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鬼故事 https://www.szbce.com 2021-07-15 21:57 出处:网络 作者:符华兔女郎编辑:@鬼故事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晚上回来更, 故事编一半了,不知道吓不吓人,朋友们有喜欢什么题材的鬼故事可以说一下,我试试构思几个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晚上回来更,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故事编一半了,不知道吓不吓人,朋友们有喜欢什么题材的鬼故事可以说一下,我试试构思几个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今天晚上或者明天上午更,要结局了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中篇鬼故事 堤边的女鬼

终于要上坡了,这是一道坎,上坡对我来说有些吃力,毕竟刚才的无能之怒耗费了太多的力气,可那女鬼却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现在离我仅仅十米,只要我一慢下来,她就能将我扑倒在地,啃噬我的肉,吸干我的血。
不能停,快跑!
爷爷的鼓励回荡在我耳边,给我以动力,终于,看到坡顶了,眼前的画面越来越宽阔,目光所及之处还有远方点点灯火在向我招手。
“哈哈,我到家.....”
回头刚要对女鬼做最后的嘲讽,却看到一张挂着眼珠的脸与我面对面,嘴咧了半张脸那么大,还不断的往外冒血。我想跑,跑不了,她的十个指甲已经紧紧的攥着我的胳膊,两只手轻而易举的将我太离地面。我奋力晃动身体,两条腿交替的踢着她的肚子,可是却毫无效果,换来的是胳膊的又一阵刺痛,显然那十个指甲刺的更深入了。“啊啊啊啊,疼,疼!”
“啊啊..别刺了,疼!”
多么幼稚啊,还以为是在和小朋友打架吗,喊疼了就放手,哭了就放手,你面对的可是带着人命的鬼啊!
我缓慢的向那两只獠牙靠近,此时她身上再也不是香气扑鼻了,多年的尘土味和尸体腐朽味传入鼻中,恶心的我肚子一阵翻滚,头脑也被熏的清醒了许多。
我还有玉啊,她刚才是拿纸包着的玉而不是用手直接拿,这说明什么,我的玉还可以起作用!说时迟,那时快,由于手臂不能动,我只能快速的转动手掌,找好角度,将玉对准女鬼,此时,她已经张开血盆大口准备吸血了,突然,手中一道精光照在她脸上,她吃疼的喊了出来,趁这机会,我双脚一并,一起发力把她踹了出去,自己也犹豫没有支撑躺在了地上。
“快跑!”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吃力的站起来,双手使不上劲而竖直的下垂,“腿能跑就够了!”
一人一鬼,在堤上跑,凌晨风很大,温度也凉爽,可是我无心享受夏日里的微风,要知道,后面还有一个鬼啊!
眼看要下坡了,前方依稀能看到村里的全貌,几家人家似乎还在院里乘凉,唉,要是我在家呆着,此时也许正在做美梦吧!
......
女鬼马上就要扑来,可是我已经真的没有力气了,这样跑下去不是办法,于是我做了一个不成功则成仁的决定。
我要把希望寄托给村民,我要把希望寄托给正在寻找我的亲人,我要把我的命运交给别人,快救我吧,我在堤边!
到了下坡路,我再次用玉照射那女鬼,手忍不住的颤抖,一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这玉在抖动,“啪”的一声,出现了两道裂纹。
我不跑了,等待女鬼爬起来的时候,深吸一口气,用尽全力对着村里喊道“我!在!大!堤!”
“快!来!救!我!”
“我!在!大!堤!快!来!救!我!”
“我!在!啊!”
不等我说完第三遍,女鬼朝着我冲了过来,那是愤怒的脸,虽然上面没有意思血肉,可是我看得出来要是被她抓着,我会被她大卸八块......
可是,我怎么能向她屈服呢,就算是死,我也不能死在你手里!在她扑过来的时候,我急忙横飞到下坡路,就像滚圆木一般,姿势做到了,接下来就交给自由落体和村民吧!
......
身体不断的和坡路相碰,坡路还是比较陡的,从一开始我给身体动力让他动到最后控制不住速度而自己动,越来越快,胳膊,大腿,头......我已经感到了血迹斑斑,骨肉分离,感觉下一秒就要飞到天堂去和死者相会,不过这样**被女鬼吸干血而死舒服多了。
速度慢了下来,我的意识也越来越薄弱,头转到前方,依稀看到堤边最近的人家点亮了灯光,再过一百八十度后,后方的女鬼还不甘心的穷追不舍,再转到前方,亮光朝着堤坝飞来,后方,女鬼已经来到我面前.......
终于,还是没躲过吗?
睁开眼,空间一片明亮,洁白的墙壁挂着几个衣架,微风吹过屋里,那碧蓝色窗帘随之舞动,好像在跟我招手,我想起来去厕所却发现练脑袋都动不了,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突然,一张熟悉的脸庞出现在我眼前,那是妈妈憔悴的面庞,一双哭红的双眼再以居高临下的姿势看着我时,两滴泪坠到了我的纱布上,给我带来了一丝温暖。
“啊,活着,活着真好!”
不管不顾的小便起来,心情更加舒畅了。妈妈在一旁说话,我却不能回她,可真把我急坏了。不一会,医生和护士开门进来,观察了我的病情,量量体温,看看仪表啥的。
“还好送来的及时,他的两只手臂被锋利的东西伤的太深,做完手术后,还得修养半年,舌头也在翻滚的时候被牙齿咬掉了一块,腿和肋骨也有不同程度的损伤,不过相对于手臂来说,到不算什么.......”
听着妈妈和医生交谈,我的眼里再次留下了两行清泪——我还活着,哪怕以后可能要拄拐,可是我还活着,我还能看到妈妈爸爸,我还能在地上光着身子吃西瓜,我还能看到大黄,老四,大刘他们,我还能........ “呜呜呜”
听到哭声,他们急忙跑到病床前看着我,在次检查仪表,检查无误后,才安心的关好病房的门离去.......
........
5个月后,我已经回到家中养伤,毕竟长时间没看到小伙伴们,心里早就痒痒了。不过,回到家第一件事便跟爷爷要了一壶酒,又跟妈妈一起叠了一筐元宝,可以说携家带口的来到了哪个爷爷家门口,从门口到摆放遗像的屋子,作揖,跪拜,敬酒,一步步的跪,一点点的敬,我怀着感激敬畏的心缓慢的跪到遗像前,想起爷爷放弃了另一个世界的生活而将活下去的机会给了我,眼泪发狂的往外涌,爸爸看到了想去搀扶被我拦着了,不,我要自己送您这走完这一程,另一个世界外一定还有另一个世界,天上的星掉落了,还会在地上出土发芽,一定是的,一定是的!爷爷,您走好!
......
活泼乱跳的小迪已不再,两次死里逃生,两次与鬼周旋甚至与鬼同床的经历足以吓破一个人的胆,我虽然不至于变得魔症,可是却怎么也活泼不起来,整天只是发呆发呆又发呆。
听说那天我躺在村子于堤坝的交界处,无数人举着火把朝我跑来,大部队前面的人都看到了一个长满蛆虫的尸体在我面前站着,灯光照及之处,她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我半死不活的身体布满鲜血的躺着。后来,把麦地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另一只绣花鞋的下落,再后来,人们也都当作茶余饭后的话题来讨论了,这场灾难的受害人只有那刚入坟的老爷爷。凶手是女鬼,而我则是杀害那个爷爷的“帮凶”。
......
少年随着父母抛弃了家乡,在城市里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春秋,走出村庄那一刻我知道,这一切都变成历史了,那儿时的玩伴,那闹鬼的古宅,那家里存放的绣花鞋......以后故乡只有万物萧条的冬季,再无那繁花盛开的春天,那柳树摇曳,清流婉转的夏天,那遍地金黄,忙时弯腰收麦闲时把酒来喝的秋天......只是,那绣花鞋的主人现在在何方呢,那妖艳的彼岸花,美丽婀娜的女鬼是否还在等着下一个受害者到来?
时光飞逝,转眼已经成为了一名大学生,背井离乡的这些年来村子很平静,没有出现凶杀案之类的新闻,所以那只绣花鞋也远远的抛到了脑后。在除夕前一天,家人正热热闹闹的讨论买火鞭,买牛肉等年货,哥哥妹妹打着流行的扑克牌,只有我在屋里无所事事,发呆,发呆,是啊,这时我想做什么呢?今天和我爷爷以及那个爷爷都说了话,喝了爸爸送给我的一瓶上好的白酒,一年就说一次,那不得说个够啊,我甚至想把自己放在那四方的框里,看看另一个世界到底什么样,看看这两个爷爷在另一个世界是否相见,若是相见,那我会为他们温酒,看他们下棋,若是不想见,那.......唉,许多话和别人谈不来,也只能对着天国的那边吐诉自己的心情。
屋里已经摆起了麻将,打起了斗地主,我则作为空气一般,虽有实体,却被发现不到的存在。正当我发呆的时候,一丝脑电波翻起了波浪——她还在吗?
夜晚八点,我骑着电动车,脖子戴着爷爷去世前给我的最后一块玉,手里还攥着一只绣花鞋来到了堤边,十几年了,村子不断扩大,里堤坝越来越近,有的甚至盖到了堤岸,不过堤岸的一条河仿佛一道固有的屏障,这边灯火灿烂,对岸确是一片漆黑,那是农民经济的来源,是夏天蛐蛐青蛙的地盘,是另一个世界嬉戏的游乐园!
在堤岸上寻找着,寻找记忆深处那一抹鲜红,寻找麦地里的红帐小屋,寻找那婀娜多姿风华一刻的女鬼,寻找这绣花鞋的主人。事情并没有如我所愿,站了半天,将对岸整个漆黑的麦地观望了一遍,等来的只是周围屋子里孩子的嬉笑和冬天刺骨的寒风。走了吗?儿时的噩梦。人生中第一个女神第二个差点将我杀***鬼。就连远远的观望这个机会都不给吗?
唉,算了,或许是我想多了,十多年,怎么会还在原地呢?
调转自行车车头,放弃了几年来的遐想,开始回归生活,不甘心的又朝着那个方向撇了一眼——-远方,一个红帐小屋传来昏红的亮光,女子正抚琴低吟,感受到我的目光后,温柔的看着我,抬起了那只没有穿鞋的脚......
“喂!女神!这鞋送给你,我知道你没有杀害那个爷爷,我知道这鞋是你唯一思念的信物,我知道你当时真的只是想吸血,我知道你,你真的是个美女!我知道.....”我激动的抽动起来,擦了擦眼泪后继续说道“你没杀人,只是在麦地里吓唬吓唬那些侵犯你地盘的人罢了,这绣花鞋物归原主,也算了了我的一个心愿!再见了,童年的女神!”
我奋力把绣花鞋扔过去,人力当然是扔不到的,可是鞋子在一阵旋风的吹动下飘到了帐里,恰好穿到了她的脚上,星光如故,她背对着我越走越远,忽然,她停下脚步,一个华丽的转身后冲我做了个飞吻便消失了.......
春心荡漾,十多年前,那婀娜多姿的体态似乎并没有经历时间的磨练,美丽依旧。我将带着这份思念好好的生活,好好的欣赏人生的美景! 第一个故事写完了,谢谢观看 晚上开始写第二篇 剧情想好了 第二篇——槐树书店 讲爱情的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