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

每晚我都被梦中的男鬼抚摸 甚至是…我爸找人看了说是我有冥婚在

鬼故事 https://www.szbce.com 2021-04-15 18:15 出处:网络 作者:倾丶洛汐编辑:@鬼故事
这个的转载的哦!!!还在连载中 床头的手机显示着时间是凌晨一点三十五分。我醒来了。这已经是连续第七天了。在梦里,总有一双手抚摸着我的身体,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真的就是每一个部位啊,你能想到的,想不到的
这个的转载的哦!!!
还在连载中

        每晚我都被梦中的男鬼抚摸 甚至是…我爸找人看了说是我有冥婚在


床头的手机显示着时间是凌晨一点三十五分。我醒来了。这已经是连续第七天了。在梦里,总有一双手抚摸着我的身体,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真的就是每一个部位啊,你能想到的,想不到的,都有摸到。而且我清楚的感觉到,那双手是冰冷的,没有一点温度。
  不管我怎么害怕,可是身体就像是鬼压床一样,怎么也动不了。那双手的每一个动作,我都清晰的记得。他摸的额头,我的脸颊,我的唇,我的脖子,我的胸口,我的小腹,我的腿。甚至在那双冰冷的手,摸到我xx的时候,我就连哭都哭不出来。
  每次能动的时候,都是一点三十五分。一分不差的睁开眼睛。
  我是一家古玩店老板的女儿,我爸一直卖古玩的。他不学道,但是他了解一些。我爸看着我不太对劲,就让问了我发生了什么。我很小就没妈妈了,这种事情,我怎么好跟我爸说呢。
  我在这样情况发生的第二天,我就上网看了。有人说在枕头下放剪刀,也有人说挂桃木剑,五帝钱什么的。我家就是买古玩的,这些东西都有,甚至我能保证,比是我在房间放的都是正品啊。
  可是一点用也没有,这种事还是连续了七天。
  昨天我厚着脸皮跟我爸说了。我当然没有说那双手连着我那个地方也摸了。我只说是他摸我的手啊脚啊什么的。当着爸爸的面,我还是不好意思说出来的。
  爸爸是今天带我去找了我们这里的风水先生的。一个很年轻的风水先生,还带着一只耳钉。要不是之前见过他,我爸也认识这个先生,怎么也想不到他是个懂风水的。
  要说我见过他吧,那是在好几年前,他拿着一个鲁班锁的盒子让我直接拆底板。拆了之后,他拿走了盒子中的符印,盒子,连带着里面的东西都送我了。其实那盒子应该值不少钱呢。
  那风水先生说,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个没法解除的。死了都不行,只有等投胎。何必为难他呢。我爸跟他起了争执,甚至还打了他一拳,他都没有还手的。
  他们说的话,我听不大懂。好像说什么冥婚的  回到家,我爸把我叫进了他的藏珍阁,其实就是他房间里的一间加了防盗锁,摄像头,还还是保险箱的小房间。里面的东西都是不卖的镇店之宝。
  他在一个保险柜里拿出了当初那个鲁班锁的小盒子。里面有着纸做的小小的红衣服,红鞋子,簪子手镯。 这个故事我很喜欢 写得很好 希望你们能喜欢 我是直接上楼,反身就关房门。抱着我房间那桃木剑哆嗦着。
  二十几分钟之后,我爸敲门了。我开了门,我爸看我那样子说道:“他在哪?这个你不能躲着,要好好谈。满足他要求,劝他走啊。”
  “可是,可是我也怕啊。”我都快要哭出来了。以前他是在梦里,可现在他却成了曲天,能真的出现在我面前的人。
  我爸问了我今天的情况,我如实说了。我爸沉默了好一会,道:“是冥婚,他就会主动来找你。我跟他谈。”
  我点点头,第一次觉得爸爸那么好。
  那个晚上,我没有睡着,是紧张的,而这次也没有像那天那样迷糊着睡着了。所以我睡着的时候,大概是五点多了。
  而我醒来的时候,是中午十二点。下了楼,我的眼睛都还是半眯着的,在楼梯上差点就摔了,还好扶住了扶手啊。这么一惊,我一下醒来了。接着更让我惊讶的是,在一楼的店面里,曲天正拿着一个罗盘把玩着。
  罗盘啊!他。。。他到底是谁?如果是鬼的话怎么能摸罗盘呢?如果他不是,昨天的事情怎么解释。真正的曲天也没有任何理由来我们家的啊!  曲天在我惊讶的时候回头看我一眼,说道:“你爸去泡茶了。或者说是我们爸爸。”
  他话的意思就是。。。冥婚?“你到底是谁?”我的声音都在发抖着。目光落在他把玩着罗盘的手上,那双手,在夜里抚摸我的身体,这个认识让我惊恐浑身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曲我笑笑,才说道:“你老公。”
  “我们没结婚。”
  “有结婚证的。”
  “你。。。你拿来看看。”
  “在判官那。”
  我愣了一下,判官啊?判官啊!
  “你。。。你真是。。。为什么是我?”
 “你自己签的通阴文书,我还想说呢,怎么就不是一个漂亮点的妞啊。”
  这时我爸端着功夫茶出来了。那黑色的沉香木盘上三只小小的茶杯。他说道:“可人,坐下来好好说。”
  我爸把-茶盘放在了一旁的圆桌上。曲天走过去,倒是熟练的做着功夫茶的那套程序。我是不敢做他身边的。看着他就像正常人的模样。但是他绝对是个鬼啊。而且还是一个能碰触罗盘的厉害的鬼啊。所以,我是缩在我爸身后的。 曲天的手僵在那门把上,顿了一下道:“人前你叫我曲天吧。但是我不是曲天!他已经死了。阳寿耗尽而亡的。”
  说完,他就进了房间关了门。这。。。我都还没有提我的要求呢,就这样结束谈话了?
  我踢开那些垃圾,走到了另一间房间。还好,他没有要求我做那啥那啥啊。看这场面,应该是他从我们家出来后就直接回来了。而丽丽在这里大闹了一场。然后丽丽搬出去了,房子成了这个局面。
  我没心情收拾,直接把那小房间里的唯一的家具,一张小小的竹子床整理一下。把我从家里拿来的毯子卷上。现在我是心里乱什么也不想做啊。
  这房子是老房子,隔音不好。能听到隔壁家传来的那种特殊情况下的声音。“嗯嗯啊啊”的,说不定还就是我们学校的同学呢。毕竟这里很多房子都是我们那学校的人租的。
刚才他说他不是曲天。那么他是谁呢?既然房子隔音差,而且隔壁还越来越大声的。我干脆也大声喊道:“喂!隔壁六十岁的老头,你叫什么名字?”  沉默,隔壁没有任何的回应,一直都在沉默中。
  算了不回答就算了。反正我刚才的话里直接叫人家六十岁的老头也够不礼貌的。只是现在渐渐熟悉了这里,感觉不是那么恐怖了,所以语言上也有些放开了。
  就在我打算就这么缩一晚,明天再去买东西过来的时候,对面传来了声音。
  “岑祖航。”
  岑?岑祖航?我愣了一下。岑这个姓氏,我听我爸说过的。我们家那古玩店里,一些镇店不卖的宝贝就是从岑家那来的
。  据说岑家是一个风水世家,还是很出名的。然后几十年前,突然就全村人都死了。他们遗留下来的那些道法上的宝贝就是那个时候流出来了。在我们这城市里,做古玩的店里,多少有一两件岑家那时候流出来的东西。
  想想啊,整个村子的人都死了。而整个村子都是学风水的。那什么罗盘啊,寻龙尺啊什么的,那是家家有啊。不怕鬼的,就去那村子找找,找到的就是你的了。警察都不敢干涉这个的。
  “喂,今天你拿着的那个罗盘不会是你们家的东西吧。”岑家那个时候出事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呢。我们家到底有几样东西是岑家的,我也不知道。
  我的这个问题之后,还是沉默,一直没有回答。我就这么缩在那毯子下,迷迷糊糊的,脑袋空白着,渐渐睡着了。
  当我睡醒的时候已经是快中午了,曲天不在。我就一边打扫卫生一般思考,他和我的距离。
  不是说他不能离开我太远吗?这个距离有没有什么特定数字啊?这个可绝对是他的软肋,以后可以拿来威胁他的。
  下午,我给好朋友覃茜打电话,让她陪我逛街买点东西。真要住下,要买的东西一大堆啊。女生逛街什么的,聊天说八卦很正常。覃茜跟我说了曲天那次赛场上假死醒来之后就跟丽丽提出了分手。昨天丽丽就和他闹翻了。好像曲天说是外面有小三了。
  我就笑笑,道:“没结婚,说不上谁是小三吧。”我不会告诉她,现在我已经和曲天在一套房子里住了。只是在一套房子里啊。一会那么多东西,我也不能让她帮忙拿的。怎么弄得我好像真是小三一样啊。
有 马上更新哦

        每晚我都被梦中的男鬼抚摸 甚至是…我爸找人看了说是我有冥婚在


曲天一直体育都挺好的,但是打篮球也没有好到进校队吧。他不会就这么简单的去挑战校队的。只有我知道原因。因为他不是曲天,他是岑祖航。  比赛开始了,有女生欢呼了起来。本来就是一场挑战赛的,胜负跟运动会无关。而班队真心不是校队的对手。
  几分钟之后,校队开始骄傲了,借着休息的时候,有人用喝光水的空矿泉水瓶砸喜欢的女生。班队这边也放松了下来。只有曲天,他似乎很努力很努力的了。但是局面并不好。
  我缓缓吐了口气,目光无意间看到了我身旁的人。我的心跳一下就漏了拍。
  不可能那么简单的。我肯定。等我回到房间就接到了覃茜的电话。她说,今天下午曲天突然去挑衅校篮球队,约好了今晚去室内球场打球。告示下午贴在了学校宣传栏里。问我去不去看。
  我缓缓吐了口气,目光无意间看到了我身旁的人。我的心跳一下就漏了拍。
  身旁的男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吧。穿着黑色的衣服,长袖的。盘扣,对襟,很中式的样子。头发比较短,五官很立体。  他大概感觉到我在看他了,转过头,对我微微一笑。
  覃茜拍拍我:“看什么呢?眼睛都不眨的。”
  我看了看覃茜,看看那在我身边对我微笑的男人,做了个深呼吸,道:“看外面,好黑啊。”
  “怕什么,那么多人在这里。”
  她当然不怕啊。因为她看不到坐在我身边的那个。。。鬼。
  我缓缓看向球场上的曲天,那个是岑祖航的话,我身边这个是谁?如果我身边的这个是岑祖航,那么在打球的那个是谁?
  这时,我的脑海里听到了一句话。是的,是我的脑子里听到的,没有经过耳朵的声音。那句话是“打完球,他的心愿了解了,他就会离开了。”
  我坐在椅子上,心跳都是加速的,尽管身旁的鬼没有再看我,但是我还是很紧张啊。
  “喂!”覃茜说道。我惊了一下才发现球赛已经结束了。我看向身旁,那鬼已经不见了。
  “你到底怎么了,心不在焉的?”覃茜问道。 还以为没有人看,正打算睡觉的

        每晚我都被梦中的男鬼抚摸 甚至是…我爸找人看了说是我有冥婚在


还有那么多没有睡觉的,你们不困吗

        每晚我都被梦中的男鬼抚摸 甚至是…我爸找人看了说是我有冥婚在

“曲天让我去的。”我的语气弱了下来,我很希望我爸能说,他帮我顶着,让我不要去。可是在听到我这句话之后,他竟然说道:“那,那你就去吧。你多注意安全啊。那个,我房里那个真的五帝钱,你拿去啊。
  我心中很是失望,之前我爸还说会帮我的,现在那阿姨一出现,我就被我爸推出去了。这我能不多想吗?
  收拾了一下东西之后,我就出门了。在走之前,我看也没看那阿姨一眼啊。
  岑家村很少有人进出的,因为那在传说中是个鬼村啊。曲天拦下的士,说要去岑家村的时候人家直接说不去。第二次拦下的士,他聪明了,说去那xx镇。人家才开始谈包车价格。
  车子飞驰上高速的时候,我的心一直再狂跳着。不安的感觉蔓延我全身。我不知道我会遇到什么。那是有名的鬼村啊。暗暗叹气的时候,手上一个力道握住我的手。我转头看去,曲天正看着我,微微一笑,道:“放心,在岑家村我还不至于栽的。”
  前面的司机一听我们要去岑家村就说道:“你们要去岑家村啊!我只送你们到镇子啊。”
  我看着曲天皱皱眉也没有说什么。
  之后,我们果然被丢在了那xx镇子上,据说从这里到岑家村还有十多里路呢。十多里不会是要用走的吧。就算我今天真的穿着运动服和板鞋,但是也不至于就真的要走个十多里路吧。
  我是很不乐意地站在路边嘟着嘴。曲天却一点也没有受影响的开始找车子去岑家村。一开始,他说的是去岑家村的旧址,问了在那停着的好几辆的士,答复都是不去。
  然后他就开始改变了话。跟一些三轮车(我们这里特别的一种跑农村的交通工具。)司机说,包车去岑家村的。
  问了好几个司机,才有一个愿意去的。还说好了,只送到村口啊。上了那三轮车,我就皱眉了。竖着的凳子上全的黄土灰啊。用湿纸巾擦了好几次,才坐下的。
  曲天看着我这个动作,撇撇嘴道:“那么在意的话,下面就穿黑色的运动服来吧。”
  “你不用洗衣服你当然不管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他这个岑祖航,当了那么多年的鬼,永远都是那套衣服。而他当曲天那么多天,换下来的衣服,就这么直接丢在洗衣盆了,不洗的。好在曲天平时就是一个比较注重形象的人,所以他的衣服很多套,应该也足够这个岑祖航轮着穿一个星期的了。
  车子摇摇晃晃地开向了那岑家村。虽然跑的是水泥路,但是我还是觉得这车子很不舒服。
  坐在我对面的曲天在沉默了好一会之后,突然问道:“曲天家有没有钱啊?”
  “我怎么知道?我和他又不熟。你就应该去问下丽丽的。好像他们都已经见过双方家长了的。”
  “嗯,那我过几天去曲天家看看,要是有钱的话,我就买辆车子好了。”
  这人占着人家儿子的身体,还想着去享受人家儿子的福利了。
  摇晃的三轮车,在水泥路的尽头停了下来。我从车子上跳下来,在眼前的是一棵高大的榕树,树下有着社庙。
 

        每晚我都被梦中的男鬼抚摸 甚至是…我爸找人看了说是我有冥婚在

困啊,可是有人看,我就好高兴,所以在坚持会
门外,三个鬼鬼祟祟的男生就惊住了,然后他们呵呵笑道:“我们想来问问,有水吗?口渴了。”
  我双手按着狂跳的心,白了他们一眼,他们三个绝对是故意的。
  不仅我是这么像的,大家都这么想的。一些女生就嚷着让他们回去埋伏去吧。丽丽直接拿着一瓶矿泉水就砸了过去。
  曲天关了门,回来了斗地主的行列中。
  丽丽在在身旁,低声问道:“听说,你学风水”
  曲天没有回答。
  “学这个干吗,这么危险的。”
  曲天依然没有回答。反而是抬头看了我一眼,我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是要赶我走呢。而丽丽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向了我。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我赶紧扯着覃茜道:“走了。我们先走吧。”
  “不要吧,好不容易有机会玩这个呢。”
  “走吧。”我哀求着。毕竟是好朋友啊,覃茜虽然不甘心,但是还是起身打算跟我先离开了。她跟着这里的主人,那个油画的女生说了一声,就朝着门外走去。就在我们走到门边的时候,敲门声再次响起了。
  覃茜手抓着门把,吼道:“你们还没有玩够啊。”她正准备打开门的手,却被曲天一下拉开了。
  曲天那严肃的样子,让大家都跟着紧张了起来。
  “曲天。”我低声呼着,心里有着一种很恐惧的感觉,就好像心脏是在嗓子眼这里跳动的。头发一根根都要竖起来了。
   一些胆小的女生都抱在了一起。覃茜也紧紧抓着我的手臂,退后了好几步。我也怕得有种腿软的感觉了。她这么压过来,我都感觉自己站不稳了。
  那高大的男生,拿出了手机,拨打着电话。估计是给外面埋伏的那三个男生的。可是几秒钟之后,他只能说道:“手机没有信号。”
  曲天说道:“这里已经成了死房子了。就像在坟墓里,怎么可能会有信号呢?”
  边说着,他边从牛仔裤口袋里掏出了一枚铜钱,用三山诀捏着,往门背上用力一敲。发出了清脆的“哒'的声音。
  这个声音之后,那敲门声就消失了。大家都看向了曲天,等着他给出解释。
  那高大的男生再次拨打了电话,这次打通了。他朝着手机中喊道:“喂,你们三个在外面干嘛啊?怎么不电晕那敲门的人呢?”
  这里虽然有着十几个人,但是大家都很安静,所以能听到听筒中传出的声音:“没人敲门啊。外面根本就没人啊。外面一直看着呢。”
  有点女生惊叫了,我被覃茜扑了一下,直接腿软地坐地上了。
  曲天回过身,说道:“没事了,它今晚不会回来了。但是明晚就不一定了。这房子不能住。明天就搬吧。”
  那油画女生一下就哭了起来:“我就知道是闹鬼的。我就知道。我睡着的时候,它说我抢它房子的。”
  那高大的男生说道:“曲天就不能赶走吗?人家学风水不都有那种厉害的招的吗?”
  “那也要看值不值得啊。这种房子,没有阳台,没有大窗子,跟死房子差不多了。现在不是人家来打扰豆子,是豆子抢了人家房子。难道还要我赶人家走?讲点道理吧。想平安,明天就搬了。然后明天下午五点多,去十字路口烧点纸钱元宝,就算是给了人家这段时间的房租,让它不至于还去找你要钱吧。”
  覃茜也知道是她扑我倒的。所以赶紧把我扶了起来。
  那叫豆子的女生已经哭得什么也不会说了。最后还是那高大的男生先说话了。“曲天,那,门外的那三个怎么办啊?”
  “没什么啊。该回去的就回去吧。我也先回去了。”
  曲天刚要走,我本来是想跟着他走的。至少跟着他安全一点啊。可是身后的丽丽却冲开了我,上前就抓着曲天的手臂,道:“曲天,能送我会学校吗?我怕。”
  曲天没好气地说道:“那么多人回学校呢。”
   我脑袋里飞快地想着。这个时候,如果我和曲天一起走的,然后大家都能看到我们进同一栋楼,同一楼口,说不定还能看到是同一房子灯亮。那么就难解释了啊。所以我马上露出了微笑:“就是啊,曲天,你送丽丽回去吧。”
  覃茜猛地拉我的衣袖,压低着声音说道:“他们分手了。我不是告诉过你吗?”
  曲天也看看我,然后缓缓吐了口气:“走吧。”当然那是跟丽丽说的。
  我们一群人也跟着曲天出门了,其实大家都怕的。豆子也决定去学校跟同学挤一张床去。也跟着我们一起走了。
  下了楼,就要分开走了。我是一个人往那楼口走啊。一个伴都没有。这里还是老旧的楼,连个路灯都没有几盏是好的。
  我和他们一分开,就更加的害怕了。心里满心都是那敲门声,还自行脑补了很多东西。想象着我们在坟墓里,那鬼晚上回来敲门了。
  结果我是怕得脚都软了,压根走不了路。最后直接靠在那楼口的墙,就蹲下了,呜呜地哭了起来。
  都那么晚了,我就是在这里哭也没有人会理会啊。而且这个时候,我还真不希望有人理会呢。总觉得出来个人,我会更加害怕的。我会把他当成鬼的。
  我看着四周,刚才还能听到同学的声音,现在一点声音也没有,一点人影也没有了。
  曲天啊,快回来吧。我开始后悔让他去送丽丽了。
  人紧张的时候,会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再慢也会有到头的时候啊。在我已经哭得没有眼泪了,已经不再那么害怕的时候,曲天出现了。
  他是慢悠悠地从那路上走过来的。看到我蹲在哪里的时候,才稍稍加快了一些脚步,走过来问道:“不回去?” 睡觉了。今天就更新到这里了。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