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

《祁连山诡异录》祁连山中到底隐藏什么?是一座死城

鬼故事 https://www.szbce.com 2021-11-14 09:28 出处:网络 作者:南山幻境编辑:@鬼故事
  引言   我从骨子里就是个安分的人,不像如今的许多人,因为生活平静,就搞一些惊险刺激的事.我周围有许多人都在工作之余三五结伴到深山野林或一些险地去旅游.说是旅游倒不如说是探险更好一点.他们往往都能玩的
  引言
  我从骨子里就是个安分的人,不像如今的许多人,因为生活平静,就搞一些惊险刺激的事.我周围有许多人都在工作之余三五结伴到深山野林或一些险地去旅游.说是旅游倒不如说是探险更好一点.他们往往都能玩的很尽兴,大多数情况是如此.但有时他们的探险结果并不怎么好.有一次,我的一个好朋友和一帮驴友相约去一个峡谷探险,但他们这一次去却有两个人永远留在了峡谷.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在徒手攀岩时,两个人不小心摔死了.但没过多久,他们又会结伴去别的地方.真不明白,上次的事故难道没有给他们留下一点儿的教训.
  因此我一直过着很安分的生活.大学毕业后,开了一家心理咨询室(我大学是学心理学的),虽然挣钱不多,但糊口却没有一点问题.每天如果有客人上门,就帮他们做一些心理咨询,如果没有人上门,我倒也乐的清闲,随便看看书,一天的时间也很容易打发.
  其实就我自己来说,我挺喜欢这种生活的.朋友们常说我的生活太枯燥,但每当这时,我并不会与他们争论.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生活,自己适合什么生活只有自己清楚.闲时到各处掏一些自己喜欢的古董或文物,我生活虽然安分,但也有自己的快乐.我这人没有别的什么爱好,就是特别喜欢古文物.
  我以为我的这种安分的生活会永远的继续下去,但俗话说世事难料,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我的朋友山子的到来以及他所带来的东西让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此后一段时间内,我的生活完全超出了我的想像.以前我根本不会想到,我的生活会如此的精彩多姿.我所经历的事情是那样的诡异,以至于让人难以相信,当然这是后话.
  我所经历的是一个奇妙,惊险,诡异万分的故事.
跟帖评论:
  第一章:铜片上的字
  我大学是在西安读的,在西安读大学是我自己的选择.当初高中毕业时,父母坚持让我到首都上大学,但最后我还是选择了西安.选择西安的原因只有一个,我喜欢西安这个十三朝古都的城市.不过学心理学却是我没有预料到的,我记得我当初报的专业是建筑设计方面的但最后确莫名其妙的成了心理学,这一度让我很郁闷.但没过多久,自己也就释然了,总不能因为专业不对自己的兴趣,就放弃了上大学吧.
  在上大学期间我认识了山子.他叫刘山,但我因为和他关系特别好就直接叫他山子,就像他叫我阿羽一样,其实我叫杨羽.我认识他倒不是因为他也学心理学,相反他并不学心理学,他学的是极其冷门的专业考古.当初问他为啥会选择学习考古时,他却嘿嘿一笑说,还不是为了祖国那些深埋在地底的文物.与他相处好长一段时间后我才知道,他之所以选择考古专业倒不是因为那些文物,而是源于他对古文物的极度喜欢,也可以说是痴迷.
  正是因为都对古文物特别的喜欢,我们成了极其要好的朋友.这也难怪,谁让我们“臭味相投”呢.大学期间我们谈的最多的当然是古文物.每次见面我们都讨论自己关于某件东西的见解,或者我们直接去博物馆一睹自己痴迷的某件文物的风采.有时山子和我关于某件东西的见解不同,我们就会去图书馆中查找相关资料来驳倒对方.久而久之我们之间的友谊越来越深厚.
  大学毕业后,山子选择留在西安,而我却选择来兰州谋生.不久后我便找了一个地方开起了自己的心理咨询室,而山子在西安找了一份适合他专业的工作,生活的倒也不错.
  不过我们的友谊并没有因为两人分开而结束.我们两月见一次面,几乎每次都是他到我的咨询室来.我自从毕业后就再也没有去过西安,更不要说去西安看他了.对于此他倒没一点儿意见.
  我们每次见面除了相互聊聊各自的生活之外,其余的时间几乎都扑在文物研究上.他是一个正儿八经的专家(他考古学博士),而我因为自己的爱好,加上一个专家在身边,自己的水平也低不到那里去.因此两人的讨论有时的确会搞出一些名堂.
  有一次我们的讨论焦点放在了一块巴掌大小的铜片上.其实那次之前我们见面才不过两个星期.
  那天因为无人上门,我坐在椅子上翻看着一本杂志,听见有人推门进来,我以为有人上门咨询,抬头却发现山子走了进来.现在是两千年的八月份,外面下着淋沥的细雨,山子穿着一件黑色风衣,风衣配上他一米八几的身高,倒有别有一番韵味.山子左手提着一个黑色皮包,右手提着一把伞.
  我还在疑惑的时候,山子已经走了过来,然后在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我还没来的及问他什么,他却抢先说道:“阿羽,来给你看样东西.”然后他从黑色皮包里拿出来一个巴掌大小的铜片,上面锈迹斑斑,有许多的铜绿.
  “山子,这是什么东西.”
  “你先看看.”
  我接过铜片仔细的看起来.根据我的经验,我能看出这肯定是汉朝的东西,在铜片的正面好像是一朵就要开放的花,背面似乎有一些文字.但因为锈的极其严重我并不能确定上面写的是什么.但我能确定的是,这些字并不是汉字.
  “应该是汉朝的东西,但上面的字不是汉字,这种字我也没有见过,我不认识.”我看着手中的铜片,对山子说道.
  山子没说什么,只是掏出烟,仍给我一支,他点燃烟吸了一口后,才缓缓说道:“这的确是汉朝的东西,上面的字不是汉字,是一种已经消失的民族的文字,认识这种字的人全中国也没有多少.”
  山子说的话让我有点惊讶,根据他说的来看,这个民族的消失应该在很久之前,留下的文献或文物也应该及其稀少.
  “这上面字的意思知道了吗?”我吸了一口烟问道.每当我们在一起讨论的时候,香烟是必备之物,而吸烟也常常会给我们一些别样的灵感.
  “我虽然学过许多古文字,但这种文字我并不认识.起初我找过我的导师和许多同学,但他们都不认识这种文字.说实话,为了找人来翻译这种文字,也把整个西安考古界都翻了一遍,但结果还是没找到认识这种文字的人.正当我要放弃的时候,我导师告诉我,他的老师可能认识这种文字.我急忙跟着我的导师去拜访那位老先生,让我惊喜万分的是老先生确实认识这种文字.但因为老先生的身体原因,他费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把这段文字译成汉字,你看看这便是铜片上的文字翻译成的汉语.”说完他便从他带来的黑色皮包中拿出一张纸给我看.我接过纸只见纸上写着:祁连山......圣诚.......全部死了...... 看完纸上的字我却满头雾水.让我不解的是三个疑问,第一:圣城指什么?第二:祁连山与圣城有什么关系?第三:什么消失了?我将我的疑问告诉山子,山子说道:“我和你想到一块去了,铜片上的某些字已经很难辩认出来了,所以第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我也不太清楚.至于后面的,当初那位老先生说,这个铜片不全,应该还有另外一半,所以后面的那些话也根本无法理解.”山子说完便又抽起了烟,脸上是颇为无奈的表情.
  我看着手上的铜片和纸上的字,想了一下,但没有任何结果.便有对山子说道:“山子,你这次来不会只是为了告诉我这些吧?”我知道山子的脾气,如果他只是为了告诉我这个,他完全可以在下次见面时告诉我,或者可以打电话告诉我,即然他跑来找我,我可以肯定他一定还有别的事告诉我.果然,山子深吸了一口烟后,用异常沉重的语气说道:“不瞒你说,我想去寻找这座圣城,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知道,如果我不去寻找的话我会很难受的.如果我不知道就算了,可我意外得到了铜片,并且知道了上面的话是什么意思,这些我是不可能当作不知道的.”
  “山子,我知道你的想法,但你凭着这上面的只言片语就能确定一定有什么圣城吗?”
  “我确实铜片上的圣城存在,这是我的直觉,一个考古学家的直觉.”
  “那你找我是希望.....”
  “对,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去寻找铜片上所说的圣城.”
  “可是你知道关于考古我什么都不懂,况且这上面所说的圣城不知道存不存在.”
  山子对我笑笑,说:“我和你做朋友也已经很长时间了,你的能力我比你清楚.再说,没有找过,你怎么知道不存在?”
  “可......”
  “可什么可,到底去不去?”或许我的一再拒绝,有点让山子忍耐不住了,不过我倒不会介意,毕竟我和他朋友几年,知道他一遇到与古文物有关的事他就耐不住性子.但在别的事上,他却异常沉稳..
  “让我好好考虑一下.”
  “好.”
  说实话,我确实不太想去寻找什么圣城,我是一个很现实的人,对于一些还没有被证实存在的东西都不会抱多大的希望.况且我是一个极其安分的人,我的骨子里没有一点儿的探险因子.我很清楚,寻找什么圣城绝对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事.我想拒绝山子,但我把我的想法告诉山子时,意外的是他并没有生气,反而一脸平静的望着我,然后说:“如果真有那么一座圣城呢?错过是不是太可惜了?”
  山子抓住了我的软肋,他也知道我对古文物是极度喜欢,甚至不下于他这个考古博士.
  我已经败下阵来了,自从他说要寻找圣城后,我就知道我会败下阵来.最后我还是答应了他,我能不答应吗?不过我也庆幸自己答应了他,才让我经历了许多诡异的事.
  我问他有什么线索,总不能没有一点线索就去寻找吧.那还不是大海捞针,最主要的是你知不知道针到底有没有掉进大海.幸好他说他有一点线索.据他说,那位老先生告诉他,前些年似乎在骊轩古城遗址周围出土过带有这种文字的器物.我与他商议后便决定明天先去骊轩古城遗址看看.
跟帖评论:
  第二章:骊轩古城
  第二天我便和山子动身去骊轩古城.虽然我是个极其安分的人,但一旦有了决定便不会婆婆妈妈,犹豫不决.至于我的心理咨询室关几天倒没一点问题,我反而担心山子的工作问题,但据他说他早已安排妥当.为了行动方便,我们是开车去骊轩古城的.当然车是山子的,我就算再努力工作十年也不一定能买的起车.至于山子,他的家庭情况有点特殊,车对他来说的确是个小问题.

  车子从兰州拐上312国道便直奔目的地而去.我坐在车里,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景物,我不免有点儿无奈.我没有想到自己平静安宁的生活会被山子的突然到来而打破.当这次骊轩古城之旅结束之后,我是否能回到我以前的生活,这倒不是我现在能够思考的.现在充满我脑子的问题是我和山子这次去骊轩古城能得到什么?

  骊轩古城我是知道的,以前还专门做过一些研究.骊轩古城坐落在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境内,据一些历史学家研究,骊轩古城可能是汉朝为安顿古罗马的一支降军而修建的.说到这儿还有两段历史不得不说.其一是:据《汉书.陈汤传》记载,公元前36年,汉西域都护甘延寿,付校尉陈汤讨伐匈奴郅支单于,战于致支城(今哈萨克斯坦江布尔城).明明是和匈奴打仗,但陈汤、甘延寿等人却发现了一支非常奇特的军队.这支军队会使用一种被称为夹门鱼鳞阵的军阵,就是在敌人进攻情况危急时,用盾牌把自己围成一圈进行防御,而圈内的人则会把盾牌举到头顶,以防止弓箭流矢.整个阵势摆起来就像一个头脚缩入壳中的大乌龟,因而这个军阵又被形象的称为龟甲阵.对此有专家指出这是古罗马军队所特有的军阵.此外《汉书》中还提到,汉军不仅在这此战斗中大获全胜,而且还俘获了一支长相非常奇特的军队.而夹门鱼磷阵正是这支军队使用的.汉军将俘获的一千余人带回了西汉王朝.其二是:公元前53年,世界头号强国罗马帝国的执政官克拉苏亲自率领四万大军征服伊朗,但却在卡莱尔战役中大败.那场战役是如何打的,现在已经不能够想象.但史书上记载这场战役的结果是克拉苏和绝大数军人阵亡,少量被俘.只有克拉苏的儿子率六千多人突出重围,但从此却不知所终,似乎这支军队从历史上消失了一般.而据中国史书记载:公元前40年,也就是西汉元帝建昭年间,有数千名流亡的罗马帝国远征军从西域入域归降中国.

  这些历史虽然有点时间差错,但当它们联系起来时便今许多历史学家兴奋不已.他们认为骊轩古城正是为了安排这批罗马降军所建.但也有人持相反意见,但就我个人而言,我比较钟情于第一种说法.当然我并没有多少证据,一切都只是猜测而已.

  骊轩古城被发现时早已破败不堪,只剩不长的一点儿古城墙,而其它的建筑早已消失在滚滚烟云中.骊轩古城早已失去了考古发掘价值,它只是一座破败不堪的古城而已.我不知道骊轩古城与那铜片上的古文字为何会有联系?那铜片上的文字到底隐藏了什么?我坐在飞驰的车中,满脑子的疑问.

  我转过脸去看山子,他脸上已没有兴奋之色,满脸的平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时我的确有点搞不懂山子,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知道他会给我带来什么惊喜,就如这次的事情一般.

  想的多了不免有些头疼,我便强迫自己不去想没有任何头绪的事,闭眼休息起来,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而我醒来时车子已到达了目的地.

  不过眼前的景象却让我有点儿失望,眼前哪还有古城的影子.在我们面前的只不过是长不够百米高大约两米多的土墙而已.这段残破的城墙在风中有点孤伶伶的味道.

  我似乎听见了它无奈的低沉的砷吟,砷吟声却又无奈的消失在风沙中.据说骊轩古城在解放前还有一公里长,只不过在以后的岁月里,农民挖墙取土,风沙暴雨的侵蚀使城墙变成了现在这般模样.

  山子站在离我不远处,眼低多少有些落寞.不过也难怪,任每一个考古学家见到一个古城变成现在这般模样时都会有点儿无奈,更何况是山子.我走到山子面前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不要难过了,这也许就是一个古城的命运吧,就算你再难过,他还是会继续破败下去的.我们还是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吧.”山子叹了一口气,不过人却精神了许多.

  我们大老远到这里来,可不是凭吊这个破败古城的,我们有我们的目的.

  “我们分头到附近看看,看看能有什么发现,不过我想能发现什么的可能性不大.这里以前不知被考古学家察看过多少遍了.”我对山子说道.

  “嗯,先看看吧.”
  “也只能如此了,我去那边看看.”我说完便沿着古城墙向一边走去,山子也向反方向走去.

  其实我心里倒没有抱多大希望,不说这骊轩古城如此破败不堪,更何况一些专家们也不知多少次的搜寻过这里.如果这里真被我和山子发现些什么,那倒有些不正常了.我一路向前走去,眼里除了大片的断壁残垣就是荒草和沙地,根本就没有其它的任何东西.偶然见到一两个当地人,却也行色匆匆,见了我也没有多少惊讶.看来这里常来一些外人,我暗自想到.

  再走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发现,因此没多久我便转身往回走.当我走回那古城墙下时,山子也已回来了.看来山子也没有什么发现,不过我却没有多少惊讶.

  “这里除了破败的古城基部,只有沙地荒草,我看我们是不会在这里发现什么的.”我走到山子面前说道.

  “你说的没错,不过这里应该有点什么的,为什么什么都没有呢?”山子似乎并没有放弃要在这里寻找线索的想法.

  “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帮你翻译了那铜片上字的老先生不是说过这里出土了带有那种文字的器物吗?我们为何不去找那些东西看看,或许那上面的字能给我们一些帮助也说不定啊.”

  “没有用的,那老先生说过在这里出土的东西上的字只是一些符号,并没有什么别的含义.”山子有些无奈的说道.

  “难道我们就这样回去,如果就这样回去别说你,连我都不会甘心的.”

  “你先别急,我们再想想其它的办法,天无绝人之路.”山子冷静的说道.

  “也只能如此了.”

  太阳高高的悬在头顶,虽然已到了八月份可天气却是极其的炎热.没过多久,我就因受不了这高温躲进了车里,已是中午时分,肚子也咕咕的叫了起来.我把山子叫上车,我们随便吃了点带的东西.解决了肚子的问题后,我们便开始商量下午的计划.骊轩古城除了让我们的心情沉重点外,看来是不会带给我们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现在怎么办,就算我们再寻找几次,也不会有什么发现的.”我吸着烟对山子说道.

  山子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我没想到这里已经残破到如此程度了,就算有什么线索,也找不到了.”

  “这也难怪,骊轩古城是西汉建的,两千多年过去了,没有彻底消失就已经很不错了.别讨论古城了,说说你的计划吧,我们总不能空手回去吧?但如果你没什么计划的话,我们也只能回去从其它地方寻找线索了.”

  “我先前去那边察看的时候看见了一个村寨,我们待会去那里找人问一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如果真的没有什么发现的话,我们也只能回去从其它地方寻找线索了.”

  “山子,你说那铜片中所说的圣城会不会就是指骊轩古城?”我突发奇想的问山子.
  “肯定不是.”
  “为什么啊,那铜片上不是提到祁连山了吗.而骊轩古城就在祁连山脉南麓脚下啊,况且出土的文物也可以从侧面说明啊.”我争辨道.
  “我其实也不太确定,但就算你说的正确,那铜片上后面的话又怎么解释,到底什么都死了?这显然是个矛盾.所以我认为圣城并不是指骊轩古城,而是另有所指.”
  可我们现在没有一点线索啊,那铜片上的文字根本就没有给我们提供任何有用的东西,我们要怎么找”“别想那么多了,想的多了也没有用.现在我们去那边的村寨打听一下吧.”
  山子说完便打开车门,从车上下去,向村寨中走去.我也只好下车,刚下车一股热浪袭来,让我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我快步追上山子,我们一起向村寨中行去.
跟帖评论:   第三章:者来寨与老人
  其实山子所说的村寨距古城并没有多远,只不过刚才我是向相反方向去的,因此并没有看到什么村寨.我们没走多远就到了山子所说的村寨.我们沿着一条土路走进村寨,眼前的村寨并没有多么的繁华,几乎所有的房子都是用黄土夯筑而成,是不折不扣的土胚房.有些房屋墙体的外层已经掉落,露出一块块土黄色的墙壁,有点儿荒凉破败的味道.不过21世纪初,中国农村除了少数极其发达的地区,其它地方基本就是这种模样.

  我们沿着土路一直向村寨中心走去,不过或许现在正是中午时分,我们并没有见到当地人.这也难怪,这个时候正是大多数人家吃饭的时间,谁会无聊到大中午跑到外边闲转.我和山子倒没有太着急,慢慢的在路上走着,倒有点观光旅行的味道.想到这里,我不竟暗自好笑,我俩要真是到这里观光旅游倒也罢了,还会少许多烦心事.

  “这里应该便是那个奇特的者来寨吧?”我问山子道.

  “这里离骊轩古城很近,附近也好像没有其它的村寨,你说的应该不会错了,这里是者来寨.”

  我一听来了兴趣,又急忙说:“据说这里有一半的人具有非常奇特的相貌.他们身材高大,肤色深红,鼻梁高耸,眼睛深陷,毛发棕色弯曲,具有很明显的欧洲人的相貌特征,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应该是真的,以前报纸和新闻上都报道过.这些人讲汉语,族系也为汉族,却有着欧洲人的相貌,这在当时学术界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山子说道.

  “山子你说这些人是不是就是历史上消失的古罗马军队的后代?”

  “我也不知道,这个问题许多历史学家都争论不休,到现在也没个定论.如果这些人真是历史上消失的古罗马军队的后代,却也有说不通的地方.”

  “有什么说不通的?”我疑惑道.对于一些与历史有关的问题我确实不如山子,毕竟他是学考古出身.考古专业中,一些历史也是要必须学习的.

  山子并没有马上回答我,思考了一会才缓缓说道:“古罗马帝国三巨头之一的克拉苏侵略伊朗是在公元前53年,而有关史料记载,在公元前53年之前骊轩古城就已经建立了.也就是说骊轩古城的建立时间早于克拉苏东征的时间,因此如果说这些人是古罗马军队后代的话,在时间上是矛盾的.但也有一些历史学家根据不同史料记载的东西和古城附近发掘的古墓得出这些人就是当时历史上消失的罗马军队的后代.关于这个问题,学术界一直都争论不休,到底那个观点正确,没有人知道”

  山子说的这些东西,我确实不太清楚.如果按山子所说,似乎关于这些奇特人身世之秘的问题并不是那么简单.现在的情况大致是持不同观点的人都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观点的正确性.这种情况造成的结果是很难让人相信到底那个观点是正确的,或是两个欢点都不正确.我脑子里正在想着这些事情,却听山子说道:“我们这样走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我们找户人家进去问一下.”

  “嗯也好,反正天气也热的难受.”

  我们又向前走了没多远,便到了一户人家的门口,门口稀稀拉拉长着几株不知名的树木.门是用木板钉成的,山子推门进去,门立即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院子的北面和西面各有几间房屋,房屋不知是什么时候建的,如今却显的有点儿破败.院子的围墙是用黄土夯筑而成的,墙头长着一些荒草.

  我们刚走进院子,从北面的房子里就走出一个穿着破旧衣服,手提一个旱烟杆子的中年人.也许是山子推门的声音惊动了这家院落的主人.

  那人站在门口,看着我和山子满脸的疑惑,但并没有询问什么.山子走上前对中年人说道:“大哥你好,我们是来考察这里的古城和这个村寨的,我们有些问题想向你请教一下.”

  山子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让中年人一愣,但马上就说道:“我说怎么没见过你才们呢,原来是从外地来的,别站在院子里了来赶紧进屋来.”中年人一口方言,不过却能够听懂.

  我们进了房子,房子的空间并没有多大,一个土炕占去了大部分的地方.地下摆着一个破旧的木桌,还稀稀拉拉摆放着几只木凳.除了这些东西,房中便没有其它东西,农民的生活状况从房中的情况便可以看见.

  我和山子坐在木凳上,而中年人却坐在炕沿边上,巴答巴答抽着烟,似乎没有和我们说话的意思,房中的气氛不免有些尴尬.

  我拿出烟,递给中年人一支,起初他推让着不接,但最后还是接过了我递给他的烟.不过经过刚才的事,气氛明显好了很多.我们便渐渐聊了起来,通过聊天我们才知道,中年人名叫王全,今年四十出头,是土生土长的者来寨人,不过他并不是那种有奇特相貌的人.我们问了一些关于骊轩古城和者来寨的事,王全回答的都很详细,不过大多数内容都是我们以经知道的.而王全也问了一些像我们从那里来的问题,我们也一一回答了.

  半个小时后,见我们相互熟络了许多,山子便从衣袋中拿出一张纸,纸上写的正是铜片上的字,不过山子写的时候却并没有按照铜片上的顺序写,而是重新胡乱组合的.

  山子将纸递给王全,问道:“王大哥你见过纸上的这种文字吗?”

  王全接过纸看了一会,摇头说道:“这种字我没有见过.”山子脸上失望之色一闪而过,但还是接着问道:“王大哥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关于古城的传说?”

  王全吸了一口烟说道:“我们这儿离骊轩古城很近,所以关于它的传说非常多,不知道你们要听那方面的.”

  我急忙道:“不是关于骊轩古城的传说,而是其它古城的传说.”

  “其它古城的传说,让我想想,”王全又吸起了烟,不过马上说,“我想起来了,还真有个传说,就不知道是真是假了.”

  “什么传说?”山子急忙道.

  “听老人说,祁连山中有坐死城,人千万不能进去,进去就出不来了.”

  “死城?”我和山子对望一眼,我们都看到了彼此眼底的兴奋之色.

  “王大哥,你能不能说详细点.”我说道.

  “我知道的也只有这么多,我也是从老一辈那里听来的,其实我当时也追问过,但他们知道的似乎也只有这么多.不过......”

  “不过什么?”山子问道.

  “你们或许可以去找找老三爷,他应该知道很多东西.那种字你们可以问问他,他可能知道.”

  “老三爷,他是谁?”我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多大年纪了,反正自打我记事起,别人都叫他老三爷.我很小时他就是个老人,现在也还是那样.他懂的东西似乎很多,还有他还懂风水,村里有人家死人了都去找他.”

  “这么说他是阴阳师了?”我问道.

  “应该是吧”王全缓声答道.

  “那王大哥你能不能带我们去见见他?”山子说道.我明白山子的意思,这位被称为老三爷的人或许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如果我们不能从老人那里得到些什么,我们真的就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好的,我可以带你们去.”

  我们没有在王全家多留,就随王全向老三爷家走去.听王全说,老三爷一个人生活,无儿无女,生活的倒也挺可怜.我们跟着王全走出村寨,再走了几分钟后,便到了老三爷的家.

  这里似乎并不能说是家,这里只有一间破败不堪的土胚房.在土胚房前边有一颗粗大的古槐树,槐树枝繁叶茂,生长的十分旺盛.而在槐树下是一个用黄土夯筑而成的磨台,在磨台上有一个大约一米的磨盘.但奇怪的是磨盘并没有平放在磨台上,而是立在磨台上,十分奇怪.整个磨台被槐树的阴影笼罩.

  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睡在磨台上,背靠着磨盘,老人闭着眼睛,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老人的貌有点儿奇特,肤色深红,鼻梁高耸,眼睛深陷.棕色头发.我和山子对望了一眼,知道这个老人原来便是被当地人称为黄毛番子的人.

  王全走到老人面前,对老人说道:“老三爷,有两个外地人想要请教你一些问题.”语气非常客气,甚至有点儿恭敬的味道.

  “黄毛番子”在当地并不太受欢迎,他们大多有点儿自卑,留在家里务农,也不去外地打工.但王全对老人的态度似乎表明,老人在村寨的地位不是很低.不知老人有没有听到王全的问话,他依就懒洋洋的躺在那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要答理王全的意思.

  王全的脸色有点尴尬,正不知要怎么办时,山子却说道:“王大哥今天就麻烦你了,你去忙吧,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们了.我们改天再去拜访你.”

  “好那我就先走了,不过你们要特别注意老三爷,他脾气很古怪的.”王全小心翼翼的说道,说完还不忘看一下老三爷,似乎怕被老三爷发现一般.王全说完便转身回去,嘴里还说着要我们去他家之类的话.

  看着王全走远,我和山子才走近磨台,从近处看,可以看到老人脸上皱纹横生,整个脸就如同黄土高原上大大小小的沟壑一般.

  老人闭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在睡觉,但山子急于向老人询问一些问题,因此马上唤道:“老人家,老人家.”不过老人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当山子再次叫了一声老人家时,老人才懒洋洋的睁来眼睛,瞥了我们一眼之后又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闭眼睡去.这个奇怪的老人似乎把我们当成了透明人,我想着便有气,但生气归生气,我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山子没有在向老人说什么,只是从口袋中拿出那张写着文字的纸,拿到看人面前说道:“老人家你认识这种字吗?”

  老人刚开始并没有反应,一会之后,才缓缓的睁开眼睛,不过当他看到眼前纸上的文字时,眼睛猛然睁大,双眼似乎一下子变的炯炯有神.

跟帖评论:   我会每天持续更新,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跟帖评论:   咦…关于老家的传说,顶起
  
跟帖评论:   第四章:一无所获。
  老人见到纸上的文字时反应之大超出了我和山子的想像.老人在惊讶之余才缓缓问道:“你们从哪儿发现的?”声音沙哑之极,就像几十年没有说话,突然开口说话一般.并且我听着声音有点儿颤抖,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

  听到老人说话,我和山子心中一喜,知道我们这次确实找对人了,这个不起眼的老头知道的或许比我们想的要多许多.我刚才心中的怒气此刻也消减了不少.

  山子急忙问道:“老人家,你认识这种字吗?”

  老人并没有回答,一双浑浊的眼睛看着纸上的字,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会之后,老人才缓缓说道:“你们是第二个问我这种文字的人.”

  听到老人说的,我和山子心中一凉.难道也有人注意到了这种文字,还是注意到了这文字背后那个消失的民族抑或是那个神秘的圣城.倘若是前两种情况,倒没有多大关系,但若是最后一种情况的话,我和山子似乎已经迟了一步.我们清楚的知道这一步对我们而言究竟意味这什么.

  难道有人捷足先登了?

  显然山子也意识到了这点,他的脸色有点儿不太好,但还是保持着一惯的冷静.山子的性格属于稳定型的那种,遇事能够冷静分析,不急不燥,而我在这方面就要逊色许多.

  山子问老人道:“老人家,第一个问你这种文字的人......”

  这次老人有点出乎我们的意料,还没等山子说完,老人就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第一个问我这种文字的人一共四个人,是在五天前.”

  “那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还有他们问那种文字有什么目的?”我急忙问道.

  “不知道.”老人回答的很干脆.说完还不忘对我们笑笑.只不过老人的笑容却有点让人说不出的味道,让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真是个奇怪的老头,让人完全摸不透.

  后来山子又问了老人几个问题,但让我们无奈的是,老人的回答大多是不知道,有时根本懒的回答,任我和山子在一旁大眼瞪小眼,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我和山子自然是又惊又气,但面对老人我们却无能为力.

  不知山子有没有发现,我似乎觉的这个奇怪的老人刻意向我们隐瞒着什么.但这也只是我的一种感觉而已,就算我的感觉完正确,那他又在向我们隐瞒什么?还有他为什么要向我们隐瞒呢?我可以肯定老人绝对不认识我们,我和山子也是第一次见老人.还是说他对所有人都是如此,对五天前的四个人的回答是不是也是如此?如果真是那样,那老人隐藏的到底是什么密秘?难道是那座圣城?
跟帖评论:   @伸出来的半个爪子 5楼 2013-07-15 22:59:00
  咦…关于老家的传说,顶起
  -----------------------------
  谢谢,故事绝对精彩,绝对诡异。希望多多支持。
跟帖评论:   我不禁被我想的吓了一跳,一个糟老头真的知道那么多吗?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和山子已经在这里和老人耗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但还是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老人有时还会回答不知道,有时却懒洋洋的睡在哪里,任我和山子在一旁干着急。

  但我们有什么办法呢?我们知道,今天我们的希望又要落空了。

  无奈归无奈,但山子还是试探性的问道:“老人家,你知道圣城吗?”听到山子问的。老人却自顾自的笑了起来。我现在有点怀疑这老头以前是不是被什么刺激过,脑子有毛病。

  老人却不管我在想什么,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圣城,死城还差不多。小伙子,老头我劝你们一句,有些地方不是你们该去的,你们从哪里来还是回哪里去不然你们后悔都来不及。”
跟帖评论:   “老人家我不知道你向我们隐瞒这什么,还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山子盯着老人又说道,“但不管怎样,圣城我们是必须要寻找的。或许我们会遇到一些麻烦事,但那又算的了什么。老人家,今天我们打扰你了,改天有时间再来拜访你。”

  老人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嘿嘿一笑,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

  我和山子没有在老人这里多呆,向老人告别后,我们又返回者来寨中向其他人打听关于圣城的事,但他们除了那个极短的传说,并不知道其他的任何东西。

  无奈我们只得开车离开,只不过并不是直接回家,而失去永昌县城。我们想去看看能不能从永昌县志或其它的一些资料中找到一些关于圣城的线索。
跟帖评论:   我们到达永昌县城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倒不是因为永昌县城有多远,而是我们在者来寨花费了太多时间。

  找了一家当地的餐馆吃了一些东西后,我们便找了一个名叫三林旅社的旅馆准备过夜。旅馆虽然有点小,但好在及干净,老板也热情异常。

  我们吃完饭后便各自回房休息,我的房间在三楼,山子的在我旁边。房中的摆设倒极为简单,一张单人床,一台老式电视,一张桌子,还有一把靠背椅。对于此我并没有多少意见,只要给我个睡觉的床就行。

  打开电视想看一会,但都是一些没营养的节目,便又随手关掉。此时外面已经被黑暗笼罩,只有一些微弱的灯光从窗子里透进来。我关了灯,躺在床上,也许因为太累没有一会便沉沉睡去。
跟帖评论:   这一觉睡得倒也香甜,一直到早上七点多时,我才被山子叫醒。我们下楼吃了一些东西,便开始了今天的工作。我们分头行动,山子去查看永昌县县志,而我去查看一些其它的资料。很快一天的时间就过去了,不过事与愿违,直到傍晚我们也没有找到任何与圣城或那种文字相关的消息。似乎任何资料对那种文字对圣城都没有任何的记载。

  我和山子的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而此时此刻我和山子正在旅馆的房间里吞云吐雾,外面已是一片黑暗,又是一个让人难以入眠的夜晚。

  “现在怎么办,我们没有一点儿线索了,今天一天根本没有一点儿发现。在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我对山子说道。

  山子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深吸了一口烟说道:“我今天也没有任何收获,永昌县县志中根本就没有关于那种文字或圣城的记载。关于骊轩古城的记载倒有一些,但都与那种文字或圣城没有一点联系。现在就像你说的,我们没有一点线索了,我们好像走进了一个死胡同,再怎么努力似乎也是徒劳的。明天我们再去者来寨走一趟,去找找老三爷,看看能不能从他那里问出些什么。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如果真的不行,我们也只能回去了。"山子说完叹了一口气,表情颇为的无奈。但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们似乎真的无路可走了。

  “这虽然是现在唯一的办法,但就昨天老人的态度来看,我们是问不出什么的,只能去试试了。”

  “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明天先试试看吧,如果真的不行我们也只能另作打算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早点睡吧,休息好了明天去者来寨。”山子说完便起身向屋外走去。

  山子走后,我一个人又想了一会,但不管怎么想,还是没有一点头绪。就如山子说的,我们似乎走进了一个死胡同,再怎么努力都没有用。

  想得再多也不会有结果,我索性不去想了。躺在床上没一会便睡着了。

  不过这一觉却睡得很不安稳,以后一切的诡异和离奇便使是此开始的。(第四章完)
跟帖评论:   今天会更新 第一部:古城谜踪 第五章,多多支持,
跟帖评论:   第五章:诡异的死亡. 我又来到了者来寨,见到了老三爷,只不过这次他并没有在土胚房外的磨台上,这次他坐在土胚房唯一的一把破旧的椅子上.我走进房子,一股霉味扑面而来,让我有种想吐的感觉.强忍住吐意,看向老人,不知何时老人已抬起头来,用一双深陷的眼睛盯着我.老人的眼神似轻蔑,似嘲笑又似无奈.旋即老人嘴角翘起,在脸上扯出一个微笑.但我见到老人的微笑,却浑身冰凉.老人的微笑我无法形容,反正及其诡异. 老人就那样裂着嘴,诡异的笑着.
  
跟帖评论:   我就那样呆立在了原地,想要马上返身逃走,却挪不动脚步,好像被钉在了原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人诡异的笑着,笑着.随后老人直挺挺的起身,一步一步的向我走来.老人的动作僵硬异常,根本不像是活人,倒像是死尸.

  死尸,我脑中一个激灵,额头上冷汗立马冒了出来.还不待我有什么动作,老人已走到我面前,从近处看老人的笑容更加的恐怖,这哪里是人的笑容?

  老人就那样对着我笑,然后伸出了他那双干柴一般的手,伸向了我的脖子.而我却没法动弹,只能任老人的双手伸向我的脖子.

  我难道就要这样死了吗?山子怎么不来就我啊?
  
跟帖评论:   说实话,写的不怎么样,看不下去。楼主加油
  
跟帖评论:   谢谢批评,我会更加努力,请多多支持.
  
跟帖评论:   老人的手在我眼中慢慢的放大,然后枯瘦的双手掐住我的脖子,让我呼吸困难,全身冷汗直冒,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我被那种窒息的感觉惊醒,不过醒来时,四周一片黑暗,只有一些月亮从窗户里照进来.原来只是一个梦,真是虚惊一场,不过我的衣服却早已被汗水湿透.我看一一下表,才早上四点多,时间还很早.由于出汗过多,我嘴中干渴难忍,想起身喝杯水.但当然把目光瞥向桌子时,看到的东西让我从头凉到了脚.

  我看到黑暗中,椅子上坐着一个人,一个头发蓬乱瘦骨嶙峋的人.
  
跟帖评论:   我明明记得,山子出去时我锁好了门,而我的房间在三楼,要进来人也是绝对没有可能的.那椅子上坐的是谁?他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一声不响的坐在我房间里?我现在满脑子的疑问,我难道撞见鬼了?真是倒霉.

  人影背对着我,穿着破烂的衣服,佝偻着腰,月光照在他的身上,更增加了一层诡异气氛.而我坐在床上,冷汗直冒,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我平时奉公守法,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或鬼啊,可这个在我房中的人影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他是被我吸引来的?

  我的魅力有那么大吗?在说这个人影明明是个男的.


  
跟帖评论:   这真是个奇怪之极的场景,一间黑暗的房子里,一个人和一个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待在一起,却谁也不说话,房间中安静的可怕.

  我注视着那人的背影,可我越看越有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在那里见过.而当我终于想起我在那里见过这个背影时,我却又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不就是者来寨的老三爷吗?真是有点天方夜谭的感觉,老三爷怎么会在这里?他又是怎么进来的?我那天就觉的这个老头不正常,果然被我猜中了.

  可想来想去,我也想不出我到底怎么得罪了老三爷,让他不惜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吓我.难道他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还是他不是人?
  
跟帖评论:   顶,也欢迎到我的帖子《寻路》去坐坐。
  
跟帖评论:   我正在胡乱想着,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事还是发生了,老三爷的头微微的动了一下,然后慢慢的转了过来,我真的难以相信,一个人的头竟然能够转动那么大的角度.然后我看到老三爷的脸上是一个让人发寒的微笑,嘴角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裂开,眼睛睁的好大.老三爷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盯着我,诡异又可怕.

  我真恨自己怎么不当场晕过去,晕过去好歹也少些恐惧.但事实是我这会除了心脏狂跳冷汗直冒之外,根本没有一点要晕的迹象.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虽然天马上就亮了,但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再发生些什么.我必须要想些办法.
  
跟帖评论:   回复第22楼(作者:@羽箭离满弓 于 2013-07-16 11:17)   顶,也欢迎到我的帖子《寻路》去坐坐。   [来自手机网页版] ==========一定会去.
  
跟帖评论:   我会持续更新,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跟帖评论:   那就速度
  
跟帖评论: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着应该怎么办.想了一会我才想到开灯,真是够笨的,只不过在这种诡异的情况下,想到开灯的人也应该不多吧.我深吸一口气,平复了自己狂跳的心脏,右手颤抖着伸向墙上的电灯开关,目光却不敢离开人影.
  
跟帖评论:   看
跟帖评论:   少
跟帖评论:   “啪”的一声,整个屋子一下子亮了起来,但让我奇怪的是,椅子上却空空荡荡,那里还有人影.我揉揉眼睛,又仔细的看了看,但还是没有看到任何人影.我坐在床上,却不知怎么办,一下子有点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鬼也怕灯光?不会吧.

  一会之后,我才壮着胆子下床查看了屋子的各处,却没有任何的发现,好像那个人影凭空消失了一般.难道真是撞鬼了?还是一切只是幻觉?我自己也不知道.

  这回我可没有胆子关灯了,如果关了再遇上啥诡异的事,我哭都来不及了.
  
跟帖评论: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找到山子将昨晚的事告诉山子,山子听到我说的脸色不太好,但并没有多说什么,只不过摧促我快些去者来寨.

  在快要到达者来寨时,我们看到了一队送葬队伍,队伍中间是一口陈旧的棺材,棺材被四个人抬着.我们赶紧下车,找了个人问了一下才知道,棺材中躺着的不是别人,正是老三爷.而听到这个消息,我和山子怔在了原地.

  到底怎么回事?我们在做梦吗?(第五章完)
  
跟帖评论:   谢谢观看,请多多支持.
  
跟帖评论:   第六章即将上传
  
跟帖评论:   第六章:死人?

  老三爷怎么会死了呢?他前天不是还好好的吗?他又是如何死的?当我听到老三爷死亡的消息时,惊讶之余却实满脑子的疑问。好多好多的问题我都没有答案。山子的脸色也是极其难看,老三爷是我们唯一的线索,可如今却不知应为什么而死掉了,我们唯一的线索就这样断了,想想就让人生气。

  我们彼此没有说话,将脑子中的疑问强行压下,跟上了送葬队伍。死者为大,老人虽然没有帮过我们什么,但他毕竟是老人,就让我们送他一程。不过我们意外的发现,王全竟然也在送葬队伍中,先前看的不太仔细倒没有发现。

  王全见到我们脸上也有一点惊讶,但马上恢复如常。然后用他那充满方言的声音问我们道:“你们还没有回去吗?昨天一天没有看见你们,我还以为你们已经回去了呢。”

  “王大哥,我们还有些事没有办完,还不打算回去。昨天我们去县里办了一些事。”我说道。说完还不忘递给王全一根烟。看王全将烟点着,山子才说道:“王大哥,我想问一下棺材里的人是老三爷吗?”

  王全叹了一口气说道:“没错,棺材里的人是老三爷。”

跟帖评论:   “老三爷是什么时候死的?”山子问道。

  “昨天晚上。”听到老三爷是昨天晚上死的,我的心里猛然一凉。我又想到了昨天晚上的那个极其诡异的梦以及昨晚我房中的那个奇怪的人影。

  “那他是怎么死的?他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是不是突然得了什么病啊?”我急忙问道。

  “别说前天,就是昨天老三爷还好好的,可是今天早上他被发现死在了家里。首先发现老三爷死的倒不是我们村寨的,而是一个外村的人。那人原本准备请老三爷去给他家看看风水,天还没亮他就来请老三爷。可他一进屋却发现老三爷死在了房中,他赶紧又通知了我们。”王全边吸烟边说道。

  “那么说老三爷是昨天晚上死的,那怎么今天早上就急着去下葬呢?这似乎不太符合你们这里的丧葬习俗啊?”山子有疑惑的问道。

  “这怎么说呢?”王全叹了一口气,又看了看前边不远处被抬着的棺材,才小声的说道:“不瞒你们,老三爷的死相很不寻常。

跟帖评论:   t
  
跟帖评论:   "死相,那是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死相就是死人脸上的表情,”山子解释道,“死相分为很多种,其中的笑相和哭相是最不吉利的,但一般来说碰到笑相和哭相的机率非常的低。”

  听到山子的解释,我才有些明白,但马上我浑身打了个激灵,我又想到了昨天晚上梦中老三爷那诡异之极的微笑,难道······想到这里我急忙问王全:“王大哥,难道老三爷的死相是笑相?"我的声音有点发颤,心也在咚咚直跳。

  王全显然也察觉到了我声音的异常,但并没有询问什么。而山子已急忙说道:“阿羽,你怎么了是不是那儿不舒服?”

  “山子,我不是跟你说了我昨晚的梦吗?”山子立马想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变白了许多,但山子还是安慰我道:“别想那么多,也许是巧合也说不定。”

  “但愿是吧,”

  但真的是巧合吗?我自己都有点不相信。


跟帖评论:   “你们没事吧?怎么脸色有点不太好。”王全有点担忧的问道。

  “王大哥我们没事,你不要担心,你还是给我们说说老三爷的事吧。”山子赶紧说道,脸上勉强挤出一点笑容。如果让王全知道我昨晚做的梦,不知道他会是什么表情,应该比听到老三爷的死更加的惊讶吧。

  “好吧,不瞒你们说老三爷的死想确实是很罕见的笑相。但如果仅仅是笑相,那倒也没有什么,请来阴阳师做做法念念经也就解决了。但麻烦的是,老三爷的死相是笑相中最诡异最难以解决的一种——明笑。遇到明笑,俗话说阴阳师都要躲着走,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化解。唯一的办法就是尽早下葬,让死尸完全与外界隔绝,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此一听到老三爷的死相是明笑,我们一刻都不敢耽搁,一切准备妥当后,就打算立刻埋葬老三爷。”王权有些无奈的说道。

  “山子,明笑是什么?”我问山子道。听到我问的,王全向我投来疑惑的目光,我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对于这种东西,我根本就不知道。

  “明笑是笑相的一种,就是死人不闭眼,”山子向我解释道,说完又继续说道,“难怪老三爷会如此早的下葬,原来是碰到了明笑,及早下葬也是最好的办法了。”

  “可不是嘛,真不知道老三爷生前还有什么什么愿望未了,死后也不安宁,非要变成明笑尸。”王全有些无奈的说道。

  “王大哥那就不要担心了,明笑处理好的话也会没事的。”山子安慰王全道,山子的脸色也早以变成了平静之色。

  我们随着送葬队伍一直向前走去,又走了一会之后,王全突然说道:“我想起来了,还有一件奇怪的事。”

跟帖评论:   “什么事?”我和山子同时问道。

  “老三爷刚被发现死在家中时,他的手中握着一张纸条,他将纸条握的死死的,我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纸条从老三爷的手中拿下来。我们将纸条拿下来一看,只见纸条上写着三个字。字迹很潦草,好像是在很急的情况下写的。”王全说道。

  “还有这种事,那王大哥你知道纸条上的字是什么吗?"山子急忙问道。

  “纸条上写的是一线崖三个字。”

  “一线崖,那是什么地方?”我问王全道。

  王全缓声说道:“一线崖只是个很普通的地方而已,只是距离这里有点远。那里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老三爷会写那个地方。”王全说完便摇了摇头,似乎对老三爷为何会写下一线崖颇为的不解。

  “原来是这样。”我低声道。但我还是有许多问题搞不清楚。老三爷是怎么死的?他留的纸条又是留给谁的?难道是留给我和山子的?想到这里,我看了一眼山子,山子却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跟帖评论: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有点超出我们的想象,有些事情我根本想不明白,想不透,我始终如同雾里看花一般。

  一路上王全一直在说老三爷的事,可后面的我一句都没有听进去。我们又走了十几分钟后,似乎到了目的地,整个送葬队伍都停了下来。在我们面前不远处是一个刚挖不久的墓穴,几个年轻人坐在一旁喘着粗气。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要挖好一个墓穴,也确实有点难为人了。

  按照当地的丧葬习俗,在做了一些相关仪式后,老三爷的棺材被放进了墓穴中。有两位年轻人下到墓穴中,然后他们将棺材盖子一点点的挪开,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丧葬习俗,在填土之前要将死者的身体摆正衣物放平,还要在棺材里放入一些必要的东西。前来送葬的人都站在了墓穴边上,我和山子也挤上去,王全也站在我们的旁边。对于老三爷的死相,我确实挺好奇的。


跟帖评论:   随着棺材盖子一点点的挪开,我的心也咚咚的跳了起来,待棺材盖子完全揭开后,棺材中的景象确实让人有点毛骨悚然。只见棺材中躺着一个骨瘦如柴的老人,让人惊奇的是,老人的脸上不是慈祥安宁的表情,而是是一个十分诡异的笑容。老人的眼睛睁得好大,嘴角拉伸到半脸,形成一个难以形容的笑容,让人看着就会感到恐惧。周围的大多数人都发出叹息声,有人嘴里甚至还在低声骂着,看来明笑是很不吉利的。

  “啊”突然有人大叫一声。其他的人问发生了什么事,刚才的那人用颤抖的声音说道:“老,老三爷的眼珠在动啊。"
跟帖评论:   第六章完
跟帖评论:   欢迎大家观看,请多多支持。也望大家多提意见。
跟帖评论:   第七章今天更新
  
跟帖评论:   加加油
跟帖评论:   回复第46楼(作者:@飞翔的自由者66 于 2013-07-17 13:14)   加加油 ==========
  谢谢,我会继续努力的,希望您多多支持,幻境先在这里说声谢谢.
  
跟帖评论:   第七章:诈尸,匣子. 我赶紧向老三爷的眼睛看去,老三爷的眼睛真的在缓缓的动着,看到这诡异的一幕,我的脑子却一下子转不过弯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老三爷根本就没有死,这是他在跟我们开玩笑.可也不对啊,老三爷在昨晚就已经死了啊,这很多人都可以做证的.那现在的情况是......难道是尸变 ,可这也不太可能啊,现在大白天的哪会发生什么尸变.大白天的真是活见鬼了,老三爷已经死的不能在死了,到底是什么在做怪?难道真的是鬼. 而在此时,我似乎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腥臭味,还有点咸咸的感觉.
  
跟帖评论:   这种气味好像飘飘忽忽的,有点不太真切,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这种气味绝对存在,而且是从棺材中老三爷的尸体上散发出来的.站在墓穴边上的人大多都皱着眉头,就不知道他们皱眉是因为老三爷的诡异还是这腥臭的气味. 看着棺材中躺着的老三爷,以及他诡异转动着的眼睛,我们一时僵在了那里,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任谁平生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大脑都会空白几分钟的,等大脑恢复意识后恐惧就会马上涌进脑海,让你不自觉的直冒冷汗. 而在墓穴中的两人早已吓的脸色苍白,躲在棺材旁边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他们竟然忘了在第一时间爬上来.
  
跟帖评论:   回复第51楼(作者:@陈仓宝马颐 于 2013-07-17 19:01)   楼主写的很不错,谢谢分享   [来自手机网页版] ==========
  谢谢.

  我会努力写的更好.
  
跟帖评论:   我和山子意想不到的事又发生了,老三爷的眼睛在转了几转后,竟然直勾勾的看向了我们,这让我和山子心中猛然一凉,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我和山子面面相觑,脸色一下子变的惨白惨白.真是倒霉,连一个死了的老头都找我们的麻烦,好像是我们前世欠了他的钱没还似的. 一个死的不能在死的人,躺在棺材里,就那样直勾勾的瞪着你,并且脸上还带着一个诡异之及,让人看着就心里发寒的微笑,光想想就让人脚底发凉.可现在这种怪异之事却活生生的发生在了我和山子身上,并且还是如此的突然,我们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跟帖评论:   我和山子当即呆立在那儿,却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我们常久以来都接受的是唯物主义的教育,唯物主义教育我们要用科学去解释一切事情,可面对这种诡异之事,就算再精深博大的唯物主义理论也显的有些苍白无力. 面对老三爷尸体让人难以理解的行为,我们除了干着急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唯物主义真的完全正确吗?这个世界真的没有鬼神吗?我第一次对我所受的教育产生了怀疑. 还好,正当我和山子手足无措的时候,送葬队伍中一位年长的老人大喊了一声:“赶紧封棺.”这声大喊,让许多人从恐惧中反应了过来,大家开始手忙脚乱的准备封棺.
  
跟帖评论:   回复第55楼(作者:@我是木变玉旨 于 2013-07-17 20:18)   同关注,同顶   [来自手机网页版] ==========

  谢谢,一定.
  
跟帖评论:   在墓穴底部的两人,虽被早已吓的脸色惨白惨白的,但在听到喊声后,也回过神来,慌忙将棺材盖子盖上. “赶紧再下去两人,将棺盖钉死.”先前的那位老人又大声的喝道.在听到老人的喝声后,人群中胆子比较大的立马下去了两个人.我真有点佩服刚刚下去的两人,换做是我我肯定没有胆子下去. 两人下去后,上面的人又仍下去了一些锤子和钉子等东西,那钉子足有大姆指粗.看来他们早就做好了封棺的准备,只是他们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而已.我和山子也好想去帮帮忙,但我们似乎没有任何可以做的,只能在一旁焦急的等待.
  
跟帖评论:   接下来几分钟内,满墓穴都是咚咚的钉钉子的声音,而墓穴边上的人都焦急的注视着棺材,生怕又会发生什么事.不过,直到咚咚声结束,棺材完全被封住时,并没有发生其它的什么诡异的事,这让我们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来死尸就是死尸,就算是在什么机缘巧合下诈尸了,也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般的尸体而已,它能翻起多大的浪.说实在的,此时此刻,我倒有点可怜老三爷了,甚至走点儿看不起他.人死了也就死了,安安静静的去就是了,但老三爷却变成现在这般模样,真是悲哀.我却不知道,在这件事情上我的想法完全错了,死尸不一定要躺在棺材里的.
  
跟帖评论:   很抱谦,不知什么原因导致不能分段.
  
跟帖评论:   欢迎大家对本人拙作多提意见,我一定一一回复.拜谢.
  
跟帖评论:   棺材被封住,等墓穴内的人上来之后,墓穴边上的人就马上开始往墓穴内填土,这次我和山子倒能帮上忙,借了铁锹,也努力的向墓穴内填土. 人在极其恐惧的情况下,办事效率却快了许多,没有几分钟,整个墓穴便被土完全填住了,在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半人高的黄土堆.然后一些人便将招魂幡和柳丧棒插在了坟头上. 人们又在坟前简单的烧了一些冥币之后,就都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好像不愿意在这里多待片刻. 我和山子也没有多待,一会之后我们也和王全一起离开了.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我们的脸色都有点不太好,心情也沉重异常.
  
跟帖评论:   本人QQ:1161260673,欢迎大家家我.
  
跟帖评论:   本人QQ:1161260673,欢迎大家加我.
  
跟帖评论:   一路无话,各自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到达者来寨时,山子才停下来对王全说道:“王大哥,我们想去一趟老三爷的家?” 听到山子说的,我倒没有多少惊讶,我知道山子的脾气,问题没有弄清楚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但王全的脸色却变了变,然后才缓缓的说道:“你们怎么想要去哪里啊,你们刚才也看见了,老三爷已经成哪样了,你们这一去要是惹上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该怎么办?”我知道王全所说的不干净的东西是什么,但老三爷的诡异死尸我们都见识过了,还怕别的什么吗?但王全似乎被老三爷的死尸吓的不轻,不然也不会说出刚才的那些话.
  
跟帖评论:   山子摇摇头,缓声说道:“王大哥,老三爷的家我们一定是要去的,我们只是想搞清楚,在老三爷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变成现在那样.如今老三爷的尸体已经下葬,我们也无法查看,所以我们只能去他生前住的地方看看了,看看能不能找到些什么.” 王全叹了口气说道:“可......唉既然你们做了决定,那我也不拦你们呢,但你们去那里一定要小心.” “王大哥,你放心吧我们会小心的.”我说道,王全微微点头,但还是满脸担忧之色. 随后我们向村寨中走去,在王全家门口和王全分开后,我和山子便径直向老三爷的家中走去.
  
跟帖评论:   老三爷的家本来就不在者来寨内,平常也很少又人去,现在出现了那么诡异的事去的人就更少了.我和山子没几分钟就到了老三爷的家,老槐树依就长在哪里,还是那样的茂盛,磨台也还是原样,没有什么变化,唯一与前天不同的是,磨台上的磨盘不知何故被推倒在磨台上.
  老三爷的土胚房孤零零的立在那里,落寞无声.房子的木门是关着的,山子推门进去,木门立即发出了咯支咯支的声响.刚进去之后,一股霉味扑面而来,接着是一股汗臭味.我这次可以说是第二次进这个屋子,第一次是在昨晚的梦中,不过我现在看到的屋中的景象竟然与昨晚梦中的一模一样.
  
跟帖评论:   这自然让我心中一惊,但这次我并没有告诉山子,这么多的诡异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我知道山子的脑子现在也一定一片混乱,告诉他也是让他徒增烦恼而已.
  屋中只有一个土炕,一个破旧桌子和一把椅子,在土炕上除了一些破烂不堪的被辱和一些破旧衣物外,没有其它任何东西.在桌子上也是如此,除了一个破瓷缸子之外,没有任何东西.
  在土炕正对面的墙上是一个小门,连接者一个小房间.我猜这个房间可能是老三爷的厨房.我进去一看就知道我猜的果然没错,在小房间中靠墙是一个小型的灶台.在墙角堆着一些袋子,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
  
跟帖评论:   我想要去看看袋子中装着什么,可我刚走一步就踩到了一个东西,我低头一看似乎是半块砖头,可仔细一瞧又觉的不太像,砖头的颜色应该不是黑色的吧,可我脚下的东西却是黑色的.
  我好奇心大起,忙把那东西捡起来,仔细一看,这个黑乎乎的东西竟然是一个匣子.
  匣子很轻,非金非木,也不知到是用什么制成的.匣子的表面绘着一些精美的图案,所有的图案都用一种红色物质绘制而成,黑色的匣身加上红色的图案,有一种极庄重的感觉.
  匣身完好无损,图案也极其清晰,在正上方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四周是一些花鸟虫兽的图案.

  
跟帖评论:   大家看完后,幻境希望大家能在这里留下一些足迹.
  
跟帖评论:   回复第68楼(作者:@没人用此孔 于 2013-07-18 16:48)   额~我乱了 ==========你怎么乱了,如果我写的不好,欢迎多提意见,我一定会努力的哦.
  
跟帖评论:   等等,含苞待放的花朵?我似乎想到了什么,却又一下子抓不住.
  是什么呢?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想起来.
  对了,这个图案不是和那个铜片正面的图案一模一样吗?想到这里我又喜又忧,连匣子中装的是什么都顾不上看,就赶紧将匣子拿出去给山子看.
  山子看见匣子时,脸上也出现了惊喜的表情,忙问道:“阿羽,你是怎么发现它的?”
  我将发现这个匣子的过程对山子说了一遍,山子听后也无奈的笑笑,这个在我们眼中如此重要的匣子竟被胡乱的仍在了地上.
  “山子你说这个匣子大概是什么时候的?”我问山子道.

  
跟帖评论:   “我看不出来,以前根本没有出土过这种样子的东西,还有这材质也不知道是什么.”山子有点无奈的说道.
  “看上面的图案似乎这个匣子,和铜片应该是同一时代的东西.我说道.
  “嗯,他们应该是出自同一个地方,或者说出自同一个民族.”山子沉声道,脸上是难掩的兴奋.
  “这么说,这个匣子或许就是出自那个消失的民族,或是圣城?”我也惊喜的说道.
  “都有可能,现在别想那么多了,想再多也没有用,现在最重要的是看看匣子中到底有什么.”山子说道.
  山子说完便缓缓的打开匣子,但让我们惊讶的是匣子中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任何东西.
  
跟帖评论:   还有在匣子打开时,一股很浓的腥臭味扑面而来,还带有一股淡淡的咸味.我闻到这种味道时,猛然一恶心,当即在一旁吐了起来.山子也是一脸的难受,在强忍着吐意.
  这个气味不正和老三爷尸体上的味道一模一样吗,这是到底怎么一回事?
  
跟帖评论:   第七章完
  
跟帖评论:   记号
  
跟帖评论:   第八章即将更新.
  
跟帖评论:   第八章:一线崖
  匣子里竟然什么都没有,我和山子又是空欢喜一场.
  这种腥臭味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老三爷的尸体上也会有这种味道?这个精美的匣子又是干什么用的?老三爷怎么会有这个匣子?当看到匣子里没有东西时,我们有好多好多的问题没有答案.更可怕的事,对于圣城我们又一点线索都没有了.我们好像绕了一个大圈子,又回到了原点.
  
跟帖评论:   郁闷呐,唉。

《祁连山诡异录》祁连山中到底隐藏什么?是一座死城

《祁连山诡异录》祁连山中到底隐藏什么?是一座死城

《祁连山诡异录》祁连山中到底隐藏什么?是一座死城

《祁连山诡异录》祁连山中到底隐藏什么?是一座死城

《祁连山诡异录》祁连山中到底隐藏什么?是一座死城

《祁连山诡异录》祁连山中到底隐藏什么?是一座死城

《祁连山诡异录》祁连山中到底隐藏什么?是一座死城

《祁连山诡异录》祁连山中到底隐藏什么?是一座死城


跟帖评论:   楼主继续,不过要说的是,古罗马人是地中海人群,身材并不比汉人高大,大多数是黑发黑眼,当然不排除军队中有征召被征服民族.历史有关的很抓人眼球,希望继续精彩...
跟帖评论:   回复第79楼(作者:@生活好腾 于 2013-07-18 21:40)   郁闷呐,唉。 ==========我才郁闷啊,刚写了几百字,一按回复不知道那里去了.
  
跟帖评论:   回复第80楼(作者:@jhgaa 于 2013-07-18 21:49)   楼主继续,不过要说的是,古罗马人是地中海人群,身材并不比汉人高大,大多数是黑发黑眼,当然不排除军…… ==========谢谢您的提醒,以后我会注意.还有为了文章需要,后文有些历史可能在史书上找不到(也就是说是我自己写的),但大概事情历史上还是有的,请多见谅.希望对拙作多提意见,大家一起讨论.
  
跟帖评论:   山子已经把匣子合上了,他的脸色有点难看,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匣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在旁边吐了一会之后,才感觉好了许多,房子中的那种腥臭味也变的很淡很淡,几乎已经难以闻到了.
  我走到山子面前对他说道:“山子,这腥臭味到底是什么,怎么会这么臭啊?”
  “这种腥臭味到底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可早上在墓穴边我似乎也闻到了这种味道,不知道是不是我闻错了.”山子有些疑惑的说道.
  “应该没错,因为早上我也闻到了.”
  “你能确定,早上闻到的气味就是盒子中的这种气味?”山子问道.

  
跟帖评论:   “我当然可以确定了,你也知道我对各种气味特别敏感,根本不可能闻错.”我说道.
  “这么说的话,事情倒有些奇怪了.阿羽你说这个匣子是干什么用的?”
  “应该是装什么东西的吧,不然还能有什么用.”
  “装什么东西,”山子沉默了一会又说道,“难道老三爷的死与这个匣子有关?”
  “你是说老三爷的死不是自然死亡?”我急忙问道.
  “嗯.”山子答到.

  
跟帖评论:   “那他是怎么死的,难道是吃了这里面的东西自杀了,这也不太可能吧?”
  “这个现在也说不清楚.”山子无奈的说道.
  “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办,老三爷也死了,我们又没有一点线索了.”我有些无力的说道.
  “不阿羽,你忘了我们还有一条线索.”山子肯定的说道.
  “什么线索?”
  “一线崖.”
  
跟帖评论:   一线崖,老三爷纸条上写的一线崖?可这与我们有什么关系,我真有点搞不明白山子是怎么想的.于是我又问山子:“山子,你怎么想的,这一线崖与我们没有一点关系啊?” 山子看着我说:“这个我知道,你说如果那个纸条是老三爷留给我们的呢?” “啊,这有点不太可能吧,老三爷那天对我们的态度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会好心给我们写纸条?”我有些疑惑的说道.老三爷会给我们留纸条,他知道我们还会再回来?说实话我根本就不相信. “正常状况下可能不会,但如果是什么紧急情况呢.”山子有些神秘的说道.说完向我扬了扬手中的匣子.
  
跟帖评论:   紧急情况?难道老三爷是在知道自己命不久已的情况下写给我们的,不过这么说的话,倒也能勉强说通.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我还有一些不明白的地方.首先老三爷是怎么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的?其次他为什么写一线崖而不直接说明他的死忘原因?还有就是他为什么要写给我们?最后的一个问题是山子猜想正确的情况下的.
  我心里真不是滋味,一个老头,活了那么大岁数,也早就活够了,死就死了.可死也死不安宁,还留下这么多的疑问,让我和山子大费脑筋.
  可又有什么办法呢?看来老三爷是吃定了我和山子.姜还是老的辣啊,死了也不让人清静.
  
跟帖评论:   我在心中将老三爷骂了一会,才向山子说道:“山子,如果真像你说的,我们难道要去一线崖?”
  “对,我们必须去一线崖,在那里我们可能会发现一些什么.”山子极为肯定的说到.
  “现在也只能去看看了,希望不是老三爷在耍我们,不然我们后悔都来不极.”
  现在也只能去一线崖看看,至于会有什么发现,谁也说不准.

  接下来,我们又仔细的查看了这里,但却什么都没有发现,这自然又让我和山子失望了一番.
  好多的疑问我们都没有答案.
  查看无果,我们便没在这里多待,又向者来寨中走去.我们要去一线涯,但缺一个向导.
  
跟帖评论:   回复第87楼(作者:@南山幻境 于 2013-07-19 13:40)   紧急情况?难道老三爷是在知道自己命不久已的情况下写给我们的,不过这么说的话,倒也能勉强说通.俗话…… ==========
  
跟帖评论:   蛮不错的,呵呵

《祁连山诡异录》祁连山中到底隐藏什么?是一座死城

《祁连山诡异录》祁连山中到底隐藏什么?是一座死城

《祁连山诡异录》祁连山中到底隐藏什么?是一座死城

《祁连山诡异录》祁连山中到底隐藏什么?是一座死城

《祁连山诡异录》祁连山中到底隐藏什么?是一座死城

《祁连山诡异录》祁连山中到底隐藏什么?是一座死城

《祁连山诡异录》祁连山中到底隐藏什么?是一座死城

《祁连山诡异录》祁连山中到底隐藏什么?是一座死城


跟帖评论:   回复第90楼(作者:@博士女行 于 2013-07-19 16:33)   蛮不错的,呵呵 ==========
  谢谢夸奖,请多多关注,幻境会继续努力.
  
跟帖评论:   谢谢分享,不过已经知道了。

《祁连山诡异录》祁连山中到底隐藏什么?是一座死城

《祁连山诡异录》祁连山中到底隐藏什么?是一座死城

《祁连山诡异录》祁连山中到底隐藏什么?是一座死城

《祁连山诡异录》祁连山中到底隐藏什么?是一座死城

《祁连山诡异录》祁连山中到底隐藏什么?是一座死城

《祁连山诡异录》祁连山中到底隐藏什么?是一座死城


跟帖评论:   但这个向导要找谁呢?想来想去我们还是选择找我们在者来寨的唯一熟人王全.因为王全以前去过一线崖对那里的各方面情况都比较熟悉,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和王全认识,这可以免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有了决定,我们便去找王全.王全见到我们去老三爷的家之后还好好的,自然是很高兴,他问了我们在老三爷家里见到了什么,有没有发生什么事之类的问题.我们都仔细的回答了,唯独精美匣子的事我们只字未提.
  当我们说明我们的来意后,王全的脸上先是惊讶,然后是很难为情的表情.他表示他不想去一线崖,但到底是什么原因他倒没有说.

  
跟帖评论:   回复第93楼(作者:@呆瓜羊侔 于 2013-07-19 17:45)   收藏了,值得一看   [来自手机网页版] ==========
  谢谢.
  
跟帖评论:   不过在我和山子好说歹说之下,王全也终于答应带我们去一线崖,不过我们也答应王全给他一些钱做为报酬.毕竟要耽误人家几天的时间,不给人家一些报酬,我们也过意不去.
  我们商量好明天一早就动身去一线崖,听王全说,去一线崖如果步行的话大概需要两天半,如果是开车的话也要一天半.开车只能在前面一段路,且路也不太好走,而后一段路只能靠步行.
  说好一切后,我们便动身离开了王全的家.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多,我们除了早上吃了一些东西外,到现在还没有吃任何东西,先前还不觉的饿,可现在却饿的难受,浑身似乎没有一点力气.
  
跟帖评论:   写的不错,楼主加油!
  
跟帖评论:   回复第99楼(作者:@whm1972 于 2013-07-19 18:53)   写的不错,楼主加油!   [来自UC浏览器] ==========谢谢,幻境会继续努力.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