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

无以名状的恐惧:克苏鲁神话

鬼故事 https://www.szbce.com 2021-04-02 18:27 出处:网络 作者:地底蔷薇编辑:@鬼故事
全部转自克苏鲁吧,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体系相当完整1l小伞,id=40579721 ——熔岩无休地奔腾。在极地的终极的气候中硫磺洪流自雅内克山奔涌而下——在北方极地的国度中随着雅内克山的奔涌阵阵轰鸣丹弗斯读过不少稀
全部转自克苏鲁吧,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体系相当完整

        无以名状的恐惧:克苏鲁神话

1l小伞,id=40579721 ——熔岩无休地奔腾。
在极地的终极的气候中
硫磺洪流自雅内克山奔涌而下——
在北方极地的国度中
随着雅内克山的奔涌阵阵轰鸣

丹弗斯读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书籍,而且谈论了不少关于爱伦·坡的事情。我也参与了其中,因为坡在他唯一一篇长篇故事——神秘而又令人不安的《亚瑟·戈登·皮姆》[注]——里描绘过南极的景色。在荒凉的岸边,以及远方高高的冰架上,大群滑稽的企鹅呱呱地叫着,拍打着自己的鳍状翼。同时我们还能看到许多肥胖的海豹,有的在水中游泳,有的则躺在大块缓缓漂移的浮冰上。

[注:Arthur Gordon Pym,全名为《The Narrative of Arthur Gordon Pym of Nantucket(楠塔基特岛亚瑟·戈登·皮姆的故事)》,是坡生前留下的唯一完整的长篇小说。

午夜过后,探险队依靠小艇在九日凌晨艰难地登上了罗斯岛的陆地。我们带去了两条分别从两艘船上接下来的电缆,并且准备用双筒救生圈从船上卸下补给。虽然斯科特和沙克尔顿探险队过去也曾在这里登陆,但是当我们第一次踏上南极的土地时,心情依旧紧张而复杂。我们在火山脚下封冻的海岸上建立了一个临时性的营地,而探险队的总部依旧设在阿卡姆号上。我们卸下了所有的钻探设备、拉橇犬、雪橇、帐篷、食物、油罐、实验性的融冰设备、照相机——包括普通相机和航空相机、飞机组件,以及其他一些设备。除开飞机上的无线电设备,我们还卸下了三台便携式的无线电发报机——这样一来,不论我们去到南极大陆的哪个地方都能与阿卡姆号上的大型无线电设备保持联系。而船上的大型无线电设备则负责与外界联系,将探险简报转发给阿卡姆广告人旗下、位于马萨诸塞州金斯波特角的大功率无线电收发站。我们希望能在一个南极夏季内完成全部的工作;但如果无法达成这个目标,我们可以在阿卡姆号上过冬,同时派遣密斯卡尼托克号在海面还未封冻前航向北方获取下个夏季的补给。

由于新闻报纸已经报道了探险队的早期行动,我在这里就不必详述了——我们登上了埃里伯斯峰;在罗斯岛上的数个地点成功地进行了钻探作业,帕波第的钻机速度很快,即使是碰上坚硬的岩层也很顺利。此外,我们还对融冰装置进行了临时的测试;并且冒险带着雪橇和给养攀上了巨大的冰架;然后在位于冰架顶端的营地里完成了五架大型飞机的组装。登陆队伍——包括二十名队员和二十五只阿拉斯加雪橇犬——的健康状况出奇地良好。当然,我们也没有遭遇真正具有破坏性的低温气候或者是风暴。气温表的读数大多数时候都在华氏零度到华氏二十度[注],甚至二十五度之上——在新英格兰过冬的经验已足以帮助我们应付这样的寒冷气候了。冰架上的营地是半永久性的,主要目的是贮存汽油、食物、炸药和其他物资。

[注:摄氏零下十七度到零下三度左右] 莱克最终还是决定前往西北方向,进入那片人类从未涉足,也从未想象过的世界。我们用无线电简报通告的这次行动。我觉得,公众在读到这些报告后一定活跃地进行了许多想象。不过,我们并没有在简报里提起莱克的疯狂念头——他希望通过这次探险在整个生物学与地质学领域掀起一场彻底变革。一月十一日到十八日之间,他、帕波第以及其他五个人搭乘雪橇开始了初步的西进钻探之旅。旅途过程中发生了一起意外——在跨越冰盖上一条巨大的压力脊[注]时,队伍发生了混乱,因此损失了两条拉橇犬,同时也毁掉了继续前进的可能。不过,这次探险带回来了许许多多太古代的板岩;虽然那片岩层有着古老得难以置信的历史,但里面出土的痕迹化石却出乎意料的丰富,甚至连我也开始感到有些好奇。不过,在这些化石里留下痕迹的全都是一些非常原始的生命,与现有的科学理论并没有太大冲突,只不过这些化石痕迹里包括了所有明确属于前寒武纪时期的生命形式;因此当莱克要求我们暂停争分夺秒的勘探计划,调动所有四架飞机、许多人手以及全部用于探险的机械设备前往西北面展开另一次勘探时,我依旧不觉得他的请求有任何站得住脚的理由。不过,我最终没有反对这个计划;但是,我也没有参加向西北方向前进的小分队——即便莱克希望我能够为他提供一些地质学方面的建议。待他们离开后,我、帕波第以及另外五个人会继续留在基地,拟定好向东转移的最终计划。为了做好准备,我们需要一架飞机前往麦克默多湾运输充足的汽油补给,不过这件事可以暂时等一等。我在营地里留下了一只雪橇和九条拉橇犬,因为不论什么时候,在这样一个死寂万古、完全杳无人迹的世界里,若是手边没有可用的交通工具将会是件非常不明智的事情。

[注: pressure ridges,冰川在两侧受力挤压时形成的山脊结构。]

大家应该都记得,莱克在指挥探险分队深入未知世界时,一直用机载短波无线电向外发报;我们留在南方营地的无线电设备与麦克默多海峡中的阿卡姆号都能接收他的简报,而且后者还负责用五十米的长波无线电将简报转播给外界。西北探险队于一月二十二日凌晨四时启程。仅仅两小时后我们就收到了他们的第一条无线电简报。莱克在无线电简报中称他们在距离我们大约三百英里之外的某地进行了一次小规模的融冰与钻探作业。六个小时后,我们收到了第二条非常令人兴奋的简报。报告里说他们开凿了一口较浅的竖井,并进行了爆破;狂热而卖力的工作最终换来了几块板岩碎片——这些碎片上包含了好几段奇特的痕迹,与最初发现的那块令人困惑的痕迹化石极其类似。 三小时后,一则短小的简报称他们迎着凛冽刺骨的狂风再度起飞了;于是,我发送了一条讯息反对他们进一步冒险,但莱克却草草地回复说为了发现新的样本,任何冒险都是值得的。这时,我意识到他已经兴奋得顾不上我的命令了。可是,虽然他们的草率冒险会危及到整个探险计划的成败,但我却无力加以阻止;一想到莱克的计划,我就觉得有些害怕——他正在义无反顾地深入一片变化莫测而又险恶不祥的白色世界。这片白色无垠里包含着无尽的风暴与无数从未被人类窥探过的秘密,而且一直绵延到玛丽皇后地和诺克斯地那未被勘探过的陌生海岸,广达一千五百英里。

接着,大约一个半小时后,莱克从还在飞行的飞机上传来了另一条让人无比激动的消息。这条消息将我的不安一扫而空,甚至让我开始后悔为何当时没能一同跟去:

“10:05 P.M,仍在飞行中。暴风雪后,观察到前方出现迄今为止见过的最高山脉。考虑到高原本身的海拔,目标可能与喜马拉雅山脉相当。大体位置在南纬76度15分、东经113度10分。目标延伸至左右两侧视野尽头。似乎观测到两座冒烟的火山口。所有山峰都是黑色的,无积雪。强风从山中刮来,无法进一步飞近。”

在那之后,我与帕波第以及其他所有人都屏息静候在收报机边。每每想到七百英里之外那座巍峨雄伟的山脉壁垒总能激起我们内心最深处的冒险渴望;虽然没有亲临现场,但我们依旧为自己的探险队成为这条未知山脉的发现者而感到高兴。在半个小时后,莱克再次送来了简报:

“莫尔顿的飞机迫降在了高原上的丘陵地带。无人受伤,飞机或许还能修复。在返航或进行下一步行动前,如有必要,将会把重要物资转移到另三架飞机上,但目前还不需要长途飞行。山脉高得无法想象。将搭乘卡罗尔的飞机,卸掉所有重物,靠近观测。完全无法想象。最高峰肯定超过三万五千英尺。超过珠穆朗玛峰。我与卡罗尔升空的同时,埃尔伍德正在用经纬仪计算山峰高度。有关火山峰的猜测可能有误,山峰的构造似乎有分层[注]。可能是前寒武纪板岩与其他地层混在一起的结果。峰顶轮廓很奇怪——看见规则的立方体附在最高的几座山峰上。在金红色阳光里,一切就像惊人的奇迹。像是梦里的神秘之地,或者一处门径,通往充满未知奇迹的禁忌世界。希望你能在这里进一步研究。”

[注:指山脉是由于地层抬升的结果,火山一般不会是由于这种地质作用而产生的。] 在这之后的半个小时里,莱克发回了一连串的简报,并且向我们表达了他想去攀登其中一部分山峰的意愿。我告诉莱克,只要他能派来一架飞机,我就立刻前去与他会合。而在这之前,帕波第将与我一同规划出最佳的汽油补给方案——由于探险的目的发生了变化,所以我们必须计划好在何处、如何集中我们的补给。显然,莱克的钻探作业,连同飞机飞行,都非常需要一个新的营地。他打算把这个新营地架设在群山的脚下。向东迁移的计划被搁置了,至少在这个季度里无法实现。为此,我联系了道格拉斯船长,请他想办法离开探险船,驾着我们留在那里的一只狗队登上冰架。我们需要建立起一条穿越广袤未知区域的路线,将莱克所在的位置与麦克默多湾直接联系起来。

后来,莱克用简报告诉我,他决定把营地建立在莫尔顿迫降飞机的地方。飞机的维修工作已经就地展开。当地的冰盖非常薄,某些地方甚至可以看见黑色的地面。莱克说他会在进行雪橇旅行或攀登探险前,先对某些地点进行钻探和爆破。莱克还谈到了整幅场景所表现出的那种难以用言语来描述的壮丽与宏伟,那些巍峨而沉默的山峰如同直达天际的高墙一般矗立在世界的边缘,置身在群山的遮蔽下,他产生了一种非常古怪的感觉。埃尔伍德用经纬仪测量了最高的五座山峰,计算出它们的海拔约为三万到三万四千英尺。地形上的表现出的风蚀特征显然让莱克觉得有点儿焦虑,因为那说明山间偶尔会出现极其猛烈的强风,甚至会比我们之前经历的任何风暴都要更加暴烈。而他的营地与那片突兀隆起、地势较高的丘陵之间只有五英里多一点的距离。他在简报里强调说,探险队要加快速度,尽早将这片陌生而奇特的地区勘探完毕——虽然相隔七百英里的冰雪荒野,但我仍在他的文字间察觉到了一丝下意识的警惕与不安。不过,靠着前所未有的速度与努力下,经历过一天的连续作业,并取得了举世无双的成果后,他终于准备去休息了。

早上的时候,我、莱克和道格拉斯船长在相隔遥远的三座基地里进行了一次三方无线电会议。通过协商,我们达成了一致。莱克将派遣一架飞机赶赴我们的营地,让我、帕波第以及另外五个人能够前往新营地与他们会合。此外,这架飞机还要尽可能地多带些燃油。但是剩下的燃油问题,得等到我们制定出向东迁移的计划后才能解决。不过这个问题可以等几天再讨论,因为莱克有足够的燃油来维持近期的营地供暖与钻探工作。不论如何,我们留守的南方营地最终肯定需要重新进行补给。但如果我们推迟向东迁移的计划,那么在下个夏季来临前,我们都不需要再用到南方营地。与此同时,莱克也必须派遣一架飞机去勘探出一条新的航线,好将麦克默多湾与新发现的山脉连接在一起。 待好奇心得到初步的满足后,莱克潦草地在记事本上写了一份简报,让莫尔顿跑回营地用无线电播报出去。这也是我收到的有关此次发现的第一份报告。报告里说,他们辨认出了一部分化石,其中有早期的贝类、硬鳞鱼和盾皮鱼的骨骼,迷齿亚纲类[注1]和槽齿类[注2]的残骸,巨大的沧龙[注3]骨头碎片,恐龙的椎骨与骨板,翼手龙的牙齿和翼骨,始祖鸟的残肢,第三纪中新世[注4]的鲨鱼牙齿,原始鸟类的头骨,以及其他原始哺乳动物骨骼——像是古兽马、剑齿兽、始祖马、真岳齿兽[注5]还有雷兽[注6]。但他们没有发现像是乳齿象、象、现代骆驼、鹿或牛科动物之类的近代生物;因此莱克推断最后出现的沉积作用应该发生在渐新世时期[注7],而这片掏空的地层已经在现在这种干燥、死寂而且无法进入的状态下保存了至少三千万年。

[注1:一类原始的两栖类,在石炭纪和二叠纪发展为两栖类的代表生物。]
[注2:一类出现在中生代早期的原始爬行动物。]
[注3:白垩纪肉食性海生爬行动物]
[注4:两千五百万到一千三百万年之前]
[注5:活跃在北美洲渐新世时期的常见偶蹄目食草动物。
[注6:马的近亲,外表类似犀牛。生存于始新世早期至晚期。]
[注7:三千三百万年到两千三百万年前。] 另一方面,洞穴里还出现了许多非常古老的生物化石——这是种极不寻常的现象。根据夹杂在石灰岩里的典型化石——例如瓶状海绵[注1]——进行推断,莱克认为这层石灰岩构造肯定形成于白垩纪科曼齐系时期,绝不会比这更早。但是洞穴里散落的化石中却出现了某些学界目前认为要比科曼齐系古老得多的生物,而且数量多得令人吃惊——其中有原始的鱼类、软体动物,甚至还有可以上溯到志留纪[注2]或奥陶纪[注3]的珊瑚。这种情况显然说明这一地区的生物史出现了某种异常而又独特的重叠,三亿年前的生物与仅仅只有三千万年历史的生物出现在了同一个地方。至于这种生物史上的重叠在渐新世时期洞穴封闭之后又延续了多长时间,则完全无从猜测了。不论如何,更新世时期的可怕冰川终结了任何残留在这一地区、妄图能远远活过其应属的地质时期的原始生物——这也是五十万年之前的事情了,不过与这座洞穴的年纪比起来,它依旧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

[注1:Ventriculite,一种已灭绝的花瓶状的海绵,中文准确译名未知,其化石是白垩纪地层的指示物。]
[注2:四亿两千五百万年到四亿五百万年前]
[注3:五亿年到四亿两千五百万年前]

莱克并没有让第一条简报久留,在莫尔顿动身返回挖掘地之前,另一条简报就已经穿过雪地送到了营区里。在这之后,莫尔顿就一直守在飞机的无线电前,将简报与随后莱克差遣信使送来的一系列补充说明一一发送给了我和阿卡姆号,并让他们转播给外界。那些通过报纸跟踪探险进展的人应该还记得那天下午的报告在科学家之间引起多大的兴奋与骚动——也正是这些报告,在这些年后,导致了斯塔克韦瑟-摩尔探险队的成立——让我不得不竭力劝阻他们的计划。在这里,我最好还是将莱克发来的简报以原件形式给出,我们营地的报务员麦克泰格已经将之从铅笔速记转译成了文本: “福勒在爆炸后的石灰岩与砂岩碎片里找到了最为重要的发现。几条清晰的条纹状三角形印痕,与之前太古代板岩上的痕迹非常类似。说明留下这种痕迹的生物繁衍了六亿年,一直存活到了白垩纪科曼齐系时期,而且没有出现形态学上的改变,或是尺寸大小的改变。如果要说变化,科曼齐系时期的印痕明显比早前发现的印痕更加原始,或者退化。务必向媒体强调这次发现的重要性。其对于生物学的意义不亚于爱因斯坦对于数学和物理学的意义。记得附上我之前的工作与补充的推论。如我怀疑的一样,这似乎表明地球曾见证了整整一系列,甚至许多不同系列的有机生物。这些生物要比我们所知道的、从太古代的细胞进化而来的生物体系要早得多。它们早在十亿年前就已经高度进化与分化。当时地球还很年轻,任何生命形式或是普通的原生质结构都无法适应那种环境。那么,这些生物是在何时、何地以及如何完成它们的进化的呢?”

——
“之后。检查了大型陆生爬行动物、海生爬行动物以及原始哺乳动物的骸骨。发现骨骼上有奇怪的伤痕或创口。不同于任何已知的任何时期的掠食或肉食动物所造成的伤口。伤痕分两种——笔直、贯穿的孔洞,与明显由劈砍造成的痕迹。有一两例被利落切断的骨骼。带伤痕的样本不多。已派人去营地拿手电筒。准备砍断钟乳石,扩大地下的搜寻范围。”

——
“之后。发现奇怪的滑石碎片。约六英寸宽,一英寸半厚。与当地发现的地质构造完全不同——淡绿色,但没有明显的证据可以确定样本的形成年代。碎片出奇的规则和光滑,形状像是尖端破损的五角星,在内角和中央的表面有裂开的痕迹。表面完整的样本中央有光滑的小坑。想知道它的来源与风化方式。可能是水磨作用造成的奇特结果。卡罗尔用放大镜进行了研究,觉得能找到额外一些包含有地质信息的痕迹。表面规则地排列着一组小圆点。在工作时,狗表现得很不安,似乎很讨厌这些滑石。滑石肯定散发着某种特殊气味。等米尔带来光源后,就开始探索地下区域,之后再做报告。” ——
“10:15P.M.。重大发现。奥兰多和沃特金9:45带着光源在地底进行搜索时发现了一些巨大畸形的桶形化石,完全未知的品种;可能是植物,或者某种过度生长的未知海洋辐射动物[注]。矿物盐显然保护了生物组织。组织如皮革般坚韧,但某些部位依旧有惊人的弹性。样本的两端和周边有破损的痕迹。从一端到另一端有六英尺长,中间部分的直径为三点五英尺,两端的部分向内收缩了约一英尺。像是有着五条隆起脊状物的肉桶。样本侧面有破损,只剩下细小的茎杆,分布在桶的中部,脊状物的正中央。另外,在脊状物夹成的沟槽里还生长着奇怪的构造——是一种能像扇子一样折叠打开的梳状物,或膜翼。大多数都已破损,只有一个完整——完全展开后接近七英尺。这种结构让人想起某些出现在远古神话里的怪物,尤其是《死灵之书》虚构的远古之物。这些翼架似乎原本连有皮膜,依靠一个腺状管道组成的框架进行展开与合拢。在翼尖部分的管状物上有明显的微孔。身体的两端都已皱缩,无法猜测里面的结构,也想象不出上面原本还连接着什么东西。等回到营地后一定要进行解剖。无法确定样本是植物还是动物。许多特征显然非常原始。已派遣所有人手切断钟乳石,搜寻更多样本。另外,发现更多有伤痕的骨骼,但这些事情可以暂缓。管理拉橇犬方面有麻烦。它们无法忍受新发现的样本,如果不是我们把它们隔在远处,可能会冲上来撕碎这些样本。”

[注:指相对于两侧对称的高等动物而言,呈中心对称的原始动物。例如海星等。]

---
“11:30P.M.注意,德尔、帕波第、道格拉斯。最重要的发现。我更愿意称之为空前绝后的发现。阿卡姆号必须立刻将之转播给金斯波特的无线电站。奇怪的桶形生物就是那种在太古代板岩上留下痕迹的生物。米尔、布德罗与福勒在地下距洞口约四十英尺的地方发现了一群样本。有十三个,或者更多。样品附近散布着古怪的圆润滑石碎片。这些碎片比最初发现的要小,呈星形,但除了某些地方外没有破损的痕迹。所发现的生物,有八个保存完好,附带了所有的器官。已经把所有的样本都搬到了地表。拉橇犬被隔开很远。它们无法忍耐这些东西出现在附近。准备进行细致描述,并精确传回。报纸必须准确报导此事。 “样本全长八英尺。带有五条脊状物的桶形躯干长六英尺,中央最粗处直径三英尺半,两端直径一英尺。暗灰色、柔软但非常坚韧。翼膜展开达七英尺,与躯干颜色相同,发现时保持折叠状态,能从脊状物之间的沟槽中伸展打开。翼骨架呈管状或一端粗大的腺体状,浅灰色,尖端有小孔。展开的翼膜有锯齿状的边缘。围绕躯干中央纬线,在每条尖端呈直角的脊状物中央有一组分叉的浅灰色柔软肢干或触手。发现时所有肢体都紧贴在躯干上,但展开后最长可达达三英尺。类似原始的海百合触手。单个茎杆直径三英寸,在延伸六英尺后分叉成五条更小的茎杆,而后继续延伸八英尺,再分裂成五条尖端渐渐收缩的细小触手或卷须——因此,最初的一条茎杆共分裂成了二十五条触手。

“躯干的顶端,有鼓胀的浅灰色颈部,似乎生有腮状器官。颈部以上是形态学的头部,五角星形的,淡黄色,类似海星,覆盖有三英寸长的坚韧纤毛。纤毛呈现出五彩缤纷的颜色。头部厚实而肥大,从一端到另一端大约两英尺。顶部正中央有裂口,可能是呼吸用的孔道。在五角星的每个顶端均向外延伸出三英寸长的淡黄色弹性软管。每条管道的末端都有球形的隆起。淡黄色的薄膜向后翻卷包裹在柄上,露出红色、带虹彩的晶状球体,显然是一只眼睛。另外,有五条稍长的淡红色软管从五角星形头部的内角中伸出来,并在终端形成同样颜色的囊状肿胀物。囊状物在受压会打开直径最大可达两英寸的钟形的孔道。孔道里排列着尖锐、白色的齿状附生物——可能是张嘴。所有软管、纤毛以及海星状头部的五个角在发现时都紧紧地贴伏着;软管和五角星形的角都粘在球状的脖颈和躯干上。所有的构造都惊人地柔软,但却及其坚韧。

“躯干底端的结构与顶端存在着对应关系,但底端的器官更加粗糙,而且有着不同的功能。躯干下端连接着球根状的伪颈,没有腮状的器官。再下面是淡绿色的五角星形肢体,肌肉发达,非常坚韧。五条肢体长四英尺,并且在尖端变得非常尖细。肢体根部直径七英寸,尖端直径两英寸半。肢体的尖端生长着淡绿色的三角形膜状物。每张膜上有五条经脉,长八英寸、底端宽六英寸。这是脚蹼、鳍或伪足。从十亿年前,到五千或六千万年前,岩石上的三角痕迹都是这种器官留下的。从海星状排列的肢体那五角形的五个内角中均延伸出两英尺长的淡红色软管,一样也是渐渐变细的,根部直径三英寸,尖端一英寸。尖端都有小孔。所有的部分都是皮质的,非常坚韧且极具弹性。四英尺长、带有脚蹼的肢体无疑是依靠某种方式来进行运动的,在海洋里,或是其他地方。当移动时,显示出这些部位的肌肉非常强壮。发现样本时,所有的肢体都紧紧地贴在伪颈和躯干的底端,和上端的情况一样。 “无法肯定地将之归类为动物或是植物,但目前倾向于动物。可能是经历了难以想象的高度进化后诞生的辐射动物,同时又残留了某些原始的特征。尽管局部表现出相互矛盾的特点,但它们与棘皮动物[注]有些类似。考虑到它们可能栖息于海洋中,很难解释躯干上的膜翼结构有何作用,但或许能用来在水中游动。肢体表现出的对称性更加类似于植物,因为植物才具备最基本的上下结构,而动物通常是前后结构。在进化的最早阶段,甚至在我们所知晓的、最简单的太古代原生质出现之前,任何有关起源的推断总让人觉得非常费解。

[注:指海星一类的动物。]

“完整的样本不可思议地类似于某些远古神话里提到的生物。这意味着,这些古老的生物必定也曾生活在南极洲以外的地方。德尔和帕波第曾阅读过《死灵之书》,也看克拉克·阿什顿·史密斯根据《死灵之书》所画下的那些噩梦般的绘画。因此,当我提到远古之物[注1]时,他们肯定会明白。据说它们因为一个玩笑、或是错误而创造出了地球上的所有生物。学者们一直认为是某些涉及非常古老的热带辐射动物的病态想象催生了神话里的这些概念。威尔马斯[注2]所提到那些史前传说也如此——克苏鲁教团的附属物[注3],等等。

[注1:Elder Things]
[注2:《暗夜呢喃》的主角]
[注3:Cthulhu cult appendages] 不过,如果想在这个阶段就对它进行命名,实在是件非常愚蠢的事情。它看起来像是辐射动物,但是显然又不仅仅只是辐射动物。它有一部分的植物特征,但四分之三的部分仍是动物结构。这种生物最早应该起源于海洋,它极具对称性的外形以及其他一些特征都明确地支持这一推断;然而我们却无法准确地推断出它们后来发生的演变。毕竟,那些膜翼结构说明它们可能也有飞行的能力。至于它们如何在一个刚刚诞生的地球上经历极其复杂的进化历程,并最终在太古代的板岩里留下自己的痕迹,仍旧是个无从推测的问题。这使得莱克异想天开地想到了那些关于旧日支配者的远古神话;在那些古老的神话里,旧日支配者从群星之中降临到地球上,并因为一个玩笑、或者错误而创造了地球生命;此外他还想到了密斯卡托尼克大学英语系的一个民俗学同僚也曾提起过一些怪异的传说,声称某些外太空来的东西藏在偏远的山区里。

起先,莱克非常自然地认定前寒武纪岩板上留下的痕迹是由这些生物的还未高度进化的祖先留下来的,但他很快又推翻了这种太过浅显的理论,因为那些更加古老的化石反而有着更加先进的特征。若有什么不同的话,相比早期的痕迹化石,后期痕迹化石的轮廓并非更加先进,反而有些退化。伪足的尺寸已经缩小,而且整体形态也似乎变得更加粗糙和简单了。此外,莱克在检查的那具样本的神经系统与组织器官时,也发现了一些更复杂的器官结构在退化后残留下来的奇怪痕迹。样本身上萎缩与退化的痕迹多得惊人。而所有的疑问,都无从解答。于是,莱克回归到那些神话里,试图找到一个暂时的名字来称呼这些生物——开玩笑地将自己的发现称为“远古者”[注]。

[注:"The Elder Ones."] 大约凌晨2:30的时候,莱克决定延后接下来的工作,暂时休息一会。他用一块防水布盖上了解剖过的样本,离开了实验室帐篷,并饶有兴趣地研究起那些完整的样本来。永不下落的南极洲太阳慢慢软化它们的组织。几个样本的头部和两三条软管开始出现舒展的迹象;但由于气温还在华氏零度以下,莱克不认为样本会快速腐烂。不过,莱克还是将未解剖的几具样本堆在一起,并盖上一张备用的帐篷挡住了太阳的直射。这样也有助于防止它们的气味传到拉橇犬那里。虽然拉橇犬被关在远处的雪圈里,而且雪墙也修建得越来越高,但它们表现出的不安与敌意确确实实给探险队带来了不小的麻烦。越来越多的人仓促地加入到了堆高畜栏雪墙的工作中,人数已接近队伍总数的四分之一了。莱克也不得不开始用厚重的积雪压住帐篷帆布的底角,好让帐篷能撑过越来越强的寒风。而那片魁伟的山脉似乎正在酝酿着一场极其狂烈的风暴。早前他们曾担心会有突发性南极风暴,而现在这种担忧变得更加明显了。在埃尔伍德的监督下,探险队采取了许多预防措施——帐篷、新畜栏以及简陋的飞机掩体朝向山脉的那一面都用积雪进行了加固。由于先前只是在空闲时间里用冻硬的积雪堆建了一个基座,这些后来加筑的掩体完全没办法堆到它们应有的高度;莱克最后只能把从事其他任务的所有人手都抽调了过来。

大约四点的时候,莱克终于结束了播报,并且建议我们休息一下。等到掩体墙再堆高一点的时候,他们全体组员也能歇一歇了。他用无线电与帕波第进行了一些友好的闲聊,并再一次称赞了那些性能极其出色并且帮助他完成这一惊人发现的钻探设备。我热情地对莱克表示祝贺,坦言他坚持向西勘探的举动非常正确。随后,我们一致同意等第二天早上十点再用无线电进行联系。如果那时候风暴过去,莱克将会派来一架飞机接走留在我营地里的队员们。就在结束联络前,我向阿卡姆号发送了最后一条消息,指示他们暂时不要向外界转播当天的新闻,因为所有的细节似乎都太过激进,在没有进一步的实证前,肯定会激起外界的质疑。 年轻的丹弗斯将我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新的地方。他发现山体高处的轮廓规则得有点儿古怪——就如同完美立方体上的一部分。莱克也曾在报告里提到过这一现象。他说那些轮廓朦胧地像是罗列赫用巧妙而又奇异的绘画表现的、位于云雾缭绕的亚洲山脉顶端的原始寺庙遗址——我们看到的景象证实他的确所言非虚。十月份,第一次看见维多利亚地的景色时,我也曾有过这样的感觉;而这一刻,那种感觉又回来了。此外,我还有些心神不宁,那太像是远古神话了;这片危险的国度与在原始神话里有着邪恶名气的冷原[注1]太过相似,实在令人局促不安。虽然神话学者们认为冷原位于中亚;但人类——或者说人类的祖先——有着非常漫长的族群记忆。而其中的某些神话很可能发源于那些比亚洲——甚至比我们所知的世界——更加古老的地方,某些恐怖的土地、山脉与庙宇。少数几个胆大妄为的神秘主义者曾表示残破的《纳克特抄本》[注2]起源于更新世[注3]之前的世界,并且宣称那些皈依撒托古亚[注4]的居民就如同撒托古亚本身一样,是与人类完全不同的存在。总之,冷原,不论它在哪个时空,都不会是一个我愿意涉足或靠近的地方,而我也不会喜欢一个与它类似的世界,一个曾孕育出莱克所提到的那些可疑的远古怪物的世界。在这一刻,我开始后悔自己阅读了那本令人嫌恶的《死灵之书》,后悔与大学里那位博学得甚至有些令人不快的民俗学者威尔马斯过多地讨论这些东西。

[注1:plateau of Leng ,一个寒冷干燥荒芜的高原,不同的故事里它的具体位置也不同。]
[注2:Pnakotic Manuscripts,洛夫克拉夫特虚构的第一本神秘书籍(1918年《北极星》)。在克苏鲁神话中,该书起源于人类之前,原始的抄本最初以卷轴形式存在。其前五章可能是由伟大种族所著,因为其包含了伟大种族的详细历史。]
[注3:始于一千八百万年前,结束于一万一千五百年前的地质时期。]
[注4:Tsathoggua,一个长有黑色软毛,有如同蟾蜍般巨腹的旧日支配者。由克拉克·艾什顿·史密斯首先在他的终北之地(Hyperborean ,我有时候也翻译成北方净土)系列小说中创造出来。根据他的描述,在终北之地有一群长着黑色长毛的生物崇拜这位神明,故有文中一说。]

当我们接近山脉并且渐渐分辨出丘陵地带起伏的轮廓时,逐渐变成乳白色的天顶中突然出现了一幅奇异的蜃景。而之前的后悔情绪无疑加剧我对于那幅蜃景的反应。过去数周里,我早已见过几十次极地蜃景。其中有一些也如与那幅出现在天顶的蜃景一样神奇,一样栩栩如生;但这幅蜃景却有着全新的晦涩含义,透露出一种险恶的象征意味。当我们头顶混乱的冰晶云间隐约浮现出那座由奇异高墙、堡垒与尖塔组成的错乱迷宫时,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蜃景里出现了一座雄伟的城市,城市充斥着人类不曾知晓也不曾想象过的建筑。那暗夜一般漆黑的巨石造物组成了无比宏伟的集合,无处不具现着对于几何对称法则的扭曲和倒错。那当中有许多截去了顶端的圆锥——上面如同梯田般层层叠叠,或是遍布凹槽,这些圆锥台上树立着高大的圆柱形长杆,长杆随处可见球状的隆起,并且在顶端常常修筑着一层层薄薄的扇形碟子;还有些突出在外、如同桌子一般的奇怪构造,像是用许许多多平板、圆形碟子或者五角星一个接一个堆叠出来的结果。那当中有混合在一起的圆锥与金字塔,有些独立存在,有些的顶端则耸立着圆柱体或者立方体或者被截去顶角、更加扁平的圆锥与金字塔,偶尔还会有由五座针一般的尖塔构成的奇怪组合。管子一样的天桥似乎将所有的疯狂建筑都连接在了一起。那些天桥位于不同的高度,但全都高得令人晕眩。这座复杂的迷宫巨大得让人恐惧与压抑。寻常的极地蜃景无外乎是一些较为狂野的景象,就像是北极捕鲸人斯科斯比于1820年看到并画下来的那种。然而,此时此刻,前方耸达天际的陌生黑色山峰,记忆里有关异样古老世界的发现,以及笼罩在莱克探险队上的可能的灾难厄运全都融合在了一起,我们所有人似乎都在那幅蜃景里找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恶意,与无比邪恶的征兆。

随后,蜃景渐渐解体,这让我感到颇为宽慰,虽然这个过程将各式各样如同梦魇一般的尖塔与圆锥短暂地化作了更加扭曲的形状,反而让人更觉毛骨耸然。整幅蜃景最终溶解消失在翻滚的乳白色。随后,我们再度望向地面,发现这段旅途即将抵达终点。陌生的山脉从前方令人目眩地拔地而起,仿佛由巨人修建的可怖壁垒。它们所呈现出那种怪异的规则轮廓变得令人惊讶地清晰起来,甚至不需要通过望远镜就能看见。此时,我们正在低矮的丘陵上方,并且望见一些黑色的斑点点缀在冰层、积雪以及高地的裸露土地之间。我们觉得那儿应该就是莱克扎营与钻探的地方。地势在五六英里外迅速抬升,形成一片更高的丘陵,形成了一道轮廓清晰的分割,将远处那甚至超过喜马拉雅山脉的可怕群山分离开来。最后,罗普斯——一个协助麦克泰格驾驶飞机的学生——对准左边地面上一块与营地差不多大小的黑色斑点降下了飞机。飞机降落的时候,麦克泰格用无线向外界发送了一条报告,这是探险队最后一条未经审核直接发送的报告。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