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

【原创】我是个医生,在丧尸世界里,我能做的就是让更多人活下

鬼故事 https://www.szbce.com 2021-05-02 18:15 出处:网络 作者:秦棋7编辑:@鬼故事
这是我自己的故事,一个从医院开始的故事,很残忍…… “陆晓南,你给听好了,我接下来要跟你说的话不是在开玩笑,你一定要认真听好。现在全球有一种新型的病毒正在蔓延,这种病毒会在三天后彻底爆发改变这个世界,

        【原创】我是个医生,在丧尸世界里,我能做的就是让更多人活下

        【原创】我是个医生,在丧尸世界里,我能做的就是让更多人活下

        【原创】我是个医生,在丧尸世界里,我能做的就是让更多人活下 这是我自己的故事,一个从医院开始的故事,很残忍…… “陆晓南,你给听好了,我接下来要跟你说的话不是在开玩笑,你一定要认真听好。现在全球有一种新型的病毒正在蔓延,这种病毒会在三天后彻底爆发改变这个世界,到时候很多人都会死!所以,我希望从现在开始不要去上班了……”



“喂喂喂,等下等下,你发什么神经?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


“我没发神经也没跟你开玩笑!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记住,在接下来的三天里,用你所有的钱去买吃的,最好买些保质期长的东西,存放起来,然后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记住,一定要这么做,否则的话,三天后你会后悔的!记住我的话,一定要按照我说的做,明白吗!兄弟,我不希望你死!我不是在危言耸听,三天后,这个世界将彻底改变!”


……


上面这段话,是苏铭三天前在电话里跟我说的。


当时我没怎么在意,觉得他是在跟我开玩笑,可是现在,我真的很后悔没有听他的话。


事情,还得从三个小时前一个感染了埃林病毒的病人说起。 12月31日凌晨4点。


我躺在休息室的床铺上,眯着眼睛休息。


连续22个小时的值班让我疲惫不堪,不过当医生的都这样,这一年下来我也习惯了。


咚咚咚。


休息室的门被敲响,周杨从门外走进来。他和我一样,都是医院第二年的实习医生。


“醒了没。”他语气略带兴奋的问道。


“我没睡,就过来休息一下。”我打了个哈欠,真的很困。


“没睡就赶紧起来,外面来人了,有十几个呢,还有好几个重症的,兴许还能参加手术!”周杨笑着说着,抓起一旁的白大褂就扔到了我身上。


“十几个,什么情况?”我从床上跳起来问道。


实习医生就是这样,只要可以参加手术,就兴奋的跟狗一样。


周杨挑眉,兴奋的说道:“不清楚,听说是一群小年轻在酒吧里嗑药,结果嗑太多发疯了。”


“走走走,去看看。”听他这话,我也有点兴奋。 虽说医院每天都有很多病人,可像这样大规模嗑药进医院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碰到。


我穿上白大褂,跟着周杨的脚步跑到急诊室,就瞧见了一群醉醺醺的年轻人占满了急诊室所有的病床,还有好几个神志清醒的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现场甚至还有警察在维持秩序,盯着这群小年轻,不让他们逃跑。


我仔细瞧了瞧,发现他们的伤势都很奇怪,其中有几个是被砸伤或者划伤的,但是更多的人都是被咬伤的,这让我很奇怪,难不成酒吧里还有狗?


“这群人来多久了?”我有点诧异,为什么刚才我没有接到消息。


“不知道,好像是十分钟前送过来的,估计还有人在送来。”周杨说了声。


“喂,你们两个快过来帮忙!”


忽然,门口有人叫了我们俩一声。


我跟周杨跑过去,瞧见了是救护车又送了一个病人过来。 跟车医生把轮床从救护车当中拉出来,病人就躺在上面,脑袋上全是血,有些神智不清。


“怎么就你们两个,张医生呢?”跟车医生看着我们俩问了声。


我们俩只是医院的实习医生,没什么救治的经验,面对这种重症病人,只能靠主治医生。


“张医生他们在做手术,现在可能没空。”周杨说道。


张医生是今天急诊的主治医生。


跟车医生神情无奈,说道:“那好吧,反正这是最后一个了,你们俩只要不让他死了就成。病人二十五岁,头部遭到重击,头骨凹陷,已经精神失常,你们两个小心点,这家伙会咬人……。”


“卧槽,尼玛,咬我!”跟车医生刚说完,正在检查病人的周杨就被咬了。


只见周杨的手指被病人给死死咬住,手套一下子就被咬破了。


瞧见后,我赶紧帮忙掰开了病人的嘴巴,周杨的手指才拔出来。


周杨扯掉手套,用消毒棉擦干净手指以后,我看见他的手指上被咬破了一块皮。


“你没事吧?”我问道。


“没事,就破了点皮,没什么大碍。”周杨笑了声,就重新扯了一副手套戴上。


跟车医生摇了摇脑袋,无奈说道:“让你小心点。” 周杨神情尴尬,我偷笑一声,就跟着轮床一起进了抢救室当中。


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情,等到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病人被抬到抢救室的床上。护士剪开他身上的衣服,给他上了心电监护,他的心跳很快,差不多在一百左右,血压偏低。


周杨在采取了救治措施以后,病人的情况很快就稳定下来。


不过,病人的意识很模糊,瞳孔散大,也不知道是不是损伤了视神经。


“张医生还有多久过来?”我问了声护士。


护士说快了。


我盯着病人,说道:“所以,我们现在就等着?”


周杨挑眉,看了看病人的情况说道:“不然呢,我们只是第二年的实习医生,而且神经外科我们也不懂,只能等着咯。” 就这样,我们在这里等了两分钟,当然也不是干等,我们处理了他脑袋上的伤口,但是由于经验不足,我们能做的很少。


不过,在这期间,我观察到病人的脖子上有隐约可见的黑色血管,一开始我以为是他身上的刺青,可是仔细一看却不对。


正当我疑惑的时候,张医生推门抢救室的大门走了进来。


“病人什么情况?”


“头部遭到重击,头骨凹陷,心跳伴有杂音。”我说道。


张医生戴上听诊器听了听病人的心跳,发现的确有杂音,可是他听到一半,目光就注意到了病人脖子上的黑色血管。


“OK!现在所有人都听我的话,全都离手,不要接触病人!”张医生蹙眉说完后就盯着我问道,“小陆,你是不是漏了什么?告诉我,这是什么?”


抢救室里的人都怔了怔。


我看着张医生郑重的样子,然后盯着黑色血管,心里有所猜测,说道:“我不知道我想的对不对。”


“说说看。”张医生看着我。


我看了眼周杨,然后说道:“他这种情况很像是感染了埃林病毒,一开始我以为他视神经损坏有可能是头部遭到重击的缘故,可是现在看来有可能是埃林病毒所导致。可是,这种病毒不是不会传染给人类吗。” 的确,埃林病毒第一次出现是在2016年欧洲的一个农场里,当时的病毒学家称这种病毒不会传染给人类。


张医生说道:“那是在之前,前两天世界卫生组织发表了一篇声明,称埃林病毒现在已经可以传染给人类了,在北美地区,已经确诊了十三例感染的病例。我本来以为这种病毒传播到亚洲还需要一些时间,没想到现在就出现了。”


“可是,引起血管发黑有很多种情况,不一定就是埃林病毒。”我问道。


张医生说道:“不管是不是,病人的反应都值得怀疑,这就足够了。”


一听到此话,整个抢救室里所有人都慌了。


我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想起了三天前苏铭打我电话是跟我说的话,难不成他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可是,他是怎么知道的?


张医生看着慌张的众人,镇定的说道:“现在大家都不用慌张,埃林病毒在人类之间是如何传染的,现在还不得而知,有可能是空气传染,有可能是体液传播,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封锁传染源,防止其他人受到传染。”


听到这里,我看了眼周杨,刚才他的手可是被病人给咬破了!


周杨此刻脸色惨白,很明显是害怕自己也被传染。


“小陆,你现在马上去通知疾控中心的人过来。周杨,你去通知外面的警方,然后拉下闸门,封锁整个急诊室,千万不要让急诊室里的任何人离开,明白吗!”


“明,明白。”周杨闲的慌张,说完就跑了出去。


我也跟着去通知疾控中心的人过来了。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果埃林病毒极具传染性,那么有可能整个急诊室的所有人都已经受到了感染。


这种时候,让任何人离开都是犯罪。


所以,只能采取极端措施。


正当我在通知疾控中心的时候,周杨已经通知警方和控制室,急诊室的所有闸门都放了下来,封锁了整个急诊室。


……


当时我以为这件事情很快就会结束。


可是,一切才刚刚开始,就像三天前苏铭打电话和我说的那样,这个世界变了。 让我歇会儿,两分钟后继续 急诊室的闸门被拉下后,所有的医生护士和病人都被封锁在了急诊室当中,谁都出不去,谁也进不来。


三名在急诊室当中的警察在得知了情况以后,就开始配合我们的工作。


急诊室里的病人看到急诊室被封锁以后,就开始出现了情绪,但是他们现在还处在疑惑的阶段,并未爆发。


张医生这时候从抢救室当中走出来,看了眼眼前聚集在一起的所有病人,总共有二十几人,加上医护人员和警察,整个急诊室现在差不多有三十多个人。


病人基本上没什么重伤,都是神志清醒的。唯一一个重伤的就是那个感染了埃林病毒的病人。


张医生说道:“大家安静一下。”


他的声音很大,加上有警察维护秩序,整个急诊室很快就安静下来。


“我知道大家现在很奇怪,为什么急诊室会在这时候关门了。大家不用过分担心,我们这么做的原因呢,是因为刚才送来的病人当中,有一个病人感染了一种病毒,这种病毒具有传染性,所以很有可能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感染了这种病毒。”


此话一出,所有的病人都沸腾了。 他们开始吵闹起来。


一个个张牙舞爪的想要过来解释自己没有被传染。


三名警察在这时候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在恐吓加威胁的作用下,在场的病人再次安静下来。


张医生接着说道:“我知道大家都觉得自己没有被传染,但是,我是一个医生,你们有没有被传染不是你们自己说了算的。从现在开始,所有人都需要接受检查,包括所有的医护人员和在场的三位民警,只要确定了你没有被传染,就可以离开。所以,如果你们想尽快离开这里,就安静的接受我们医护人员的检查。”


“我再说一遍,起哄没有任何的作用,而且,为了防止传染,我希望你们个人之间不要有任何的行为接触,哪怕是碰一下都不行,明白吗!现在,排好队,检查的顺序由三位民警进行安排。”


张医生在说完后,就安排护士去给他们抽血。


“周杨,小陆,你们两个跟我到办公室。”张医生说了声,我们就跟着过去了。 关上门,张医生就问我:“疾控中心的人什么时候过来?”


“他们说十分钟后就会赶到。”我如实说道。


张医生点头,接着说道:“我现在交给你们一个任务,去盯着抢救室里那个感染了埃林病毒的病人,密切观察他身上发生的一切情况。这件事情,我得通知上面。”


“知道了。”周杨点头后,我们俩就离开了办公室。


可是,等我们刚刚一只脚踏出办公室,抢救室那边就传来了呼救声。


“救命,救命啊!病人,病人发疯了!”一个护士从抢救室当中跑了出来,只见她浑身是血,神情惊恐的不像话。


我跟周杨赶忙跑过去。


刚来到抢救室的门口,我就瞧见了恐怖的一幕。


只见那个感染了埃林病毒的病人正扯着一个护士的脖子,然后张嘴就往护士的脸颊上面咬去,护士的脸皮直接被病人的嘴巴给撕扯了下来,鲜血淋漓!


“啊!”护士不断惨叫,可是站在门口的我根本就不敢进去,血腥的场面我是见过不少,可是如此恐怖的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心里难免害怕。


关键最恶心的是,那个病人在咬下护士的脸皮后,在嘴巴里嚼了两下,就咽了下去!


他的这个举动,再一次让我退却。 这时候,周杨推开门口的我,直接闯了进去,一脚踹开那个咬人的病人,拉着惨叫中的护士就跑出了抢救室,途中还不忘把门给关上了!


我愣在一旁,不知所措。


周杨直接骂道:“陆晓南,你他么愣着干嘛,还不快过来帮忙!”


我被他骂的回过神来,拆开一旁纱布就按在了护士被咬破的脸颊上面,然后在其他人的帮助下,我们让护士躺在了轮床上面,开始给她的脸颊清创止血。


张医生这时候从办公室当中走出来,来到抢救室的窗口,朝里面一看,就瞧见了那个病人发了疯似得砸窗,口中还不断发出嘶吼的声音。


张医生走过来,问道:“刚才怎么回事?”


之前被吓坏的护士摇头说道:“我,我不知道,本来那个,那个病人还好好的,结果一下子就跳起来咬人了。”


我听了护士的话,心里害怕起来,难不成苏铭三天前的预言是真的不成?


不过,眼下的情况容不得我去思考其他的事情。 在给护士做了清创以后,就用纱布包住了她的脸,她脸上的脸皮已经被咬掉了,想要复原,是很难的一件事情。


护士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周杨安慰道:“放心,以后你的脸会没事的。”


正当我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的时候,没过几分钟,抽血检查那边传来消息,出事了!


“医生,不好了,有病人出事了!”护士跑过来喊道。


张医生听到后,立马拍了下我,说道:“小陆,你跟我过来。”


我跟着张医生一起跑了过去,只见那群排队的病人此刻围成了一个圈,仿佛看戏一样看着中央发病的那个人。


我和张医生挤过人群,就看到了一个女生正在地上抽搐,并且她的身体诡异的弓起浑身不断颤抖。


她这种情况叫做角弓反张,基本上是没救了。


所以张医生来到这里以后没有第一时间救治。


片刻后,女生停止颤抖,平静的躺下来。


我刚想过去帮忙,张医生就拦住了我,说道:“别过去,你看她脖子。”


我仔细一瞧,看到了女生脖子上出现的黑色血管,我眉头一跳,就没有再过去。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