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

精神异常梦游症患者的调查报告

鬼故事 https://www.szbce.com 2021-04-02 18:27 出处:网络 作者:樱-syoto编辑:@鬼故事
这个故事有听说过的吗? 5 4 3 2 1 这是我在百度看到的一个有趣的小说,小说名我不知道,不过可以去百度搜:《精神异常梦游症患者的调查报告》这只是我截的其中一个。比较长,耐心看,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故事第十
这个故事有听说过的吗?

        精神异常梦游症患者的调查报告

5 4 3 2 1 这是我在百度看到的一个有趣的小说,小说名我不知道,不过可以去百度搜:《精神异常梦游症患者的调查报告》这只是我截的其中一个。比较长,耐心看,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故事



第十四个病例:癌症清除计划
  我见到他,是在一审结束之后,他因为故意纵火罪,被判处了无期徒刑,他不服,提起上诉,二审将会在三天后开庭。我在看守所里见到了他,和他隔着一张桌子,相对而坐。他的手被镣铐锁在了桌面上,双腿也被锁在了他做的那张椅子上,椅子与地板固定,无法移动。
  他以前是个护林员,三十一岁,在东北一片林子看守了五年。就在半年前,他半夜一把火烧了整片森林,他因为涉嫌故意纵火被捕。虽然医生诊断他又梦游症,他自己也说当时处在梦游状态,纵火完全是无意识的行为。但是,法律毕竟是讲究证据的,口说无凭。那天晚上负责看守树林的,只有他一个人,所以没有人能够证明,他是在梦游状态下纵火的。尽管他对一审判决表示不服,提起上诉,但包括他和他律师在内的所有人都清楚,即便二审,也会和一审的结果一致,维持原判。
  我负责这起案件审理的跟踪报道,所以获得批准,进入看守所,对他进行采访。
  此刻,会面室里的气氛十分压抑,两名狱警身姿笔挺地站在他身后,两侧的墙壁上写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认真改造,重新做人。
  他一直低着头,也不看我一眼,看上去有些沉默。
  我道:“其实……这起案件我一路追踪下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二审的结果恐怕也不容乐观。”
  他点了点头,没有看我,继续看着自己的大腿:“这点我的律师跟我说过,我有心理准备。”
  我道:“你认为你是无辜的。”
  他点了点头说:“我是无辜的。”
  我道:“你说你梦游纵火,能给我讲讲当时的情况么?”
  他摇了摇头道:“我不记得了。”
  我想让他开口,于是循循善诱道:“你要知道,现在,你把越多的情况说出来越有利你知道么?你把当时的情况告诉我,我会帮你登到报纸上,如果外面的大众都觉得你是无辜的,极有可能会影响到二审的判决结果!如果你还是这么抗拒,我也帮不了你。”
  他的身子微微一颤,双拳收得很紧,像是在犹豫。过了片刻,他终于开口道:“其实,是有人让我放的火。”
  我一怔,心说,喂,你这是承认故意纵火还供出个幕后元凶?你这么说,我还怎么帮你啊?但出于职业敏感,我立马打起精神来:“你的意思是说,是有人教唆你这么做的?”
  他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我道:“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看看能不能从里面找出点什么来,没准可以帮到你自己。”
  他点了点头道:“那天晚上天气很干燥,我一个人躺在值班室的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到了后半夜,总算是睡着了,然后,我就做了一个梦。”
  我道:“一个梦?”
  他点了点头:“那个梦我道现在都还记得很清楚。”
  我问:“一个什么样的梦?”
  他道:“我梦到自己光着脚离开了房间,走到了外面,紧接着,我的身体就飘了起来。一直飘,一直飘,飘了很高。我感觉风很大。地面越来越远,天空越来越近。我的身体穿越了云层,一直朝着一片繁星飘了上去。最后我低下头,看到脚下是地球。我能够看到大气层,我意识到,自己来到了外太空。但我的身体没停下来,还在飘,没多久,一颗巨大的灰色球体离我愈来愈近,很快,我反应过来,那是月球。没多久,我的身体就开始降落。”
  我道:“你落在了月球表面?”
  他点了点头道:“没错,我落在了月亮上,没有风,但感觉很冷。我看到了很多环形山,有个人影从一座环形山的另一面出现,朝我走了过来。他来到我跟前,我看不清他的长相,也可能是记不清了,总之,他对我说:‘人类十年后将会灭绝’。然后,那个人就将手一挥,我一瞬间回到了地球上。但是没有落地,而是飘在很高的半空中。我看到天都变成了红色,很热,于是低头看去,发现脚下是一片火海。整个地球都在燃烧。我听到很多人的惨叫声。紧接着,那个人出现在我身旁,他指了指大陆板块。我地理学得不错,他指的是欧亚大陆板块,我在板块上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凹坑,从天上看,那个坑足足横跨了五六个欧洲国家。那个神秘人对我说,十年后,将会有一颗巨大的彗星撞向地球,那颗彗星的威力是史无前例的,爆炸的冲击波会辐射全球,泥土会被炸入平流层,地球从此黯淡无光,人类会在数年的时间内,彻底灭绝!”
  我被他的叙述代入进去了,久久都没有缓过神来,过了好一会儿,我深吸了一口气道:“你说的那个神秘人,是指……外星人?”
  他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但我想应该是吧。”
  我问:“可是……外星人为什么要给你看这些?”
  他道:“他是想让我提醒人类,这场灾难即将来临,让我们提前最好准备。”
  我道:“于是,你就焚烧了整片树林?”
  他晃了晃脑袋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干的。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树林边。紧接着我就闻到了树叶烧焦的味道,然后就是一片火光,整座树林都开始燃烧。但 我真的不记得,是不是自己放的那把火!”
  我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因为我很清楚,他刚才说的这些话,如果我如实记录下来刊载在报纸上,一定会被人说成是科幻小说。况且,都不用登报,这篇报道一定会被主编直接扔进回收站。因为,这报道看上去太像是杜撰出来的了。
  那天结束了采访,我便回去了,只写了段简要的和谐版报道登载了报纸上,因为我必须让新闻看上去像真实的新闻,而不是小说,所以,我也很没办法。三天后,此案的二审开庭审理,不出大家所料的,法官一锤定音,宣布维持原判。
  那位护林工,注定要因为故意纵火罪,在监狱里度过余生的全部了。
  还记得“记忆宫殿”那个病例当中,那个从监狱里消失掉的犯人么?他最近在国外出现了,但国际刑警还没能抓到他。但这不是我要说的重点,我要说的重点是,那位犯人和这位护林工,被关押在同一所监狱。“记忆宫殿”里提到过,我在那位犯人消失掉之前,曾经在狱中采访过他。就在那天的采访结束之后,我突然响起了那位护林工,于是顺道去看望了一下他。这回并不是采访,只是探视,所以,我和他必须用对话机交流。我和他隔着玻璃,我将对话机拿起,贴在耳边,他也拿起。两个人就像是在面对面打电话。
  听筒里传来了他的声音,声音听上去有些不真实:“谢谢你还来看我。”
  我道:“最近过得怎么样?”
  他苦笑道:“挺好的,我还当上图书管理员了。”
  我道:“是么?那挺好。对了,上次的话题,我们还没说完。”
  他道:“那个外星人的?”
  我点了点头道:“是的。你上次说,那个外星人给你看了地球毁灭的画面,说十年后地球将会被一颗巨大无比的彗星撞击,全人类都会因此而灭亡。”
  他点了点头道:“原来你还在对这个话题感兴趣啊,我跟狱友都说了,他们现在都离我远远的,说我疯了。”
  我道:“人类真的会灭绝么?”
  他道:“你想听?”
  我道:“嗯,你给我讲讲。”
  他一只手握着听筒,另一只手扣了扣脑门儿:“让我想想,从哪儿说起呢?额……这样吧,我问你个问题,你觉得地球是什么?”
  我被他问懵了,不知道他这个问题是有何言外之意,于是道:“一个供我们居住的行星?”
  他摇了摇头说:“地球是一个器官。”
  我一愣:“器官?”
  他点了点头,又问:“你觉得我们人类又是什么?”
  我再度被问懵,他是在问我哲学的终极命题——“我是谁”么?
  我道:“站在地球食物链顶端的高智商动物?”
  他再度摇头道:“人类,是地球这个器官当中的细胞。”
  我又一愣:“你说,我们是细胞?”
  他点了点头,语调突然变得神秘起来:“而且……还是癌细胞!”
  我道:“你这是在……比喻?”
  他摇了摇头说:“这不是比喻。你有没有想过人与宇宙的关系?”
  我道:“我们都存在于这片宇宙当中。”
  他又问:“我们为什么会存在于这片宇宙当中?换句话说,地球为什么会存在于这片宇宙当中?”
  我被问住了:“不好意思,我对天文方面……不太了解,所以……”
  他道:“这跟天文没什么关系。你认为地球的出现只是个巧合?是在宇宙大爆炸之后,无数物质结合而成的?问题是,如果地球的出现只是个巧合,对宇宙这么一个巨大的母体没有任何意义,那么,地球又为什么要存在?”
  我问:“为什么?”
  他道:“我之前说过了,因为地球是个器官。”
  我道:“如果地球是个器官,那宇宙又是什么?”
  他道:“肉体。”
  我道:“肉体?”
  他道:“没错,宇宙就像一个巨大的生命体,而地球是这个巨大生命体体内的一个小小的器官。功能上……就相当于我们人类身体里的肝脏。”
  我愣住了:“你说……宇宙,是个生命体?”
  他点了点头道:“你认为宇宙是死掉的么?”
  我道:“我不知道,但宇宙不就像这面桌子,这幢大楼,”我敲了敲桌面,“是没有生命的。”
  他道:“你真的认为桌子没有生命?”
  我道:“它……有么?”
  他点了点头道:“当然,桌子是由分子构成的,分子又是由原子构成的,原子之下还有许多粒子,他们就像是细胞,在桌子里运转着。一旦这些细胞衰老,桌子也就变得腐朽、脆弱,最后垮掉。也就是我们说的,死了。宇宙也是这样,但比桌子高级多了。宇宙是一个有生命的肉体。我们这颗星球,包括我们本身,都是这个肉体当中的一个组成部分。”
   好像差了一段...凑合看,如果有人有兴趣我可以按顺序全发出来 抱歉哈,我现在有点事,明天晚上这个点更新 宝宝回来了,从现在开始从第一章更新。 厨师道:“你做梦的时候知道自己在做梦么?换句话说,通常你做梦的时候,不会对梦产生质疑,你以为那是真的。”
  我傻掉了。他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我迟疑了片刻道:“现实总比梦要真实。我在梦里的确不知道自己在做梦,但是,当我醒来的时候,我会知道那是梦,因为梦里的BUG太多了,不够真实。”
  厨师道:“你怎么去界定真实?你把你现在看到的听到的嗅到的尝到的摸到的体会到的叫做真实么?”
  我道:“难道不是么?”
  厨师道:“有个很简单的比方,我们小学的时候都学过‘坐井观天’这个成语。一只青蛙坐在井底抬头看天,它以为天只有井口那么大。也就是说,对于青蛙来说,井口那么大的天才是真实的。”
  我似乎进了他的圈套,但还是不由自主地被套了进去:“你什么意思?”
  厨师道:“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从来没有见过真实,又怎么会知道真实是什么样的呢?如果你走到一棵苹果树下,苹果不会往下掉,而是往天上飞,你从小就看到这样的情景,你会认为苹果飞上天才是真实的,苹果掉落在地上才是虚假的。”
  我彻底被他击溃了:“我还是不明白你想要说什么。”
  厨师暧昧地笑了笑说:“所以,没准我们以为自己醒着,其实是在梦里;而我们以为自己是在梦里,那场梦才是真实的世界。”
  我被他搞得有些晕,不想再围绕着这个话题继续聊下去,于是立马扯开话题道:“对了,今天周末,怎么没见你老婆?”
  厨师道:“她今天加班。”
  我觉得自己得赶紧逃离这里,起身说自己有事儿要走。
  厨师没有阻拦,送我到门口。
  突然厨师语调暧昧地对我道:“其实我们的探讨还没结束。”
  我笑了笑说:“这只是个采访。”
  厨师道:“你喜欢吃烧烤吗?”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厨师道:“羊肉串一定是羊肉做的么?”
  我愣住了。
  厨师道:“所以这个世界一定是真实的?”
  厨师说完,便转身,关上了家门。
  一个星期后,我看到新闻,厨师被捕了,罪名是杀妻。
  他将妻子分尸了,就在我去采访他的头一个星期,他在梦游中杀掉了自己的妻子。
  但是警方一直都没能找到尸体。
  我突然联想到厨师对我说的倒数第二句话——羊肉串一定是羊肉做的么?
  没错,那天我在厨师家里,吃了整整一大盘牛扒。 一天更新一个病历,今天以更完 (没人我也会发下去的,就当是整理)  第二个病例:你相信上帝存在吗?
  “不好意思啊,稍等一下,我得先打完这串代码。”
  我所采访的另一位梦游症患者,是一位程序员。我特地跟他约好时间,挑了个明朗的周六下午来拜访他,而他却在忙碌地进行着繁复的编程工作。
  “没事儿,等你忙完我们再开始。”
  我很有耐心地坐在一旁,看着他飞快地敲击着键盘,屏幕上,一行行看不懂的代码在飞速地刷新着屏幕。
  半个小时后,他敲下了回车键,如释重负,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对我道:“好啦,终于搞定啦!”
  我微微一笑,假装关切地问道:“每天都这么忙吗?”
  程序员道:“也不一定,有时候,我会提前完成好几天的工作,然后休息。”
  我问:“你为哪家公司工作?腾讯、百度、阿里巴巴?”
  程序员歪了歪脑袋:“以前在百度混过,半年前辞职了。”
  我问:“现在呢?”
  程序员道:“一直在家里。可以开始了么?”
  我道:“啊,好,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梦游的?”
  程序员道:“八个月前。”
  我道:“当时什么情况?”
  程序员道:“那天我在公司……应该说是前公司,加班到很晚才回家,回到家倒头便睡下了。”
  我道:“不好意思,打断你一下,你一直都是一个人住?”
  程序员苦笑道:“我们这种人,成天跟程序打交道,很难交到女朋友的。”
  我尴尬一笑:“你继续。”
  程序员点了点头:“其实当天还有一些程序没有完成,但我实在太累了,回到家脑袋一沾枕头就着了。第二天一早醒来,才想起昨晚的工作没完成,上班就得把完整的程序交上去。于是我一阵手忙脚乱,打开电脑,准备硬着头皮将程序赶完。可是当我打开电脑看到……”
  我被吸引住了:“看到什么?”
  程序员道:“所有的程序,都已经完成了。”
  我吸了口气:“所以你由此判断自己梦游。你认为自己在梦游状态下完成了工作。”
  程序员道:“不仅仅如此。最开始我并没有反应过来,我是说,我并不知道这和梦游有半毛钱的关系。我以为是自己头天晚上完成了工作,只是因为压力太大,情绪紧张给忘掉了。后来这种事情连续发生了很多次,直到有次在公司加班,我实在太困,就在办公桌前睡着了。没一会儿就听到同事在我耳边呼喊我的名字,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椅子上坐了起来,双手还抚在键盘上,面对着屏幕,屏幕上的代码比之前多好三十行。我还以为这是同事的恶作剧,当时有些生气。可同事们都说被我给吓到了,所有人都看见我睡着睡着就坐了起来,然后闭着眼睛在键盘上打代码。”
  我道:“看过医生么?”
  程序员点了点头:“看过,没有用。自从知道自己梦游,那段时间,我晚上都不敢睡觉,每天都睁着眼,撑到很晚,实在忍不住了才睡。”
  我问:“你梦游的时候在梦里是怎样的?”
  程序员道:“一开始我记不清梦的内容,后来那梦就越来越清晰了。我梦到自己打开了一扇门……”
  我:“一扇门?你是说,你梦游的时候,走出了家门?”
  程序员摇了摇头道:“就是一扇门,一扇黑暗中的门。没错,每次都是相同的梦境,一开始是一片黑暗,紧接着不远处会出现一道门,我会不由自主地朝着那扇门走去。”
  我问:“你推开那扇门了么?”
  程序员点了点头。
  我问:“门后面有什么?”
  程序员道:“像是一家公司,里面有很多人,像是公司里的员工,每个人面前都有一台电脑,所有人都面无表情,在电脑上飞快地敲击着代码。里面有一台电脑是空出来的,那是我的电脑。每次在梦里,我都会在那台电脑前无休无止地输入代码。直到第二天早上醒来,我都会发现,自己的电脑里多了一些代码文件,但是,我几乎看不懂那些代码。”
  我:“看不懂?”
  程序员点了点头:“那些代码和我的工作无关,是一些十分高级的程序语言,甚至不属于我们已知范围内的任何一种程序语言。”
  我道:“我有些听不明白了。你的意思好像是说,那是一堆乱码。”
  程序员摇了摇头说:“对于普通人来说,那的确是一对乱码。可是对一个资深的程序员来说,尽管我看不懂这种程序语言,但是我能够发现这语言当中的某种规则,乱码是不存在规则可言的。所以,这些程序语言是有意义的。”
  我没说话,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程序员接着道:“后来我发现,每个月都会有一笔钱打到我的账上。”
  我:“工资?”
  程序员摇了摇头:“不是工资,是额外的钱。”
  我好奇地问:“多少?”
  程序员道:“总之数额不小。”
  我问:“谁打的?”
  程序员傍晌没有说话,嘴角蠕动,像是在酝酿着什么难以表达的东西。
  半分钟后,他十分神秘地对我说:“你相信上帝存在么?”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耸了耸肩道:“我不知道。但科学上认为,上帝是不存在的。”
  程序员说:“有人,创造了我们!”
  我道:“你是说上帝?神创论早就被达尔文的进化论推翻了,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是由森林古猿进化而来的。在最早之前,我们是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