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

【直播】有些东西。。永远不要触碰。。否则将万劫不复

鬼故事 https://www.szbce.com 2021-08-01 15:35 出处:网络 作者:待命Timor编辑:@鬼故事
世上有一种屋子,屋门永远开一半,关一半。不了解它的人,只是感觉屋子周围有些冷清。而真正懂行的,会尽量躲着它走。

        【直播】有些东西。。永远不要触碰。。否则将万劫不复

世上有一种屋子,屋门永远开一半,关一半。不了解它的人,只是感觉屋子周围有些冷清。而真正懂行的,会尽量躲着它走。 这种屋子,叫做空亡屋。而我,正好是其中一间空亡屋的屋主。
  我叫赵莽,生来平凡,既没有阴阳眼,也不能通灵。而我之所以住进了空亡屋,是因为撞进了一场活人与死人之间的婚礼。婚礼上,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几年前我从大学毕业,始终没有找到工作,一直借住在舍友薛倩家。他们家在城乡结合部,房子有点老,不过总算有个落脚的地方。
  这天吃午饭的时候,薛倩告诉我:“老赵,今天晚上你得在外面过一夜了。我家里面有点事。”
  我呆了一下,紧接着露出一副“我懂得”的表情来。我拍了拍薛倩的肩膀,笑着说:“注意身体啊。” 薛倩笑了笑,没有说话。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他的笑容有些勉强。
  薛倩这小子是个纯爷们。但是据说小时候他们家出了点邪乎事。薛倩差点死了,他老妈四处求神拜佛,也不知道听了哪位高人的,给他取了个女孩名,当成个姑娘养。多少年来,薛倩对他这名字耿耿于怀,但是家人就是不同意改名。所以只好这么叫下来了。
  傍晚的时候,我征用了他那辆破自行车。简单的交代了两句,就骑车离开了。
  薛倩还在我身后嘱咐:“天亮再回来啊,别太早了。”
  我骑着自行车在城里一直逛到天黑,然后找了家网吧,打算玩一夜,这时候才发现,身份证忘在薛倩家了。我给他打电话,可是一直没人接。
  我心里嘀咕,老薛啊老薛,我不想撞破你的好事。可是没办法,我得回去拿东西啊。
  薛倩家住在一条很窄的南北街上,街两旁种满了槐树,形成了一片槐树林。据说这些树至少有三百年了,长得枝繁叶茂。树冠在半空中纠缠在一块。像是搭了一个凉棚,人走在下面,即使是白天也有些阴暗,而晚上,就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了。 我用手机照着亮,借着一点微光,勉强的蹬着自行车。
  忽然,我感觉一阵冷风吹过来,让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紧接着自行车猛地一沉。像是扎了胎一样。
  我从自行车上跳下来,焦头烂额的检查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我挠了挠头,翻身上车,接着向前走。但是再骑车的时候,我总感觉有点不对劲了。这自行车似乎比之前重了不少,我蹬起来有些吃力。自行车吱纽吱纽的响着,声音也比之前大了。
  我骑了一会,感觉两个车把凉的要命,最后不得不把袖子垫在手掌下面。
  好在薛倩家很快就要到了。我歪歪扭扭的骑到了他们家大门口。 这时候我注意到,薛倩家大门上挂着两个大红灯笼,里面燃着蜡烛。把大门附近照的一片红光。而两扇大门上,也贴着大大的红喜字。
  我诧异的看着这些东西,自言自语道:“怎么回事?这是办喜事呢?合着今晚上把我支出去,是为了娶媳妇?”
  紧接着我又摇了摇头:“不对,不可能。哪有大晚上结婚的?而且大门紧闭,一个客人也没有。周围静悄悄的。薛倩这是唱的哪一出?”
  我把自行车停在门口,正要去敲门。忽然向后一瞥。我看见车座子上放着一个纸箱子。
  我顿时愣住了:“哎?这箱子哪来的?”
  推车的时候我看的清清楚楚,不可能有这么个箱子。是谁给我放上去的?什么时候放上去的? 我也没有多想,随手把箱子打开了。里面一摞一摞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用红纸包着,码的整整齐齐。
  我随手打开一包。顿时出了一身冷汗:是冥币。一箱子冥币。我一哆嗦,撞倒了自行车。那箱子翻下来,将冥币全倒在薛倩家大门口了。
  忽然,周围起了一阵旋风。活生生将地上的冥币刮起来,漫天飞舞,像是在撒纸钱一样。
  我这时候已经吓得不敢说话了。眼睁睁的看着冥币飞起来,又落下,散了一地。
  我站在冥币中央定了定神,然后将箱子踢开了。
  这时候冥币散落在地上,似乎埋着一样东西,火红火红的,像是一张请柬。我咽了口吐沫,乍着胆子将满地纸钱拨到一旁,然后把请柬捡起来。
  请柬上面写着大大的喜字。我打开了,里面只有一张照片。
  我看了一眼这照片,差点把请柬扔出去。  因为照片里的人,正是薛倩。这照片是黑白的,只有一颗头,薛倩在那里面一脸祥和的微笑着。这分明是张遗像啊。
  而在这遗像上面,有一行红色的小字:“百年痴等,薛家儿郎。礼金亿万,权作嫁妆。”
  我忽然意识到,我这是碰上脏东西了。
  今晚薛倩把我支出去,恐怕是有什么大事。今天这红灯笼,红喜字,肯定是有什么说道。
  我的脑袋一圈圈的发麻,这时候什么也顾不得了。甩手扔了请柬,转身就用力的砸门:“薛倩,我是赵莽,快点开门啊,出事了。”
  我砸了一会,里面半点动静都没有。好像根本没人在家似得。
  我顿时慌了,难道薛倩已经出事了?我忽然想起来兜里有钥匙。于是手忙脚乱的把钥匙找出来,就要开门进屋。 当门锁被打开的那一刹那,原本寂静的夜里,忽然想起一阵唢呐声,鼓声,鞭炮声。
  我已经吓得魂都飞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连爬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眼睁睁的看着大门被人缓缓地推开,可是周围却没有一个人。
  这时候,我听到一个女人在我耳边凄厉的笑,然后说道:“小兄弟,多谢你了,如果没有你,我可进不来。你可是我和薛郎的大媒人呐。”
  我被这凭空出现的声音吓得一阵阵出冷汗。我像是疯了一样寻找声音的来源,可是周围只有高大的槐树,在风中张牙舞爪。
  几分钟后,从大门里面走出来了两个人。这两个人穿着紫红色的婚服,一步步的向街上走去。 其中一个,正是薛倩。他的面色极为苍白。而嘴唇和两腮又极红,像是抹了胭脂。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薛倩。他木愣愣的向前走,状如梦游。我张了张嘴,急得忘记了怎么说话:“去哪,薛倩,你去哪?”
  薛倩的脸上的肉抽搐了一下,像是经历了极大的痛苦。然后他扭过头来,冲我艰难的说道:“进屋,快。”
  这时候,薛倩身边的那个女人,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盯了我一眼。随即,他们两个噗地一声,燃烧起来。在几分钟内,就烧的干干净净了。
  与此同时,这里的唢呐声,鞭炮声,也消失了。只剩下一堆纸灰,满地纸钱。
  我的脑子嗡的一下,反应过来了。刚才薛倩和那个女的,好像不是真人,倒像是用纸糊成的纸人。
  我想起来薛倩临走的时候,满脸焦急让我快进屋,我咬着牙,挣扎着爬到薛倩家了。
  一进屋,我差点吓晕过去。我看见房梁上拴着两条绳子,吊着一男一女。他们显然还没有死透,正在剧烈的挣扎着。 看见活人总比看见死人好。即使眼前这两位是半死的人。我也稍微能够定定神。
  我站起来,找来了凳子和剪刀。费了一番周折。将这两个人放下来了。
  等他们落地之后,我顿时愣住了。
  其中一个老头我不认识,身穿着道袍,像是一个道士。而另外的那个女的,分明是薛倩的妈妈。
  我惊讶的看着她:“薛阿姨,你不是出差了吗?”
  然而,薛阿姨只是冷冷的剜了我一眼,就从地上爬起来了。
  这时候我注意到。屋子里面摆着一张桌子。上面点着红蜡烛,摆着瓜果。而在桌子前面,跪着一个人。
  这人身穿吉服。分明是在拜堂。只不过,只有新郎,却不见新娘。 我绕到新郎身前看了看他的脸,发现这人居然是薛倩。
  我愣住了:怎么这里又有薛倩?是了是了,刚才我看到的八成是鬼。这个才是真的。
  那老头走过来,拍了拍薛倩的脑门。薛倩仍然一动不动的跪在那里,七窍里面,却流出暗红色的血来。
  老头叹了口气:“晚了,魂魄还是被夺走了。”
  薛阿姨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正不知所措的站着,她忽然怒火冲天的走过来,甩手给了我一个大耳光:“都怪你。如果不是你把那只鬼带回来,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直播】有些东西。。永远不要触碰。。否则将万劫不复 我意识到自己闯祸了。但是没想到薛阿姨会打我。所以一时间有点蒙,愣在屋子里了。

  那老头叹了口气,向薛阿姨说:“算啦。他也不是有心的。咱们还是想想办法补救吧。”
  随后,他们搀扶着薛倩,把他扶到卧室里面了。一路上,他们两个都在小声的嘀咕,似乎在讨论着什么。
  几分钟之后,这两个人走出来了,脸上都是相同的表情: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我被他们看得有些发毛,忍不住说:“你们该不会是想现在就杀了我,给薛倩抵命吧。”
  薛阿姨点点头:“如果薛倩死了,我会这么干。”
  那老头古怪的微笑:“所以你最好配合我们,想办法把薛倩救活。”
  我听了这话,心里一喜:“怎么?薛倩还有救?”
  老头点点头:“只要你听话。” 我下意识的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意味:“等等,你先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以及需要我做什么。”
  薛阿姨显然冷静下来了,言简意赅的说道:“我们家祖上曾经和一位阴鬼婆结怨。今天这一切,都是被阴鬼婆逼的。”
  我奇怪的问:“阴鬼婆是什么?”
  老头说道:“阴鬼婆是一种特殊的鬼。她们喜欢寻找年轻的男子,然后和他结婚。结婚的当晚,取走男子的魂魄,用一种特殊的手段加以炼化。以求让自己青春永驻。每一个阴鬼婆,都至少活了几百年。每当她们感觉到自己衰老的时候,就会出现在世间。”
  薛阿姨接着说:“我们家所有的男丁,在二十四岁生日这天,魂魄会被阴鬼婆带走。薛倩的爸爸是如此,他的爷爷也是如此。当年我丈夫与阴鬼婆结婚的时候,我就在旁边,那种惨烈的模样,我至今忘不了。”
  老头感叹着说:“薛倩是薛夫人的遗腹子。她当真是一位了不得的女人。怀着孩子找到我,让我想出一个办法来,杀了这阴鬼婆,不要再让肚子里的孩子受这份罪。”
  我若有所悟的点点头,然后试探着问:“所以,你们俩今天失败了?”
  老头苦笑道:“如果不是你,今天我们就成功了。”
  他指了指桌子上的一个破碗:“这些液体,是尸油。里面泡着的,是死人的指甲和头发。”
  我一听这个,又看了看那碗油腻腻的东西,顿时干呕起来。 老头还在自顾的说道:“三天前,我和薛夫人就悄悄地赶回来了,准备好了一切。刚才我正把这些东西放在火上烤,再有一时半刻,尸油蒸出来,就可以迷惑住阴鬼婆,让她以为薛倩正在和另一个恶鬼成亲。我有九成的把握,可以让她望而却步,打消抢走薛倩魂魄的念头。只要这事成功了,至少可以保他十二年平安。只可惜,阴鬼婆来的太早了。我的机关还没有弄好,就被看穿了。”
  我小心翼翼的问:“阴鬼婆来这么早,该不会是因为我吧?”
  老头看着我说:“正是因为你。我在这房子周围都画上了符咒。单单是那条长满槐树的窄街,她就难以通过。尤其是大门,被我层层封锁。就算她能冲进来,也快要天亮了。没想到啊,正好你从这里经过,不仅帮她轻松穿过那条窄街,而且帮她打开了大门。”
  我顿时一阵心虚。连忙岔开话题,向老头说:“你这么大本事,女鬼闯进来的时候,你怎么不把她拦住?反而自己上吊了?”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