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

【原创短篇集】细思极恐

鬼故事 https://www.szbce.com 2021-07-15 21:59 出处:网络 编辑:@鬼故事
恐怖宿舍 深夜,我独自坐在桌前,借着窗外射进宿舍的苍白月光写写画画着什么。宿舍的窗户没有窗帘,月光投进这间寂静的宿舍,使天花板呈现出一种阴森的冰蓝色。不知道我是怎么以这种角度看到隔壁床上发生的一切,那个
恐怖宿舍

深夜,我独自坐在桌前,借着窗外射进宿舍的苍白月光写写画画着什么。宿舍的窗户没有窗帘,月光投进这间寂静的宿舍,使天花板呈现出一种阴森的冰蓝色。不知道我是怎么以这种角度看到隔壁床上发生的一切,那个男生正在他的天花板上系着一根长而凌乱的宽绳,只看了一眼,所以他并没有发现我的目光,挪开视线,我又开始写写画画。

我终于还是发现这间宿舍的不正常了,我是个女生,而这间宿舍住的四个人中,靠窗的床上却是两个让人感觉很丧的男生。睡在我斜对面的是一个瘦弱的男生,他的脸给人一种病恹恹的感觉,他总是呆在床上,什么都不做,就那样静静地躺着,记忆中他曾是个阳光一般的男孩,不知怎地,他就这样了。而睡我隔壁的男生高大却不爱说话,他的桌上总是有着许多的瓶子,对于他我仿佛没有多少印象,没有斜对面那个男生那样的熟稔。

我们的床也不同于一般的宿舍,男生的床是正常的上床下桌,二人都有挂床帘,他们的床帘都是星空感的蓝紫色。女生的床仿佛要大许多,就像个小型单人间,有个大大的木质箱梯,这样的设计仿佛多了些安全感。

寂静的宿舍又只有我一个人坐在下面,又是奇怪的视角,我看到睡在我隔壁的男生上吊了,他的面部蜡黄,两颊泛着不正常的黑紫。不,为何我如此冷漠的移开了视线,我应该救他!一阵挣扎,仿佛半梦半醒间可以主导自己的身体了。我迅速爬上他的床,取下了他脖子上的绳子,用力的拍打他的胸膛。他醒了,他还活着!谢天谢地!我下去开灯,大声的询问他应该用哪个杯子给他倒点水。一阵手忙脚乱后,他安稳的睡下了,我也累的不成样子了,我也回到了床上沉睡过去。

次日我是被宿舍里另一个女生叫醒的,当我睡眼惺忪的看向她的时候,她笑得特别开心,每一个毛孔都张开着,诉说她的开心,而我却听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宿舍里两个男生自杀了。据警察说,睡我隔壁的男生从宿舍跳下,而这却没能让他死亡,于是他回到了宿舍割腕自杀了。另一个男生的死因却完全停不进去了,这一晚的种种不正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隔壁的男生为何上吊?为何如此快的速度他的脸就变了颜色?为何他的每一个瓶子都没盖盖子?为何我开了灯还发出那么大的声音,宿舍里另外两个人却无动于衷?那个时候斜对面的男生应该还活着,我看到他的脚伸出床帘动了动。为何宿舍里另一个女生对于舍友的死亡没有任何悲伤,反而如此开心?按照心理学来推测,自杀的人会很脆弱,默默自杀的人会更加脆弱,虽然他们对死亡是执着的,但一旦有人能够完全阻止他的自杀,同时给予他关怀,短时间内应该是不会有再次轻身的念头,而为何他会选择再次轻身,而且对自己狠到,非死不可,一次不行,还要第二次?最关键,宿舍在三楼,楼身没有任何遮挡物,为何他坠落后还可以自己回宿舍对自己进行二次伤害?这些疑问充斥在我的脑海,直觉告诉我,这个事情不简单。

宿舍楼下,已经拉好警戒线了,周围却没有围观的人,倒是道路转角处聚了很多人,我双腿发软的走过去,发现围观的人跟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发生了争执,围观的都是学生或者老师,他们希望殡仪馆尽快拉走尸体,殡仪馆的却说死者的家属拒绝在学校赔款不到位的情况下带走遗体。一会儿,双方达成和解,将遗体放在对峙的拐角处,人群散去。

拐角处,两尊制作精致的白色烤漆棺材映入我的眼帘,不是警方常用的裹尸袋,仿佛一切都早已安排好。

次日,我搬离了原来的宿舍,带着满腔的疑惑和悲伤住进了新的宿舍。

Call me baby~~~~~~~~

闹钟响起,是一场亦真亦幻却记忆犹新的噩梦。

蓦然间,我看到了我现实中的一个室友,她的脸与梦境中那张笑得开怀的脸重合了,是她,她就是梦里那个室友死亡还一脸开心的人,一股寒气从我的脑后升起,我的背顿时凉的没了知觉,每一根汗毛都立了起来,脑海中又浮现了一直听到的名字——CK学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我跟这个室友关系不大好,但她在我梦中清晰地出现,还带着那副现在感觉起来头皮发麻的渗人笑容。还有CK学长,我与他并不熟,为何他的名字也出现了,还出现在每一次看向将死之人和白漆棺材的时候?

这恐怕是一场诡异的异世之旅,是梦中的我与另一个世界的我合体了吧!(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原创短篇集】细思极恐

灵魂的一部分

牙套上的钢钉脱落了,钢丝戳着我的牙龈,十分不舒服,下午只有最后两节课,干脆请假去医院吧。

下午三点,地铁从地下开到搭建的高架桥上,一刹那涌入眼睛的阳光让眼睛有些不适,直到下一个站,身边的人都下车了,才看清眼前的物体,自己的影子在面前显得漆黑暗淡。

地铁走的很快,不到五分钟,又到站停车了,这个站设在一片农田上,因此上车的人并不是很多,一个浑身散发着异样味道的老人坐在了我旁边,他手里提着一个装了五六个塑料水瓶的透明塑料袋,脚上踩着一双被刷洗的很干净的阿迪贝壳头,与他身上土灰色的套装显得格格不入。

盯着别人看是不礼貌的,所以从他上车到坐在我身边,他的面容,我只看了一眼,清瘦的面庞刀刻般的皱纹染着黝黑的肤色,头发被修剪成整齐的板寸,眼窝深深陷进去,逆着光的他并不能让人看清他的眼睛,但是总体来说,还算是慈祥而令人心酸,不知为何老无所依,生活艰苦。

陷入思考的我看着临近的两个影子,不觉失了神,再醒过来却发现自己的位置变了,抬头看,自己的身体在旁边,头戴耳机,双手交叠在放置在腿上的书包面上,又低头,猛然发现自己手上攥着透明塑料袋,袋子里放着五六个塑料水瓶,脚上踩着一双被刷洗的很干净的阿迪贝壳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短发粗糙的触感令我的心中猛然一惊,不由自主地将腿转向自己真身的方向,慢慢贴近,却发现自己不自然地紧张起来,浑身都充斥着防备,于是,不敢再操纵这具躯体有任何动作。

过了两站,这具躯体自然地走下车,朝着遍布大棚的土地走去,阳光刺得我睁不开眼,脑子里一片空白,仿佛要晕厥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响起“大学城到了,请要下车的旅客从右侧车门下车,请勿拥挤。”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