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

【转载,已得授权】八感2019最强脑洞!如果有一天,命运站在

鬼故事 https://www.szbce.com 2021-07-15 21:58 出处:网络 作者:神_拉普拉斯妖编辑:@鬼故事
【转载,已得授权】八感2019最强脑洞!如果有一天,命运站在你面前,你会对他说什么?本文是灵异悬疑向小说
【转载,已得授权】
八感
2019最强脑洞!
如果有一天,命运站在你面前,你会对他说什么?
本文是灵异悬疑向小说 第2章 拯救
这是一间开着冷气的地下室。
天花板上悬吊着一盏白炽灯,铅灰色的墙壁满是污迹,制冷机嗡嗡作响,灯光下的一张铁皮长桌上躺着一具一丝不挂的尸体。
隔壁,是一排冰柜。
她的身体早已僵硬,血液沉降的尸斑如蔷薇庄园里的黑玫瑰,肆意绽放。
挺拔的胸部仿佛两堆正在融化的雪球,即使尚保着一稀美丽,却再也无法勾起欣赏的冲动。
最可怕,是她的脸。
典型的美人尖,带点婴儿肥,唯独,鼻梁两侧,两个赫然的血洞。触目惊心,幽深无比,即便没有眼球,也能感到怨气冲天,似乎那双眼睛正潜藏在黑暗中——死死地盯着。
血迹溅射在她的脸颊,头发,甚至桌面。
东北角镶着个洗手槽,水龙头时不时发出一声“滴答”。
隔壁摆着一张专业的手术架,放了杯水。
杯里浸泡着两颗球状物,连裹着一根带状体——正是从女尸脸上被剜下来的眼睛!
连同血管和神经。
大概换过很多次,杯里的水除了底部的一丝浅红外,并不算浑浊。
“吱——”
门轴的转动打破了寂静。
他穿着一身白大褂。
似乎进行过精心挑选,帽檐的阴影恰好遮住他的脸。
他将自己隐匿在黑暗中?
他面无表情的瞟了眼女尸,默不作声走到角落,端起水杯对准白炽灯望了望,喉头一声呜咽,是厌恶。
小心翼翼取出两枚粘连着血管神经的眼球,拧开水龙头。
水流温柔地抚摸着眼球,再从他的指缝间滑落。
不知疲倦。
他再一次举起眼球,仔细地端详,这一次,他开心的笑了。
走到铁皮桌前,将两枚眼珠活生生地摁进黑窟窿。
血洞有了填充物,看上去终于像个“人”了。
眼球慢慢深陷,包裹着眼皮,打盹儿般闭上了双眼。
他兴奋的拍着手,伸开双臂,旋转着身体,嘴角哼吟着一首语调不明的歌,沙哑的嗓音像喝下了一口灼热的硫酸。
为什么?会出现这首歌。
他有些迷糊。
灯火辉煌的街头/突然袭来了一阵寒流/遥远的温柔/解不了近愁/是否在随波逐流/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潜伏在你的伤口……
干涩嗓音配着笨拙的舞步,令整间地下室充满古怪,像精神病院的病房。
突然,腰间一直酥麻。
他讨厌在享受的时候被打扰。
三分钟后,还是掏出了手机。
憎恶的表情在四分之一秒内,滑过一丝期待。
他关上了灯,似乎从未来过。
黑暗中——
她睁开了双眼!
夜深了。
灿烂活泼的女孩松开蓬松的秀发,情感像燃烧的火焰,融化了冰山上的雪水,倒映着两个不知倦怠的身躯。
车座下的草地发出有节律的声响。
空无一人的野地,刺激着他们的神经,忘记疲劳,忘记自我,吟唱着古老而本能的歌谣。
深夜过后,一辆开往市区的尼桑越野车在坑坑洼洼的路面上颠簸着。
这条捷径年久失修,崎岖不平,平日里很少有机动车通过,除了偶尔几辆驴车,几乎没人知道这条路。
他对这里很熟悉。
满足的擦了把汗,将车窗开了一条缝,面色红润的盯着一旁酣睡的女孩。
他喜欢她的身体,她喜欢他的职业。
很快,你将永远是我的。 他舒服的嘟起嘴,打开收音机,深夜的广播突如其来播放着一首《拯救》。
他挠了挠头,若有所思。
“嘎——吱!”
尖锐的刹车声在黑夜中异常刺耳,像被人在半空中猛猛地抽了一鞭子!
茫茫的草原拉开巨大天幕。
冰冷的夜风呼啸着掠过大地,拼命般挤进窗缝,车厢充斥着肆意的诡叫。一切都在惊心动魄中起伏,如海面永无休止的怒涛,空气中充满苦咸味,尽管如此,那一声刹车,依旧未打破草原的死寂。
风居然停了。
黑夜渐浓,每根草尖都在瑟瑟发抖。
一辆汽车,突兀的停在空荡荡的国道上。
两道漆黑狭长的胎印,如同断裂猝死的生命线。
女孩惯性撞在一侧玻璃上,疼得龇牙咧嘴:“哎呀!怎么了?”
她惊慌失色的捂着头,质问他。
他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前方,双唇随着肩膀微微颤抖,铁青色的侧脸充满寒意。
“你说话啊?!”
她埋怨着,随他的目光懵懵懂懂地望去——就一眼。
全身的血液瞬间凝固!
她这辈子无法抹去的恐怖——草原如此黑暗,寒风如此凄厉,国道如绞索般漫长,但!就在这样深邃之夜,一张如同被完整剥下的人脸,紧紧地贴在汽车的风挡玻璃上,和她,面对面!
面无表情,像裹着一层尸蜡般半透明。
双瞳生了白翳,灰蒙蒙,黯然无光,死鱼般的嘴唇一张一翕。
女孩用尽全身力气,憋红了脸,才遏制住惨叫的冲动。
女人身穿白色长衣,直挺挺地伫在车头,长发在风中猎猎狂舞,想要挣脱头皮的束缚。
车灯射出两束黄色光柱,颤巍巍地附着在她的周围,隔着玻璃闻到一丝腥气,那是触目惊心的斑斑血迹,一抹稠红犹如刚从血狱中苏醒。
“你……撞到她了?”女孩在发抖。
他喉咙有些滚烫,勉强挤出四个字:“差一点儿。”
差一点儿,也就是没撞上。
可她!分明像那命丧轮下又不甘瞑目的索命冤魂!
时间仿佛静止。
三个人,就在这近得能贴上嘴唇的距离,隔一道玻璃对峙着,仿佛都在等待着什么。
她怎么没有温度,玻璃上连口哈气的痕迹都没有。
车里的人祈祷着冤魂被狂风吹散,窗外的人等待着取暖。
究竟——谁先放弃。
女孩感到窒息般痛苦。
她盯着那浮尸般的脸,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这张脸下面藏着一双手,一双可以无限伸长的手,此刻,正悄悄地从玻璃的缝隙中伸了进来……
女孩使劲的摇了摇头,脸色惨白:“我们,是不是应该,要不然她……”
“说不定已经死掉了!”他气息粗重,显然憋了很久。
说完挂了倒挡。
“不行!”女孩突然大喊:“我们得救她!要不她真会被活活冻死!”
“***连她是人是鬼都不知道!找死么!”他瞪着眼睛,唾沫飞溅,双目相对,一种说不清的情愫使他柔软下来。
好吧,就这一次。
退到空挡,拉起手刹,他从工具箱里摸出一柄扳手,开门跳了下去。
狂风下,硕大的脑袋乱发飞舞,像一头雄狮。
他紧紧的握着扳手,走到她身边用力的说了几句话。
她依旧目光呆滞,闭口不语。
她的衣襟被呼啦啦掀起,扑倒他的胸口,他眯起眼睛,脖子往大衣里缩了缩,腰一弯,伸出粗壮的手臂,将她横着扛了起来。
女孩赶忙拉开笨重的车门。
他将女人放在后座,一股寒气瞬间溢满整个车厢。
“借你吉言,还没死,看样子也快了。”
女孩没有理会,赶忙脱下大红色的棉袄披在她身上。
她发现,女人竟然穿着一件白色睡衣,风干的血渍触目惊心,但身上并看到明显的伤口。
“她怀孕了?!”女孩惊恐的指着她的肚子。
他憋了眼血淋淋的肚子,浑身一股凉意。 只能发图了……
被吃的太厉害了

        【转载,已得授权】八感2019最强脑洞!如果有一天,命运站在

第4章 堕落
城南。
睡了一上午的太阳美美的伸了个懒腰,灼的人睁不开眼。
路上车辆三三两两,稀少的可怜,绿化池里的法桐耷拉着叶子,红砖的老房掩在树荫后,楼里的老街坊坐在小竹椅上惬意的摇着蒲扇,轻声细语间说着私房话,生怕吵醒其他午睡的人。
一间精致的小屋。
泛黄的木门上贴着个破旧的福字。
客厅的墙上挂满毛茸茸的玩偶,北侧窗户下放着一张双人床,贴墙立着个眼花缭乱的储衣架。
南侧的角落是半开式的卫生间,这里,没有厨房。
34寸外星人显示器,罗技键盘,森海麦克风,索尼耳麦……
一眼望去,价格不菲的外设在简陋的房间内显得格格不入。
或者说,熠熠生辉。
林晓晓。
一个典型的美女,丹凤眼,眉毛细长,淡黄色连衣裙衬的纤腰不盈一握,皮肤更是在美颜下白的发光,栗色的长发松松的披在双肩,淡淡的妆,无比大家闺秀。
纤细的手指在屏幕上一行行划过,贝齿轻咬着下唇,露出一个无比苦恼的表情,格外娇憨。
“哇!太可爱了!在靠近点,靠近点!”
“嘿嘿~最美晓晓!爱你么么~”
“楼上的注意,你要再调戏我媳妇就报警了啊!”
不计其数的评论如同一锅汤圆,在沸水中翻滚。
她刻意的弯下腰。
胸前划过一道诱人的风景线。
无数新鲜汤圆涌了进来。
“大大大!”
“老子看到了!”
“对尖,散了散了~”
她一声娇嗔,面色微红:“你们好坏!谢谢晓太阳的火箭,谢谢撸三发的游艇,谢谢……爱你们哦~”
她挂着僵硬的微笑,机械式的比着爱心。
仿佛这些汤圆自从那一夜之后,永远不会停止,她的锅也越来越大。
单人床,换成了双人床。
她爱美,喜欢不停的换衣服,摄像头精心的调整到一个恰到好处的角度。
她穿着一身夏式婚纱,在客厅婀娜旋转,裙摆绽放出一朵美丽的百合。
她开心的笑。
一颦一眸,宛如仙女。
黑暗中。
他的嘴角不禁抽动,永远无法忘记,七年前,有一个姑娘,身上裹着白色的床单,头顶罩着脏兮兮的蚊帐,乱发如鸟窝,仰着自信,站在床头,眼睛里光彩熠熠,问他:我漂亮么?
他沉默了。
一锅汤圆,从中午煮到了凌晨。
她心满意足的看了眼今天的打赏。
关了电脑。
长长的吸了口气,扬起最真实的笑容:“一群……**。”
掏出一根细长的香烟,揉了揉发酸的后背。
“啪~”
她喜欢尼古丁带来的**。
一个不大不小的平台,她凭着乖巧青春的长相,甜美的声音,以及……快速走红。
她很聪明,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抓住汤圆的馅儿。
她把脚搭在桌面,一个舒服的姿势,熟练的吐着烟圈,虚幻缥缈让她陶醉。
“叮”
一条讯息打破了安静。
她皱起眉头,有些厌恶。
身体却不由自主来到床边,取下一套红色的晚礼服。
像夜晚的职业装。
精心的裁剪,拥抱的时候,他们的手臂能很自然的伸进背后的缺口,触碰到神秘的花园。
她浓妆艳抹,性感无比。
像换了个人,或者,带了个面具?
出租车在一个偏僻的小区停下。
她诧异的看了看四周,微凉的夜风让她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
她赶忙掏出手机,再次确认地址后,满脸狐疑走进小区。
富二代,官二代,打赏榜上的大户?
她去过酒店,野外,豪车,私人会所,甚至卫生间。
可这——
她拼命的回忆,却一个都对不上。
“吱——” 现场被封锁起来,所有的警力似乎都用在控制舆论身上。
她们站在屋里。
地板被浸成了红色,无处下脚,墙壁上映着喷溅状的血花。
她蜷缩着,躺在西侧的墙根,脸与地接触的下方,一摊血红触目惊心。
正绝望的看着她。
是有话要说么?
还是?
二姐闭上眼睛,感受着周围的一切。
她是否挣扎过?嚎叫过?
她听不到。
但,确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那空调下的红点背后,隐藏着一张阴恻恻的脸!
她转身,上楼。
整栋楼的住户都在楼下齐刷刷的做着笔录。
唯独这——顶楼的拐角,镶嵌在阴暗的夹缝,一个储物间大小的房间内,暗藏着一个心跳!
“咚!”一脚跺开了门!
刺鼻的恶臭扑面而来。
他二十来岁,赤裸上身,面如死灰,长期的营养不良,腹间肋骨如沟壑般深陷。
身上的污垢纵横交错。
肮脏的臭袜子和发黄卫生纸铺了厚厚一层。
桌上早已过期的泡面时不时翻出一两只黝黑的蟑螂。
整间房没有一处落脚之地。
不同于尸臭,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浓烈的霉味。
深色的窗帘将房间变得更加阴暗。
“我知道你们要来,嘿嘿。”他没有一丝恐惧,如释重负般,猥琐的笑着。
双手抠了抠大腿,一大片死皮哗哗掉落,床底的蟑螂一拥而上。
呆妹捂着嘴强忍住呕吐。
“既然知道,那就说说。”
“嘿嘿,咱们先看。”
他猥琐的笑了笑,口水顺着嘴硬生生的滴在地上,引来一只硕大的蛆虫。 和她一样,昂贵的设备显得格外耀眼。
他点开一个画面。
空洞的灵魂瞬间兴奋,像炫耀着一件来自地狱的艺术品。
二姐看向了屏幕。
她进了屋。
男人摆了摆手,示意她随意,端着茶壶直径走向厨房。
她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出来的时候,他背着个包,深灰色的女士挎包?
她蹙着眉。
他没说话,把水放在桌子上,顺势拉开包,拉了半截,取出比之前更厚的一摞,放在水杯旁。
“喏。”他点了点下巴。
虽然有些不自然,但她依旧弯下身子,伸出双手。
突然!
他的头开始慢慢下垂,身体微微颤抖,原本蜡黄的脸庞竟然开始变绿,鲜红的嘴唇瞬间发紫,竟和死人一模一样!
一只惨白的手!
血管如扭曲蚯蚓般!
一把恰住了她的脖子!
“咚!”
卫生间的门被关上了。
“吱——”
门开了。
她坐在马桶上,摇摇欲坠。
胸膛微弱的起伏,看得出,她并没有死!
他站在旁边,一动不动的看着,双眼充满了质问,高傲,愤怒,冰冷。
忽然!
他蹲下了,拉开脚下的灰色挎包,拿出一个肥大的针筒?
笑了。
他点了点头,像在自言自语。
一定要用这种方式,结束她苟延残喘的生命。
他从诡异的挎包里拿出珍藏已久的过期牛奶,酱油、安眠药、盐酸、百步蛇毒,还有一整瓶装着混浊液体的玻璃罐,稀碎的爬虫尸块,浸泡在胶状液体中。
她的头像钟摆微微晃动,眼皮开始打盹儿。
但她的嘴唇,那上下闭合的形状。
不要……不要……
他冷漠的拿出几粒药片,用注射器将所有的恶心液体每个抽一点,混浊充满了整个针管,扳开嘴,将药片跟液体一同灌了进去。
短短几秒,她眼睛不断的朝上翻着,整个人剧烈的抽动,仿佛无数道雷穿过屋顶直直的劈在了天灵盖。
她看着他,乌黑的嘴唇慢慢的上扬。
两分钟后,她……死了。
他面无表情的把她拖到客厅,
走到厨房拿了把刀。
新鲜的内脏不断渗出白色牛奶和浊色的液体,以及那些节肢动物的某一部位。
虽然从来没进过厨房,但这一次,他对自己的烹饪充满信心。
他端着菜,出了门。
一切那么自然,好像回家打扫了房间一般。
视频戛然而止。
二姐脸上,冷若冰霜。
她在等他的回答。
“偷窥是一种很奇妙的犯罪,它并不造成任何伤害,这针孔摄影机花了我不少钱,每个房间都有。他们的表演是我灵魂的一部份!”
他兴奋的一脚下去,第一次听到蟑螂的叫声。
二姐摇了摇头。
“你们警察都这样,如果认为我在强词夺理,我不反驳,因为我也不愿意将隐私表演给任何人看。但是,人分成两种,一种是偷窥者,另一种是被偷窥,那我明显要当前者。要经历,就要学会偷窥,那里有许多人展示着不断被重复的人生,你看得越多,就越容易重复别人的人生,既然过程重复,那结果也差不了多少,既然差不了多少,就意味到了尽头。从此,展开拼拼贴贴别人人生到自己人生的过程,周而复始,从此循环,漩涡,黑洞,坠落。”
“我要的不是这个。”二姐抬手。
身边的呆妹点了点头。
“喂……你看着我。”
四目相对。
水汪汪的大眼睛,泛起一圈青色的光晕。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