杂。
  当时是早晨时分,太阳初生,万物觉醒。
  那是一头山牛,嗯,就是黄牛,我们那叫山牛。这头山牛拴在一棵大槐树下,陈屠户就

  在它面前磨刀。山牛时不时地咩咩叫两声,似乎已经知道生命即将终结。
  当天,所有人围观的观众都不禁对陈屠户竖起大拇指,这家伙实在是太专业了。但是磨

  那把刀就磨了一个多小时。这专业与敬业的水平就非同一般了。
  陈屠户其实也不想磨这么久的,猪是天天杀,可是牛一年也宰不了几头,如果牛不是病

  了,老了干不了活,哪个农民舍得宰了吃肉啊!对不对?
  陈屠户这把牛刀,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二天是挂在墙上的。而且,上面长满

  了铁锈。
  磨好刀之后,陈屠户照旧开始轻抚牛头对山牛同志诉说衷肠,请山牛同志不要责怪世人

  ,争取投胎下辈子当个富二代或者官二代之类的自我安慰的话语。
  正当陈屠户说得都快要被自己感到得要死的时候,奇迹出现了。那头山牛竟然流出了眼

  泪,不是一滴一滴,据我爸这位现场围观观众回忆道:“那眼泪,哗啦啦的,像下雨一

  样,还咩咩的叫,那场景,让人瞧了可伤心。”
  菩萨心肠的陈屠户一下子就被这头山牛给镇住了,竟然丢下牛刀,抱着山牛一起痛哭,

  那模样,比他爹死的时候还哭的得惨。
  陈屠户哭啊哭,哭啊哭,把围观的人也整哭了,众人一起哭啊!这下可把牛主人给整蒙

  了,人家让你来干活,你不干,反而哭天抢地的像死了爹娘,怪晦气的。
  于是,牛主人让陈屠户动手,陈屠户擦着眼泪说:“我不能杀它。”
  “你为什么不能杀它?”雇主奇怪道。
  “它求我放过它。”陈屠户说出令人咂舌的话。
  “牛不会说话。”
  “它的眼睛会说话,我看到了。”
  “这是我牛,你不杀,我就请别人杀。”
  你们猜陈屠户怎么着?
  他竟然出钱把牛给买下来了。话说陈屠户干了这么多年的屠户,存下了不少钱,当然,

  还有他的老婆本。
  牛主人一开始并不肯卖,老实人啊!说这是病牛,活不了几天了。但是陈屠户不管啊,

  非得买下,说就算死,也得让它自己死。
  陈屠户在我们村创下了壮举,出去宰牛不成,牵回了家。
  这件事在我们村里成为了茶余饭后的谈资,有人赞美他的善良,也有人笑他**。但是

  ,很快就过去了。毕竟,谁吃饱了没事干,还得下地施肥呢。
  陈屠户上午在村头卖肉的时候就将山牛拴在身后的榕树,地上放一堆早早去野外割的青

  草,然后下午回来的时候将牛牵回家,一人一牛,成了村里一道风景。
  可是,好景不长,山牛没死,反而越活越壮实。但是,陈屠户却遭来了横祸。
  一天早上,我还在睡觉,就听到救护车比布比布的鸣笛。那时候,我们乡下小村庄能见

  到救护车比见到飞机还稀奇,我爬起床,跑出门外,看见救护车擦身而过,在不远处的

  一个拐角消失不见了。
  陈屠户到底犯了什么病我不记得了,只记得非常严重,他的远嫁在外的姐姐将他所有的

  存款都用上,依旧还是不够。姐姐只好准备把他心爱的山牛同志卖掉凑点钱,然后,正

  当买牛的人来看牛的时候,山牛又做出了一件令人震撼的事情。
  山牛仰天长啸,又开始哗哗的掉眼泪,竟然挣脱了绳索,不对,是牵住它的鼻子的绳子

  被它扯出来了,鲜血四溅。脱缰的山牛,疯了一样奔跑,然后跑到村头的大榕树下,一

  下又一下的撞击,牛头全是血,还咩咩地叫,没有一个人敢去拦,牛就像疯了一样不停

  的撞树,场面极其血腥,极其的惨烈。
  最后,牛再也起不来了,瘫倒在地上只是咩咩地叫,半个小时这样就真的见了佛祖。
  在场的人都骂山牛没人性啊!枉费陈屠户那么好心的对它,如今陈屠户有难,它帮不上

  忙不说,还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牛死了,就卖不了价格了。
  陈屠户的姐姐只好请个人来宰牛卖肉。当屠户解剖到胆囊的时候,发现胆囊比一般的牛

  大好多,屠户取下胆囊,剥开之后发现里面有几块呈卵形,类球形的红色物体。清洗之

  后豁然发现,竟然是牛黄。数量之多,重量之重令人乍舌。
  到了这里,围观的人突然流下了眼泪,泣不成声。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感动的事情?他

  们都知道,山牛自杀是了救陈屠户。
  现在在我们村口,那棵老榕树还在,当时牛撞击的痕迹还在,这么多年过去,可见当时

  的状况是有多惨烈。
  记得老爸帮我回忆这件事的时候,他说了一句。
  人啊!还是万物为善,天地皆灵呐。  3 树精

  佛学里讲究万物皆灵,无论是人还是动物,亦或者一草一木一花,皆有灵性,天地循环。这与道家的相克相生理念是一致的,道家认为有灵性的生灵当它吸收日月之精华,可修炼成仙。这个仙,不是天上的神仙。
  而是,妖!
  当然,如果它的行为是好的,人们就会称其为仙。
  反之,则是人人喊打的妖精。
  今晚,我就给大家讲一个关于妖精的故事。 自从我看见树精之后,堪与先生发现我八字轻,容易惹上脏东西,于是让我爸带我去找瞎子朝算算命。瞎子朝是个很厉害的人物,他住在镇上。但是他的名声早已超出了镇,据说,经常有一些市里的车来找瞎子朝。
  第一次见瞎子朝的时侯我感觉浑身特不舒服。接待我们的是他的老婆,一个六十多岁的阿嫲。瞎子朝一生无儿无女,与阿嫲相依为命。
  阿嫲把我和老爸请进一间黑漆漆的小屋里。没有电灯,只有墙上挂着盏小煤油灯,我们那叫火水灯。屋里摆了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两张凳子。瞎子朝躺在床上,与黑暗融为一体。我和老爸坐在凳子上,紧张地看着瞎子朝。
  他看起来摇摇欲坠,宛如秋日落叶。心中不禁起了疑虑,这样的人估计用手指头都能把他戳死了吧?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瞎子朝忽然说道:“人老了,不中用咯!”
  我当时吓了一跳,这瞎子朝好像会看透人心似的,知道我在想什么?但是他眼睛也看不见啊? 瞎子朝学的是瞎盲经,学这门算术的人必须个双目清明的人。但是,使用这门算术的人必须是个瞎子。据我爸那不靠谱的说法,学习瞎盲经的人,会逐渐失明,瞎得越厉害,算术越厉害。真假不得而知,那时候我还小,就连瞎子朝真瞎假瞎我也看不出来。
  我爸说:“哪能呢,我看您老勇得很。”
  “瞎说,我瞎了,你可没瞎呢!”
  “呵呵,老刘哥说我家小幺命轻,让您给算算。”我爸被瞎子朝给呛到,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这孩子确实寒,一进来我就感觉到一股凉意。”瞎子朝说着还扯了扯被子盖身上。
  “你给报一报生辰八字。”
  生辰八字保密,我就不写上来了。我爸报给瞎子朝之后,他沉吟片刻。
  “小刘那小子说得不错,这孩子是需要注意点。体阴,容易招惹东西。”
  “不过,没什么大碍,给他认个干爸,煞气重的人最好。”
  “最好,是外姓人。”瞎子朝补充道。
  回去后,我爸寻思着让我拜堪舆先生为干爸,可是堪舆先生不应承,说他自己今生不能有儿。堪舆先生这这一辈也没有儿子,晚年老来得子,生了个女儿。关于堪舆先生和瞎子朝的事情,后面还会继续讲到。这里暂且搁下。
  堪舆先生不答应,这可把我爸郁闷坏了。我们小村庄都是本姓人,根本没有外姓人。去哪找个外姓人?认干爸不是随便抓个人就能认的,三跪九叩,敬茶认亲。样样礼节不可少。那认了就跟亲的一样。可不比现在的干(干,读第四声)爹。  知根知底的人不好找,为我认干爸的事情暂且就搁下,日子照样过,我也没有再见到奇怪的事情。正当父母都忘记给我认干爸的事时候,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叫张耗子。张耗子不算是我村里的人,但又活跃在我村里。他在村边上的山脚下搭了个房子住,还有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女儿。没有老婆,在我们村里打散工,比如建房子的时候挑板砖卖苦力,没活的时候去山里挖草药卖。还有,如果那户人家办丧事,肯定少不了他的份。他给死去的老人擦身换衣服到抬棺材样样都干。
  那天,我和我爸一人一碗饭蹲在门口吃。张耗子拎着块猪肉从我家门口经过,我爸是个水泥工,自然认识经常挑砖的张耗子。
  “喂!耗子,还没吃饭啊!”我爸吼着他的大嗓门。
  “没呢!刚办完点事,这不,人家送的块肉。”张耗子举高手里的肉。
  “哦,哪条村出事了?”我爸八卦道。
  “嘿,前海的一户人家,一个女儿好端端就这样没了。”前海是我们隔壁村,也是一条小渔村。
  “怎么回事?”我爸这样可不是一般的八卦。他把饭碗塞我怀里,站起来递给张耗子一根醒宝牌香烟。
  张耗子把烟叼在嘴上,我爸划了根火柴,两人点上烟,有一搭没一搭的讲开,而我就在这个时候听到这个关于痣的故事。 前海村这户人家的女儿叫周美灵,这女孩也是人如其名,长得好看不说,人也聪明伶俐。一年前大学毕业之后在广州的一家公司上班,收入颇为不错。美貌出众的女生肯定是得到大家的注意,追她的小伙子都能排成团了。然而,周美灵一个都没看上,她就看上了自己公司的老板。
  这老板年轻有为,是个黄金王老五。周美灵人美又聪明,进公司没多久就把老板迷得神魂颠倒。恋爱半年过去,老板趁着度假的时候买了个大钻戒向她求婚。周美灵自然心生欢喜,假装犹豫一下,便应承了。
  本来这是多好的一件事吧是吧?郎才女貌,金童玉女。可是,问题并没有出在他们身上,而是出在这老板的母亲身上。
  两个私定终身,相约去见未来的家婆。家婆却是一万个反对,反对的原因令人哭笑不得,竟然是因为周美灵嘴角有颗贪食痣。
  这位迷信的家婆不易打发,年轻的老板说破了嘴也没用。家婆认为周美灵的这一颗贪食痣会把他们家给吃垮了。所以,如果周美灵想要嫁入他们家,就得把这颗痣给去掉。
  周美灵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对这些相术并不赞同,但是,家婆的强烈反对让她很苦恼,思量再三,为了爱情,她选择了点痣。
  痣点完之后,果然家婆没有再反对。虽然留下了一点点的小疙瘩,周美灵还是认为值得的。他们开始筹备婚礼。 然而,就在他们开开心心筹备婚礼期间,周美灵经常感觉到恶心反胃,看到食物就想吐。一开始她以为是自己这段时间太累了,并没有注意自己身体的一些变化。她从药店里买回一些健胃养胃的**吃。
  可是,病情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厉害。
  她已经好几天没能吃下一点东西,闻到任何有关食物的东西就会吐,一开始起码有点东西吐出来,可是到最后,吐出来的全是黄水。
  周美灵的准老公这下急了,带他去各大医院检查均无法任何身体异常,除了营养不良,找不到任何的病症。在医院打了半个月的生理盐水维持生命,这个时候的周美灵其实已经半只脚踩进棺材了。
  突然,有一天周美灵醒了过来,她要求准老公把她送回老家。她听到家人的呼唤了。这是周美灵回光返照的现象,说完之后她就倒下了,从此再也没有醒过来。
  年轻的老板将周美灵送回老家,此时的周美灵瘦得只剩皮包骨,奄奄一息躺在车上。回来第二天就死了。
  死之前,周美灵突然又醒了过来,嚷嚷要喝虾米粥。家里人还因为她又活过来了。立马给她煮了粥。刚起锅的粥周美灵也不怕烫咕噜咕噜喝了一大碗粥,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
  接着又开始吐,吐出了刚喝下去的粥,又吐出了黄色的苦水,接着是红色的血,接着是一块一块的腐肉,腐肉上面白色的俎在疯狂的蠕动。 5 寒冰池(一)

  故事开始前给大家普个及,当然,这个事情跟故事有一定的相关性。
  海,令人们向往,多少文人骚客撰写诗词歌颂它的美,它的博大。
  却鲜有听见咒骂它的无情与凶险,这是因为什么呢?当然是因为赞美它的人只是站在岸上观望,而咒骂它的人都是被它伤害过。
  我从小在海边长大,上文有交代过,我所在的村庄是个小渔村。村民世代靠打渔为生,现在经济水平上来了,村民很多转型开起了养殖场,或者拉动旅游业,而大多数像我这样的八零后,大多都在城市里打工。
  有的人肯定第一想法就是,哇!海边长大耶?那水性不是超级棒?
  喏,这个就是我要说的事情了。
  在我们村里,是严厉禁止小孩子结伴去海边游泳的。大人也极少会带小孩子去海边游泳。为什么呢?
  其实,很多人都有个误区。认为海就是个天然的游泳池,想什么时候去玩,就什么时候去。多好啊!这样想的人大多没有领略过巨浪与暗流的威力。
  海,波涛汹涌的时候你不能下去游泳,这个大家都知道。那风平浪静的时候呢?更加不能轻易下海游泳,因为水下面有比巨浪更加恐怖的东西,那叫做暗流。只是我们土话是这么说。 就在前两年,村庄开发成旅游区,有个游客溺水失踪半个小时。结果你们猜再哪找着他的尸体?
  被一海里外的渔船给打捞上来了。暗流的速度之快令人咂舌,恐怖至极。
  所以,在海边长大的孩子游泳的技术其实比不上在江河边长大的孩子啊!或者说普及性也没有那么高,再说一句,海边长大的孩子一般都怕水。有去海边游泳过的朋友应该知道,当你长时间在海里浸泡的时候,你的听力以及视力会下降,容易产生幻听。
  如果你在海里游泳的时候出现这样的情况,赶紧上岸,切记。
  好了,说了这么多,我们开始进入正文。 在我们村庄南边的一个坡地上,有个人工挖掘的池子。据说是当年生产队的时候挖掘用来耕种的水池。这个池子之大也是令人颇为震撼,你说就一个灌溉的池子竟然有足球场那么大怪吓唬人的,而且深不见底。
  这个池子是大人们从小到大就严令禁止的地方。据我爸说当年挖掘的时候曾经挖出了两具石棺,像我们村庄这种小地方,竟然挖出这么个玩意,怪热闹的。整个村庄的人都来围观,甚至还有一些外村的人也来凑凑热闹。
  这次不是我那不靠谱的老爸对我说的,而是比较靠谱的爷爷。
  两具石棺约有一人高,一米多宽。没有雕龙画凤,朴实得就像个石礅,除了大点也没啥奇特的。唯一比较抢眼的地方就是,石棺上面都有缠着一圈又一圈密密麻麻的线。起初大家并不知道这些线是干嘛的,可是,这难不倒好奇的村民们,红色**刚刚给他们洗过脑,什么妖魔鬼怪统统打倒。很快,他们就发现那些缠在石棺上的线竟然是来自于墨斗线。因为他们洗刷石棺的时候发现石棺身上有模糊的格子形状的墨水痕。
  就在他们清洗之后准备进一步打开石棺的时候,县里来了人两辆大解放把石棺载走了。据说是送到考古的研究所去了。但是我爷爷不相信这样的说法,按他的说法,那是当时的县老爷子把两具石棺给吃了,这石棺肯定是个古物。里面说不定藏有多少随葬品呢。
  石棺载走后,那里后来也就成了水潭。
  可是,怪事也随之发生了。 首先是这个池子的水比井水要凉得多,或者不能称是凉,而是带点冰的感觉了。脚伸下去有点刺刺的感觉。春夏秋冬如此。所以后来取名为寒冰池,我们小时候都叫阎罗殿。
  不过,这并不影响灌溉。
  而且,用这个池子的水灌溉的蔬菜长得特别好,吃进嘴里也是特别的脆,特别的嫩。
  还有,那就是这个池子里的鱼,也比池塘里的鱼好吃,没有一丁点的土腥味。
  夏天,那是我们小孩子最喜欢去的地方啊!简直就是圣地。
  冰冷的池水,如果能在水里泡一会或者游上个来回,那可是爽呆了。然后在挖点小蚯蚓,钓两条肥鱼回家,那就更不得了。
  可是,这也只能想一想罢了。偷偷摸摸地跑去游一圈便算了,还敢带鱼回家那不是找死吗?记得我有一次被婶婶举报我去了寒冰池游泳,被我爸爸吊在电线杆上打了足足半个小时。我爸可是很少打人的,可见寒冰池在他的心中是个多么恐怖的地方。
  小孩子嘛!爱玩爱闹,大人要出去干活赚钱糊口,管也管不着。
  于是,就出现了下面的一场悲剧。
  我堂哥,或者说是堂弟。因为时间久远,而且那是很还小,无法记住他的年龄,只知道他和我同龄,我们算是比较好的伙伴,在这里我就尊称他为堂哥吧。
  堂哥不幸淹死在寒冰池里。
  那一天下午我在外面游荡,踩着饭点的时间回家吃饭。路过屋后院子的时候突然被堂哥拦住去路。他浑身湿漉漉地挡在我面前,脸色苍白,嘴唇泛紫。显然是泡在水里太久了。 我贼贼地突袭打他一下,触手冰冷。他闪也不闪,站定着让我打。当时我便觉得奇怪,按道理来说,这家伙肯定会闪,而且也给我一拳。
  “你是不是又偷偷跑去寒冰池游泳啦?”我问道。
  他点点头。
  “那你掉水里没衣服换啦?”他身上还滴着水呢。
  他又点点头。
  “你哑巴了?”我问。
  “不,不是,我冷。”他开口慢慢哆嗦道。更为诡异的是,他说话的时候嘴巴里竟然冒出一丝丝的白烟。
  “你冷就回去换衣服啊?”
  “不,不不用了。我就是在这里等你的。”
  “你等我干嘛?”
  “我今天偷了我妈五块钱买铅笔盒,结果没买着,我想你帮我把钱还给她。”堂哥手里紧紧地捏着五块钱,放在我手心的时候已经团成一团。
  “你干嘛不亲自还给她?”我疑惑道。
  “我不想让她看到我,看到我这样她会打死我的。”堂哥说完,忽然朝我笑了笑。
  我心想,也是。自己当面承认自己偷了钱那打得估计比被发现了还惨。于是我很义气的答应了他这件事。
  “那你得给我买冰棍吃。”我趁火打劫。
  “没问题,一定给你冰棍吃。”
  “那就这样说定了啊!”我拽着手里的钱,调头往堂哥家走去。
  快靠近堂哥家的时候,我便听见了嘈杂的声音,以及婶婶那嚎啕痛哭的声音。她一直叫着我堂哥的名字,一声又一声的,凄厉而令人揪心。我快走近婶婶家院子的时候,看到了婶婶家里面围了好大一帮人,我爸,我爷爷,我叔叔,大伯们,还有邻里邻居都在。
  当我看到张耗子在人群里蹿来蹿去的时候,我终于意识到可能出大事了。 我钻入人群想要看看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被我爸给撵出来了。我爸喝斥我赶紧回家,不许来这里。可是我手里拽着堂哥给我的钱呢,我要交给婶婶。
  我被老爸拽住,只好大喊:“婶婶,哥要我还给你钱。”
  没想到,我爸甩手就给了我一巴掌。用那种非常可怕的表情盯着我,厉声道:“如果你再敢瞎嚷嚷我就打断你的腿。”
  当时,虽然我很害怕父亲的狠劲,但是我谅他也不敢真的打断我的腿。这么多人在这里,他顶多再甩我两巴掌。
  我的性子从小就倔,我爸要打我,可以,打完了我还是我行我素。
  于是,我张嘴又大喊:“婶婶,哥偷了你五块钱,让我还你呢。”
  我爸见我死性不改,这下不是抬手,而是踹了我一脚。
  这下,可疼了。我那时候毕竟小,虽然挨过不少打,但是像下这么狠劲还是第一次。哇一下我就哭了。
  我爸见我哭,抬起脚又准备踢我。
  可能是被我的哭声撼动,堂叔红着眼拦着了我爸。他看了看我,对我爸说:“二哥,你打小幺干吗?让他回去就行了。”
  我见堂叔护着我,立马抱住堂叔的大腿,哭道:“哥让我帮他还钱给婶婶,你看,五块钱。”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